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時評頻道> 正文

班固用生命告訴你﹐“雖遠必誅”不容易| 觀點流

2017-08-31 09:24 來源﹕觀點流 
2017-08-31 09:24:17來源﹕觀點流作者﹕責任編輯﹕孫曉

班固用生命告訴你﹐“雖遠必誅”不容易| 觀點流

  《燕然山銘》

  最近﹐《燕然山銘》被發現了。

  看到的第一眼﹐我是震驚的。《燕然山銘》啊﹐那是多麼重要的歷史遺跡﹐東漢班固寫的﹐記載著竇憲帶領一班人馬﹐把匈奴一路追到燕然山﹐還在石頭上刻了字﹐記錄漢軍的金光閃閃的超強戰績。

  要知道﹐自從竇憲﹑班固等人在燕然山上立了一個flag﹐這成為多少人魂牽夢繞的遠方。他們多麼想穿越回去﹐像他們一樣﹐到景區亂涂亂畫。

  “須鑿燕然山上石﹐登科記裡是閑名”﹐唐朝姚合說﹐我要到燕然山上刻字﹐考試考得好滿足不了我﹔ “燕然未勒歸無計﹐濁酒一杯家萬里”﹐宋朝范仲淹說﹐我要到燕然山上刻字﹐不刻我不回家……

班固用生命告訴你﹐“雖遠必誅”不容易| 觀點流

  燕然山﹐今稱杭愛山

  圖片來源﹕杭州大雛 / 攝

  寫下《燕然山銘》的班固﹐也成為了多少人的楷模。試問古往今來﹐有哪個寫手﹐能有機會深入這種歷史大事件的一線基層﹐寫下一篇領導滿意﹑網民點讚的宣傳稿﹐讓人堅持不懈地找了兩千年才找到﹖

  但這個寫材料的﹐有點倒霉。

  班固名氣之大可以不用說了﹐《漢書》就是他寫的。班固生在詩書世家﹐他父親班彪追隨著司馬遷的足跡﹐續寫漢朝史書。班彪死後﹐班固接著寫。

班固用生命告訴你﹐“雖遠必誅”不容易| 觀點流

  班固

  圖片來源﹕百度百科

  班固第一次倒霉很快到來了﹐有人舉報﹐班固“私改作國史”﹐班固下獄。

  所以說﹐寫材料﹐一定要等領導信號﹐讓你寫再寫﹐沒指示瞎寫什麼寫﹖

  但好在班固渡過危機﹐他弟弟班超前往宮廷上書求情﹐當地也把班固寫的書奉上。漢明帝看了﹐覺得不錯﹐沒有造謠傳謠﹐文筆也很好﹐來﹐讓他進宮寫材料吧。

  班固竟然逆襲了﹐進宮專職著史。

  他後來有機會去燕然山刻字﹐純粹是因為材料寫得好﹐文筆很棒。當時主持征伐匈奴的竇憲﹐很欣賞他﹐就帶著他去了。有一種不正之風叫“工作干得好不如總結寫得好”﹐大概竇憲也是這麼想的﹐大筆桿一定要帶在身邊。

  這次北伐很順利﹐竇憲回來後﹕

  “威名大盛﹐以耿夔﹑任尚等為爪牙﹐鄧疊﹑郭璜為心腹。班固﹑傅毅之徒﹐皆置幕府﹐以典文章﹐刺史﹑守令多出其門。”

