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時評頻道> 正文

七夕分手故事 | 自古渣男多好詩| 觀點流

2017-08-31 09:30 來源﹕觀點流 
2017-08-31 09:30:02來源﹕觀點流作者﹕責任編輯﹕孫曉

七夕分手故事 | 自古渣男多好詩| 觀點流

  今天是七夕﹐據說是個本土情人節的日子。

  一定有些人的朋友圈﹐在今天滿滿的都是甜蜜﹐簡直要溢出屏幕。然而情場如戰場﹐焉有百戰百勝之理。所以﹐頂著滿屏幕的恩愛﹐逆流而上﹐聊個非常沉重的話題── 分手

  也許你不懂詩﹐除了李白杜甫等頂級大V﹐其他人對於自己來說都是不明生物。但是﹐祗要看過偶像劇﹐你一定知道一句﹕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讀了這句﹐一定有人覺得這真是一場偉大的愛情﹐甜到憂傷﹐有一個深情款款的男子﹐哭到斷腸。

  寫這首詩的﹐叫元稹﹐活在唐代。這首是懷念他死去的妻子﹐還有下面兩句﹐“ 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全詩的意思是你走了之後﹐其他女子在我面前搔首弄姿﹑妖嬈而過﹐我要是眨下眼算我輸。

七夕分手故事 | 自古渣男多好詩| 觀點流

  圖片來源﹕duitang.com

  他對妻子是真情。

  元稹的妻子韋叢是個大家閨秀﹐當年嫁給他是因為她父親欣賞元稹的才華。但是元稹結婚那會兒比較窮﹐他回憶他們在一起的時光﹐又是挖野菜吃﹐又是上山砍樹﹐活得像是神農架的野人。當然這是誇張的說法﹐但是確實很窮﹐他用一句話總結了﹕

  誠知此恨人人有﹐貧賤夫妻百事哀。

  作為一個官宦人家的女子﹐韋叢並沒有怨言﹐有一個場景讓我很感動﹕她看到我沒有新衣服穿了﹐翻箱倒櫃地找有沒有剩點破布爛絮﹔嘴裡淡出鳥了﹐就軟磨硬泡讓她拿下頭上的首飾﹐換點錢買酒。( 顧我無衣搜藎篋﹐泥他沽酒拔金釵

  韋叢死時﹐他們那麼貧賤。但當他寫詩時﹐元稹已是個大官了。元稹像個港片裡鈔票亂飛的賭神﹐在韋叢的墓前﹐一邊嗷嗷大哭﹐一邊漫天撒錢﹐讓她有個體面的祭祀。這一幕幕﹐會戳傷多少人的淚點。( 今日俸錢過十萬﹐與君營奠復營齋

  可是﹐看似對女人這麼好的男人﹐寫下感人詩篇的人﹐一定也有他狠狠傷害過的女人﹐或許還不止一個。

  圖片來源﹕duwenxue.com

  元稹第一個辜負的女人﹐叫崔鶯鶯。就是那個《西廂記》裡的女主﹐男主叫張生﹐其實就是元稹的藝名。

  故事的情節和《西廂記》差不多﹐大概是元稹和鶯鶯在蒲州﹐這時發生兵亂﹐元稹打電話找人﹐救了鶯鶯一家﹐並與她一見鍾情。兩人濃情蜜意之後﹐元稹與鶯鶯分別﹐參加科舉考試去了。

  鶯鶯儘管美好﹐但是身世一般﹐並不能給元稹事業上的幫助﹐所以最後元稹並沒有娶她。而是娶了韋叢﹐上文提到的那個和元稹劈柴餵馬﹑春暖花開的女人。

  辜負了女人﹐還要在論壇上發帖﹐寫了一篇文﹐我和鶯鶯不得不說的故事──《鶯鶯傳》﹐並且有些恬不知恥地說﹐我並沒有被女色所惑﹐雖然在一起過﹐但我很快就改正錯誤了呀。女人都是禍水﹐雖然曾經沉迷﹐我要堅決遠離﹐那會兒年輕不懂事﹐很傻很天真﹐我是“善補過者”啊。

七夕分手故事 | 自古渣男多好詩| 觀點流

  功名與愛情﹐前者在元稹的眼中那麼重﹐像是沾了水的羽絨服﹔後者那麼輕﹐像杜甫別墅屋頂上的三重茅。

  這讓人有些難過﹐元稹只想著工作﹐能不能等一等靈魂﹐看看兩眼淚汪汪的女人。元稹在圈內的名氣不如項羽﹑順治﹐大概就是負女人負得如此輕率而坦蕩﹐一出場就像沒有爭議的渣男﹐看點太少。

