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時評頻道> 正文

捐一塊錢容易﹐正常相處太難| 觀點流

2017-08-31 09:35 來源﹕觀點流 
2017-08-31 09:35:07來源﹕觀點流作者﹕責任編輯﹕孫曉

捐一塊錢容易﹐正常相處太難| 觀點流

  昨天上午十點鐘﹐小編在朋友圈刷到了第一張騰訊公益的“一元購畫”的圖片分享﹐不到半小時﹐朋友圈淪陷。

  這組刷屏畫作﹐出自騰訊公益﹑ “WABC無障礙藝途”公益機構聯合出品的H5捐款活動──“小朋友畫廊”。36幅畫作的作者全部是患有自閉症﹑腦癱﹑唐氏綜合征等精神障礙的特殊人群﹐最小的11歲﹐最大的37歲。

  活動參與也很簡單﹐掃描二維碼後﹐祗要支付1元或任意金額﹐就可以“購買”下高清無水印的畫作並聽到創作者的語音。畫作可做手機屏保﹐當然﹐還可以分享到朋友圈。

捐一塊錢容易﹐正常相處太難| 觀點流

  圖片來源﹕新榜

  根據官網提供的數據﹐此次活動在5小時內總計籌集到超過1500萬元的善款。

  有人說﹐在這個時代﹐刷屏都是有原罪的﹐在任何一個活動成為爆款之前﹐就要想要如何回應質疑。

  一篇題為《我反對所有將自閉症兒童的一切浪漫化理解的行為》讓這個原本暖暖的活動似乎有了反轉的跡象﹐其中最有“分量”的是引用的特教老師 @李老西的一段話﹕

  至於畫作﹐那不是他們畫的。這些作品一般都是家長和老師代筆完成大部分﹐他們最後涂個一兩下完事﹐基本相當於用自閉症的名頭給這個作品簽個名罷了。

  很快﹐WABC的負責人及時回應質疑﹕WABC的學員在教學過程中會接受教師指導﹐但是作品都“100%由學員自己創作”﹐WABC及合作方最多也就是“給照片調調色”﹐並歡迎質疑者到WABC的上海總部現場觀看學員作畫。

  也有網友“爆料”﹕投資商是撈錢的﹐孩子十分之一都拿不到。對此﹐騰訊也推送了一篇“官方最全解答”回應了活動細則和錢款去向。

  此外﹐還有網友質疑﹐這個活動可能會加深人們對自閉症群體的誤解﹐認為這些患者都是“自我世界中的天才”。

  轟炸來得太快﹐觀瀾君半夜搖醒團隊中的小夥伴們﹐問了他們同樣一個問題﹕這事你咋看﹖

捐一塊錢容易﹐正常相處太難| 觀點流

  《斑駁的風景》

  晨陽/繪 26歲

  對話專職公益人@陶然

  “作為公益行業從業者﹐我感到嘆服。”

  不到一天的時間﹐“小朋友畫廊”活動吸引了581萬+人次參與﹐捐贈增量近1500萬元﹐其參與人次可以與去年99公益日媲美﹐單憑這一點﹐就令我們這些在公益行業浸淫多年的從業者感到嘆服。

  簡單看﹐H5抓住了微信上活躍的公眾關於願意支付的心理與樂於分享的心理。

  一元錢﹐是互聯網環境下普通公眾願意支付的金額﹔以畫作的形式﹐滿足公眾的分享欲。洞察用戶心理角度來看﹐很成功。

  但是﹐第一次看完H5﹐我第一反應是壞了﹐別誤導公眾都以為自閉症﹑腦癱以及其他罕見病的孩子都是“出手能畫”的藝術天才﹐硬是給這個特殊群體的孩子貼上一個本不應該的標籤。

