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拒絕提供通話記錄被罰”﹕法院用權有點任性了

2017-08-04 17:36 來源﹕光明網-時評頻道 
2017-08-04 17:36:30來源﹕光明網-時評頻道作者﹕責任編輯﹕陳城

  作者﹕歐陽晨雨 法律學者

  法院處罰訴訟參加人﹐不是什麼稀奇事。8月1日﹐湖北利川移動公司便被利川市法院罰款50萬﹐不過處罰的理由卻爭議很大﹐因為該公司拒絕了法院調取亡者生前通訊記錄的要求。

  從公民的基本權利保護看﹐該公司的確有抗辯的理由。畢竟﹐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受法律的保護﹐這是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而且﹐《電信條例》也將例外情形﹐嚴格限定在“因國家安全或者追查刑事犯罪的需要﹐由公安機關或者檢察機關依照法律規定的程序”。嚴格來說﹐法院的民事調查取證﹐並不在法定的範圍﹐遭到對方拒絕﹐也就不足為奇了。

  只不過﹐此案的特殊在於﹐調查取證的主體已經死亡。對於亡者﹐是否也享有如同生者一樣的公民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呢﹖雖然個體已經死亡﹐權利主體已經消失﹐但形成的通信記錄依然存續﹐很多內容事關個人隱私﹐並與本人及其親屬利益相關﹐故而仍屬於通信秘密的範圍﹐仍應受到法律的嚴格保護。

  有種觀點認為﹐對於法院﹐如果“不牽扯通話內容的話完全可以去調查”。問題在於﹐公民與誰進行通信﹐與通信了什麼一樣﹐同樣屬於個人的隱私範圍﹐即便沒有曝光通信內容﹐光是點名道姓﹐也能夠洩露很多公民信息﹐並給對方或其家人帶來諸多不便。現實中﹐網絡“人肉”姓名的行為﹐造成的社會危害就很大。從法理上看﹐對這種類型的通信秘密﹐也應予以保護。

  再看有關部門強調的《民事訴訟法》第67條﹐“人民法院有權向有關單位和個人調查取證﹐有關單位和個人不得拒絕”﹐但這一規定並非絕對適用。因為﹐在作為上位法的《憲法》中﹐早已規定了例外情形。一旦兩者發生衝突﹐根據《立法法》的規定﹐必然以上位法為準﹐而不是斷章取義﹐拿著下位法盲目執行。

  或許﹐在辦案過程中﹐一家公司堅決拒絕調查取證﹐作為國家審判機關﹐法院對其處罰50萬元﹐也許能讓該公司知難而退﹐但法院付出的代價﹐卻要遠高於此。

  如果違反法律的規定﹐卻通過罰款等強制措施﹐迫使對方“服軟”﹐如此獲取的“證據”﹐也會因為“先天不足”﹐無法被法院採信﹐成為判案根據。最高人民法院2001年12月頒佈的《關於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68條即明確﹐以侵害他人合法權益或者違反法律禁止性規定的方法取得的證據﹐不能作為認定案件事實的根據。

  “使用權力容易﹐難就難在曉得什麼時候不去用它。”其實﹐對法院而言﹐真正的威嚴﹐不在於著裝的嚴肅性﹐不在於處罰的嚴厲性﹐而在於本身對法律的尊重﹐對審判權力的謹慎行使。任性地使用權力﹐表面雖然揚眉吐氣﹐實則與法治精神漸行漸遠﹐也有損司法機關的形象。是以﹐法院的罰款決定﹐還應“三思而後行”。(歐陽晨雨)

[責任編輯:陳城]
  •   拍電影這事﹐若不是明哲保身﹐就是“為藝術而藝術”。“國師”始終是“國師”﹐幾年功夫﹐張藝謀就放下自己獨步天下的張氏場面﹐走出一己喜好的窠臼。就這點來說﹐《影》裡﹐有張藝謀自己的影子。【詳細】

      “江湖”意味著動蕩﹑激烈﹑危機四伏的社會﹐也意味著複雜的人際關係﹔“兒女”意味著有情有義的男男女女。這一次的新片﹐他借“江湖”講了一場“時間的雕塑”。【詳細】

  •   在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鄉村振興戰略近一周年之際﹐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鄉村振興戰略規劃(2018─2022年)》﹐這是落實十九大精神的重大成果。《規劃》站的高﹑望的遠﹑系統全面﹐不僅提出了今後五年的重點任務和具體指標﹐而且部署了一系列重大工程﹑重大計劃和重大行動﹐任務明確﹐內容具體﹐責任到位。【詳細】

      李克強總理的發言體現了“互信﹑互利﹑平等﹑協商﹑尊重多樣文明﹑謀求共同發展”的上海精神和中國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多邊主義價值取向﹐也與即將召開的亞歐首腦會議的宗旨和原則高度契合。  一﹑上合組織發展壯大體現了“上合精神”獨特的價值觀和生命力【詳細】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