  看到沒﹐班固名列其中。作為一個寫材料的﹐他一定覺得自己走上人生巔峰了。

班固用生命告訴你﹐“雖遠必誅”不容易| 觀點流

  日本汲古書院影印南宋建安黃善夫書坊刻本《後漢書‧竇憲傳》中的《燕然山銘》

  可惜﹐他又要倒霉了。

  北伐大將竇憲是外戚﹐所謂外戚﹐就是皇后家人。他征伐匈奴根本不是為了什麼“明犯強漢者雖遠必誅”的豪言壯語﹐主要是怕死。

  竇憲的妹妹﹐是當時的太后﹐竇太后有個情人叫劉暢﹐竇憲怕劉暢分他的權力﹐就派刺客殺了。

  骨肉之親當然是不敵肌膚之親了﹐竇太后要治他的罪。竇憲跪求原諒﹐求別治罪﹐我要去北伐匈奴﹐以贖死罪﹐兩千年後還有網友等著給我點讚呢。

  所以說﹐認真你就輸了﹐歷史有時候真不是那麼冠冕堂皇﹑義正言辭﹐不過是某個人害怕進局子﹐一拍腦袋﹐裝備一換﹐上馬就打仗去了。

班固用生命告訴你﹐“雖遠必誅”不容易| 觀點流

  圖片來源﹕military.china.com

  竇憲大功告成之後﹐勢焰熏天﹐非常跋扈﹐其黨羽在朝廷盤根錯節﹐據說他還動了謀害皇上的念頭。

  彼時皇帝漢和帝是其外甥﹐很不心安。於是找了機會﹐將竇憲一派一網打盡﹐逼其自殺。

  然後﹐這個寫材料的班固也倒霉了。首先﹐他被免官。隨後﹐他的家奴因為曾衝撞洛陽令﹐趁著竇憲倒臺之際﹐洛陽令立即落井下石﹐把班固牽連下獄。

  在獄中﹐也不知道他經歷了什麼﹐沒過多久﹐這個給中國留下斷代史之祖《漢書》的大筆桿子﹐就這麼死了。

班固用生命告訴你﹐“雖遠必誅”不容易| 觀點流

  班固墓

  班固可能到死也覺得冤﹐我就一個寫材料的﹐幫人寫了幾篇軟文﹐我干啥壞事了呢﹖

  所以說﹐寫材料也不能祗看領導信號﹐讓你寫你就寫啊﹖

  寫材料的﹐好像經常很倒霉。

  比如班固的精神領袖司馬遷﹐也是在宮廷裡寫材料的史官﹐他也很倒霉的﹐而且他倒霉歷程也和匈奴有關。

  漢武帝時﹐也隔三差五的討伐匈奴。有一年﹐那時的外戚李廣利討伐匈奴。有個叫李陵的年輕人請願﹐他要帶五千兵追隨李廣利﹐以寡擊眾﹐立一奇功。

  年輕人還是有些衝動。結果李陵被圍攻﹐李廣利的援兵又久久不至﹐萬般無奈之下祗好投降匈奴。消息傳來﹐在朝堂錦衣玉食﹑歲月靜好的大臣們非常亢奮﹐吆喝著“漢姦殺全家﹗”

  這時司馬遷站出來了﹐說李陵情有可原﹐以少敵多﹐力盡而降﹐說不定以後找個機會又報效大漢了呢﹖

  一臉無辜的司馬遷

  圖片來源﹕百度百科

  漢武帝大怒﹐你個寫材料的﹐廢什麼話

  接下來的劇情大家都知道了﹐司馬遷被去勢。

  寫材料的真的好不容易。而且寫材料的還經常憐憫別的寫材料的﹕你好好寫材料就完了唄﹐招惹那麼多是非幹什麼﹐不聰明。

  比如班固評價司馬遷﹕“以遷之博物洽聞﹐而不能以知自全。”讀那麼多書有什麼用﹐竟然不能好好活著。

  《後漢書》的作者范曄也是這麼評價班固的﹕“固傷遷博物洽聞﹐不能以智免極刑﹔然亦身陷大戮﹐智及之而不能守之。”你還說人家呢﹐你自己不也死在獄中嗎﹖

  然而范曄作為一個寫材料的﹐他也倒霉了。竟然牽扯進一件謀反案﹐他被砍頭了。

  “前四史”──《史記》《漢書》《後漢書》《三國誌》──竟然有3個作者都下場淒慘﹐可也真是……寫稿有風險﹐入行須謹慎。

  當然這些也是巧合。但至少提醒著一件事﹐車騎如雲﹑鎧甲耀日﹐兩千年後吃瓜的我們﹐或許紛紛點讚﹕威武霸氣﹑大漢就是牛﹑明犯強漢者雖遠必誅啊啊啊啊……讓彈幕飄滿一整個屏幕。

