文著協首訴維權﹕不應祗是汪曾祺的幸運

2017-08-02 17:32 來源﹕光明網-時評頻道 
2017-08-02 17:32:40來源﹕光明網-時評頻道作者﹕責任編輯﹕陳城

  作者﹕歐陽晨雨 法律學者

  又是一起著作權維權案﹐只不過提起民事訴訟的﹐不是著作權所有人﹐而是依法登記的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

文著協首訴維權﹕不應祗是汪曾祺的幸運

  以著名作家汪曾祺的作品被侵權為由﹐中國文字著作權協會對《中國學術期刊(光盤版)》電子雜誌社有限公司和同方知網(北京)技術有限公司提起訴訟﹐請求法院判令兩被告連帶賠償經濟損失5萬元及相關費用支出。海澱法院近日受理了此案。據悉﹐該案是文著協提起的首起維權訴訟。

  因為此案剛進入訴訟程序﹐作為被告人的《中國學術期刊(光盤版)》電子雜誌社有限公司和同方知網(北京)技術有限公司是否構成侵權﹐是否需要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等﹐還需要經法院認定裁判。但是﹐不難推想的是﹐由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提起訴訟﹐相比之前個體的維權之訴﹐結局可能要更為樂觀一些。

  首先﹐文著協坐擁法律授權之便﹐可謂師出有名。《著作權法》第8條規定﹐“著作權人和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人可以授權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行使著作權或者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可以作為當事人進行涉及著作權或者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的訴訟﹑仲裁活動”。所以﹐文著協可以名正言順地作為適格主體﹐提起著作權的維權之訴。

  再者﹐作為一個專門的非營利性組織﹐文著協的維權實力更為雄厚。該協會由中國作家協會﹑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中國科學院等12家著作權人比較集中的單位和陳建功等500多位我國各領域著名的著作權人共同發起﹐相比起“孤掌難鳴”的個人﹐擁有這些專門單位和知名個人作為後盾﹐文著協就作品法定許可獲酬權﹑彙編權﹑信息網絡傳播權等相關事宜進行交涉和維權訴訟時﹐也會更有底氣﹐也更加便捷。

  誠然﹐通過這種“委託式維權”的方法﹐在著作權保護上好處著實不少﹐但在現實中﹐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的作用發揮﹐卻還很難說理想。儘管文著協獲得國家版權局正式頒發的《著作權集體管理許可證》﹐是我國唯一的文字作品著作權集體管理機構﹐2008年10月24日即在北京成立﹐但近10年過去了﹐該協會方才在汪曾祺著作權上首訴維權﹐難道涉嫌著作權侵權的僅此一例﹖難道委託授權的僅是汪曾祺親屬﹖

  翻看報道﹐顯然並非如此。近年來﹐著作權保護案件﹐尤其是網絡侵權訴訟呈現明顯增多趨勢﹐蔣勝男訴王小平﹑東陽市樂視花兒影視文化有限公司著作權侵權糾紛﹐杭州大頭兒子文化發展有限公司訴中央電視臺動畫有限公司著作權侵權糾紛﹐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訴浙江新影年代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華誼兄弟上海影院管理有限公司著作權侵權糾紛﹐以及騰訊公司訴北京易聯偉達科技有限公司侵犯《宮鎖連城》信息網絡傳播糾紛等﹐都引起社會的廣泛關注﹐也折射出我國版權保護意識﹑維權方式等﹐都需要“與時俱進”。

  尊重知識產權﹐保護知識產權﹐是現代法治國家的“標配”。在著作權維權保護上﹐應是無差別的主體覆蓋﹐而不是僅有個別作家“幸運兒”。當然﹐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能不能“擴軍”﹐也值得商榷。期待從立法﹑執法到司法發力﹐文著協等社會組織依法充分發揮作用﹐共同為著作權人築起一道堅固的法治藩籬。(歐陽晨雨)

[責任編輯:陳城]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