  下一個女人是薛濤﹐她也出身于官宦人家﹐但父親被貶往蜀地﹐又早早地過世了。薛濤孤苦無依﹐在16歲那年﹐她入了樂籍﹐淪落風塵。

  薛濤才色雙絕﹐又會吟詩作賦﹐文采斐然﹐水平相當了得。今天的《全唐詩》裡﹐仍然能找到她八十一首詩﹐是唐代女詩人中最多的。她也曾出詩集﹐存詩五百餘首﹐可惜失傳了。

七夕分手故事 | 自古渣男多好詩| 觀點流

  圖片來源﹕guoxue.ifeng.com

  在陪酒划拳﹑賣笑獻唱之餘﹐薛濤其實也有著一顆文藝的心。不用多說﹐這樣的女子遇到元稹這樣多才又多情的人﹐一定很危險。

  元和四年(809年)﹐元稹以監察御史的身份﹐奉命出使地方。此時的他﹐官運不錯﹐是朝廷矚目的一顆政壇新星。一到蜀地﹐元稹馬不停蹄﹐直奔薛濤門前﹐一個急剎﹐兩人相遇。

  這一年﹐元稹三十歲﹐薛濤四十一歲。一個是春風得意的朝廷官人﹐一個是半世淪落的風塵女子﹐一個如霹靂﹐一個如暗夜﹐你的一首詩﹐我的一曲歌﹐兩人一個眼神交換﹐你懂的。

  在一起的日子﹐對二位來說﹐是那般如魚得水﹑難以忘懷。我們並不知道那些風花雪月是怎樣的﹐那深情的凝視有多麼肉麻。他們在一起﹐不過三個月而已。薛濤卻動了託付終身的妄念﹐寫了一首《池上雙鳥》﹕

  雙棲綠池上﹐朝暮共飛還。更憶將雛日﹐同心蓮葉間。

  幸福總是短暫。元稹被皇上召回朝廷﹐薛濤或許有跟他走的意思。元稹卻不敢﹐一生愛惜羽毛的他﹐怎可攜上薛濤落入政敵的話柄。他們臨分別時﹐兩人對泣。

  “我跟你走。”

  “不了﹐在這等我﹐廣告之後我就回來。”

  他終究不帶她走﹐這一別﹐便斯人已逝﹐相見無由。

  在這期間﹐元稹的妻子韋叢去世﹐他沉浸在漫天的悲哀中。薛濤則如低到塵埃裡的少女﹐等著元稹兌現承諾。他們書信往來﹐薛濤會把信紙做得漂漂亮亮的﹐這樣的信紙﹐被稱作“ 薛濤箋”﹐擁有完整的自主知識產權﹐風靡一時。

七夕分手故事 | 自古渣男多好詩| 觀點流

  圖片來源﹕blog.sina.com

  薛濤在成都浣花溪邊痴痴地等﹐元稹則在宦海沉浮﹐但無論怎樣﹐熱衷功名的元稹是不可能娶她為正妻的。元稹在韋叢死後﹐又娶了 裴淑﹐也是官宦之女。薛濤沒什麼好說的﹐她對自己的出身有覺悟﹐別說小三了﹐祗要在兩位數以內﹐都能接受。

  長慶元年(821年)﹐元稹入翰林﹐為中書舍人承旨學士。不知他突然長夜寂寞﹐想起了薛濤﹐決定問問情況﹐糾結來糾結去﹐寫了一首詩﹐留了一句“ 別後相思隔煙水﹐菖蒲花發五雲高”﹐覺得感情表達到位了﹐按下了發送鍵。

  薛濤突然彈出一個推送﹐卻是曾經魂牽夢繞﹑卻又酸澀異常的名字。她慶幸自己沒有拉黑﹐終於還是在這麼多年後﹐寫信告訴我今天海是什麼顏色。

  她興奮又沉著﹐盤算怎樣既不太熱情又不太冷酷﹐有一個體面的回復﹐不失女神的姿態又能勾起元稹的熱情。她便也回了首詩﹐一句“ 長教碧玉藏深處﹐總向紅箋寫自隨”﹐道出如今我有風韻﹐但也寂寞﹐要不要一起過節﹖