  但是在這煊赫的戰績背後﹐還有幾個慘兮兮的寫材料的﹐倒在了歷史的陰影裡。

  司馬遷﹑班固﹐也不過是一個縮影。當征伐的機器一旦啟動﹐被卷進去的可不祗是寫材料的﹐也不祗是“明犯強漢者”。

班固用生命告訴你﹐“雖遠必誅”不容易| 觀點流

  漢光武年間地圖

  圖片來源﹕瓶中煮酒

  以為不寫材料就沒事了﹖不是常有人說“打下XXX﹐我捐一個月工資”麼﹖在漢朝﹐像竇憲這麼拍腦袋北伐﹐你不捐也得捐了。

  竇憲北伐之後﹐在北匈奴扶植了一個聽從自己的單于﹐加上一個一直對漢友好的南匈奴﹐這都是要花錢的。據《後漢書‧袁安傳》載﹐袁安跟皇上說﹕

  “供給南單于費直歲一億九十餘萬﹐西域歲七千四百八十萬。今北庭彌遠﹐其費過倍﹐是乃空盡天下﹐而非建策之要也。”

  一仗下來﹐“空盡天下”。你以為捐一個月就夠了﹖

  漢武帝厲害吧﹐多少人仰慕不已。如果說武帝前期的北伐﹐還有自衛因素外﹐後期則是窮兵黷武﹐為了幾匹汗血寶馬都要雖遠必誅。

  史書這麼記載﹕

  “孝武奢侈余敝師旅之後﹐海內虛耗﹐戶口減半”。

  什麼概念﹖天下戶口﹐一半都沒了。當然有人說戶口沒了﹐也可能是人逃了。但即便如此﹐天下有一半人不知所蹤﹐你要是穿越回去﹐你覺得你是哪一半﹖你覺得你能去哪﹖

  在網上打一句豪言壯語多容易﹐但歷史的滾滾煙塵裡﹐還躺著寫材料的﹐劈柴餵馬的﹐種田摘菜的。

  其實﹐中國還有些智慧﹐比如《道德經》裡有﹕“兵者﹐兇器也。聖人不得已而用之。”杜甫也說過﹕ “安得壯士挽天河﹐淨洗甲兵長不用。”

  這些話﹐說出來不是很霸氣﹐但他們之所以偉大﹐是因為他們懂得﹐如果說暴力有時是一種無可避免的無奈﹐但是暴力裹挾也很可怕﹐一定要慎之又慎﹐你不知道暴力的觸角會伸向哪裡﹐哪怕祗是寫寫材料。

  看待歷史﹐切莫只沉醉于那些表面的榮光﹐在背後﹐還有深沉浩瀚的悲憫。

  主編 | 劉 昆

  副主編 | 龔孟關

  撰文 | 易 之

  責編 | 侯楠楠

[責任編輯:孫曉]
  •   或許﹐這是網絡時代給予這個時代人們的最大饋贈。有傳統的年味﹐有網絡的翅膀﹐中國年必將在不斷傳承中獲得新的形塑﹐潛滋暗長﹐開枝散葉。【詳細】

      山高人為峰﹐好編劇是劇本復興的“巔峰之峰”。關心編劇﹑關注編劇﹐讓這個創造性的行業激蕩更多文化漣漪﹐華語編劇定會為中華文化傳承與發展賦予更多能量﹑創造更多傳奇﹗【詳細】

  •   兩千多年交往史為中意兩國培育了互尊互鑒﹑互信互諒的共通理念﹐成為兩國傳統友誼長續永存﹑不斷鞏固的保障。【詳細】

      “共建‘一帶一路’引領效應持續釋放﹐同沿線國家的合作機制不斷健全﹐經貿合作和人文交流加快推進。”作為一項理論與實踐密切結合的國際合作倡議﹐“一帶一路”實踐不斷孕育理論創新﹐理論創新則發揮導航實踐作用﹐理論與實踐良性互動推動共建“一帶一路”持續釋放引領效應。【詳細】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