  在此之前﹐我所在機構以及身邊有專業做該領域的朋友﹐反復在強調這個觀點﹕並不是所有自閉症的孩子都能擁有超人的藝術天賦﹐都能夠創作出藝術氣息的畫作﹐這是錯誤的認識。

  正確瞭解自閉症﹐一直是公益行業面臨的難題。

捐一塊錢容易﹐正常相處太難| 觀點流

  圖片來源﹕剝洋蔥

  對話買了兩幅畫的學生 @羅林嵐

  我從不覺得自己因為捐款而高尚。

  有人說轉發這個活動能夠“一次裝兩個逼”﹐愛藝術的和做慈善的。可是我也看到很多人被打動﹐朋友圈裡有人看到《月影》後想要演奏德彪西﹐也有的人看到《秀潔的生日與丁丁國王》之後編出了自己的小故事──“喏﹗給你一朵fa﹗不要就算啦﹗”。 我覺得有人願意為藝術買單從而支持慈善是很棒的事情。

捐一塊錢容易﹐正常相處太難| 觀點流

  秀潔的生日與丁丁國王

  秀潔/繪 26歲

  對話品牌策劃 @Lucy

  當公益遇上營銷

  當公益沾上營銷的邊﹐難免讓人有那麼點“耿耿于懷”﹐畢竟神聖的公益由不得有半點商業來玷污。我們通過“贏利”和“營利”區分公益和商業兩種行為。站在另一個角度理解﹐ 如果營銷的目的是為了將“低效公益”轉變為“有效公益”﹐是為瞭解決在公益領域存在的長期弊病﹕低吸引﹐低參與和不可持續﹐那麼公益營銷就好像沒有字面上那麼“套路邪惡”。

  在公益這塊市場﹐高效的組織通過創新吸引范式和參與模式讓公益項目更加有效的運作﹐從而替代傳統低效組織﹐這應該是令人興奮的社會進步。

  現象級的成功雖然難以複製﹐但是創新的思想可以借鑒。從“成功的引起了你的注意”到讓你明白“99%的自閉症孩子不會畫畫”﹐事情越火反思也就越多﹐瞭解的越多偏見也就越少﹐所以 何必對這種公益營銷耿耿于懷﹐那祗是呼喚你聽從內心的一次消費而已。

捐一塊錢容易﹐正常相處太難| 觀點流

  自閉症患者拔牙的場景

  圖片來源﹕剝洋蔥

  對話媒體人 @劉文嘉

  慈善的高門檻和低門檻

  一句話形容“小朋友畫廊”公益活動的厲害之處﹐大概是“高性價比”。既指主辦方的性價比高﹕名不見經傳的公益機構通過朋友圈社交鬧出了個“大動靜”﹔也指捐贈者的性價比高﹕掏一塊錢就能在朋友圈展示愛心與藝術喜好。

  是﹐將性價比放在“慈善”二字上﹐很庸俗。但慈善自形成行業以來﹐就自帶營銷體質﹐要選擇傳播符號﹑要抓住情感訴求。早期在西方﹐慈善往往和雲髻高綰﹑衣袂飄香的沙龍宴會聯繫在一起﹐有人因此還總結過一句話── 祗有讓人們快樂的時候他們才會為痛苦付費。

  高門檻的慈善活動因此有著豐富的營銷經驗。不同的是﹐“小朋友畫廊”呈現了一種低門檻慈善的運作方向﹐即在文化大眾化﹑社交扁平化的時代﹐如何揣摩大眾情緒﹐如何形成集體互動﹐如何最大限度提昇慈善中的情緒報償﹐最終充分利用“ 以最少的錢獲取最大快樂”這一普遍人性。

  當然﹐希望這些功利手段不會傷及價值目的。

捐一塊錢容易﹐正常相處太難| 觀點流

  大齡自閉症患者

  圖片來源﹕剝洋蔥

  對話媒體人 @易之

  慈善就必須一塊錢都經得起打量。

  如今越發常見的網絡慈善本身﹐已經成為檢驗社會整體理性的試紙。雖然有人質疑在慈善活動中那些挑刺的聲音是在“搗亂”﹑是心態“陰暗”﹐但從某種程度上說﹐這也是理性成熟的標誌。