  元稹竟真的動起了心思。長慶二年(822年)﹐元稹當上翰林學士承旨﹐已是相當高的官位了。但在政治鬥爭中落敗﹐他被貶到了越州任職﹐在今天的紹興。終於﹐他放出話去﹐要接薛濤過來﹐最後一次﹐他有機會帶薛濤走了。

  不知道薛濤聽聞後﹐是如何棲棲遑遑﹑驚喜交集﹐又幾分懷疑﹑暗自揪心﹐他會不會又是說著玩玩﹖正當元稹的信誓旦旦還新鮮熱乎的時候﹐他又勾搭上 浙東地區娛樂圈的半壁江山──劉採春。在一番纏綿後﹐他忘記了薛濤。

  薛濤終究沒有等來元稹。不知道在等了許久之後﹐不見元稹蹤影﹐薛濤是怎麼反應的﹖嚎啕大哭﹑冷笑一聲﹑心如死灰還是迅速拉黑﹖這感覺﹐或許就是你很焦急地一早發個早安給幾個月前說好要約飯的男神女神﹐卻提示你是否要先添加對方為好友。

  薛濤大概認命了。再不幻想﹐再不等待﹐她脫卻紅塵﹐換上道袍﹐過著清苦的生活。繁華過眼並不可悲﹐祗是當初說好的帶我走﹐終究等不到。祗有三個月的戀情﹐換來半生等待﹐聽了一遍遍承諾﹐讓人心生感激﹐卻不過是空歡喜。

七夕分手故事 | 自古渣男多好詩| 觀點流

  大和五年(831年)﹐元稹在被貶出朝廷後﹐暴病而亡﹐他終究沒有在名利場上榮耀謝幕。次年﹐薛濤在寂寞清冷中離世。兩人終究沒有厮守餘生。

  元稹死後﹐白居易為他寫了墓誌﹐薛濤則是曾任宰相的段文昌為她寫墓誌。原本身份懸殊的兩人﹐死後的規格卻也匹敵﹐祗是生前﹐一個卑微地痴情﹐一個卻那麼又辜負得那麼瀟灑豁達。

  元稹這一生﹐在感情方面真是有點渣。陳寅恪說他“綜其一生形跡﹐巧宦故不待言﹐而巧婚尤為可惡也。豈多情哉﹖實多詐而已矣”﹐ 愛情與婚姻﹐終究是他進身的階梯﹐那荷爾蒙膨脹時說的話﹐誰認真誰就輸了。

  薛濤原本是見慣風月的人﹐卻也沒禁住誘騙﹐幾句海誓山盟﹐便要死心塌地﹐讓元稹在特別關注的名單裡待了一輩子。

七夕分手故事 | 自古渣男多好詩| 觀點流

  薛濤

  圖片來源﹕blog.163.com

  或許﹐元稹在感情方面確實浪蕩﹐但未必虛偽﹐他的欲望很熱烈又很真實。他懷念韋叢的詩﹐恐怕不是虛情假意。他對薛濤說的話﹐一定有什麼地方真正戳中了淚點﹐一定是薛濤特別喜愛的那一碗雞湯。不然按薛濤的見識﹐薛濤的聰慧﹐哪會那麼容易就被低級忽悠給騙了﹖

  元稹一生負女人不少﹐有時我真的希望﹐有個什麼愛穿越的網友回去告訴他﹐在中唐的大環境裡﹐當官也沒什麼意思﹐何況他的厚黑智商經常不在線﹐他玩不好的。倒不如真真正正地對女人好一點﹐給鶯鶯名分﹐把薛濤帶走﹐留下一部正能量的愛情劇本﹐讓我們後世都記得他。

  他終究沒有帶走薛濤﹐這可能是他唯一一個挽回渣男形象的機會﹐可是他沒有珍惜。

  滄海的波浪平息﹐巫山的行雲散去﹐那一片平靜﹐是幾許幽怨﹐默默地化作天地的氣息﹐散入無邊的浩淼。

  翻遍文學史﹐大概自古渣男多好詩。所以在今天﹐無論男孩子說了什麼感人肺腑的話﹐姑娘們在灑淚之餘﹐不妨理性﹐說得再好﹐好得過元稹﹖

  主編 | 劉 昆

  副主編 | 龔孟關

  撰文 | 易 之

  責編 | 侯楠楠

[責任編輯:孫曉]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