  我們不妨樂觀地看待如今慈善行為中那些瑕疵被反復打磨的過程。每一次針對瑕疵的質疑與補缺﹐都是一次常識的普及﹕相比于無數普通個體自發的善念﹐看似冰冷嚴苛﹑令人不能自行其是的制度﹐才是善意最高級別的呈現 從情感衝動走向制度保障﹐這也是中國慈善走向成熟的必經之路﹐它不能祗是一時興起的朋友圈“刷屏”﹐還得是每個細節都經得起回溯﹑審視的緊密鏈條。

  這次“一塊錢購畫”﹐在短短的5個小時即募集到了1500萬元﹐可見中國社會所蘊藏的巨大的“慈善飢渴”。但沒有任何一點善念是可以被辜負的﹐沒有任何一筆善款是可以被揮霍的。由此﹐我們對於該構建怎樣的慈善景觀﹐也當由此為邏輯起點﹐逐漸清晰起來﹕它可以是聲勢浩大的﹐也可以是靜水深流的﹐但必須是一清二楚﹑纖毫畢現的。

捐一塊錢容易﹐正常相處太難| 觀點流

  蒙德里安變奏》

  文文/繪 21歲

  對話媒體人 @小笑俠

  “捐一塊錢容易﹐正常相處太難。”

  脫貧並非這群自閉症﹑腦癱或者唐氏綜合症患者及家庭的首要需求。

  家長們更期待的是社會的理解﹑接納﹐他們期待當自己出現在日常生活的各種場景時﹐周圍人不會表達歧視﹐給他們心理壓力。事實上﹐他們大多數時間是在專門的行為訓練康復機構待著(實際上康復不了)。在廣大農村地區﹐更多的人群不瞭解什麼是自閉症﹐更多的歧視和輿論壓力﹐讓這些孩子被“藏“在家裡。

  這是當前的﹐接下來這些家長更擔憂的是如果他們做家長的去世之後﹐這些孩子怎麼辦﹖

  很多公益機構倡導對自閉症兒童實現全納教育﹐這對學校會有更高的要求。但我們也看到新聞裡有正常孩子家長集體抗議﹐要求辭退自閉症孩子﹐原因是擔心自己孩子被“傳染”。

  我們關注自閉症這個群體﹐一方面是倡導公眾正確認知自閉症﹐呼籲人們在遇到時基於耐心與包容對待﹔另一方面我們也在通過一次次的呈現﹐讓人得以窺見自閉症家庭所處的困境。

  捐一塊錢容易﹐正常相處太難。

捐一塊錢容易﹐正常相處太難| 觀點流

  圖片來源﹕剝洋蔥

  對話媒體人 @湘君

  善念﹐總是不會反轉的。

  昨天朋友圈裡被“小朋友畫廊”刷屏時﹐我很快想到了“羅爾事件”﹐還有更早前的“郭美美事件”。這兩個中國公益的標誌性事件﹐其演進過程都呈現著善心的匯集﹐更有反轉的陣痛。

  儘管如此﹐這次與論場裡也有了質疑聲音時﹐我仍憚于以絲毫惡意來揣測這場公益活動。人們走近這些畫作﹐感受著最純真的美﹐牽掛的卻是畫作背後那些患有自閉症﹑腦癱﹑智障等各種疾病的小天使。先去為孩子們圓夢吧﹐即使這個事情再有了“反轉”﹐又如何﹖

  善念﹐總是不會反轉的。況且﹐每一次質疑﹐每一次求證﹐每一場陣痛﹐對人性來說都是一種好的進化。

捐一塊錢容易﹐正常相處太難| 觀點流

  圖片來源﹕新榜

  朋友說﹐時代和趣味瞬息萬變﹐人心的欲與愛恆久。

  主編 | 劉 昆

  副主編 | 龔孟關

  撰文 | 侯楠楠

[責任編輯:孫曉]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