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時評頻道> 正文

馬東vs許知遠﹕明白的人不自戀﹐自戀的人沒活明白

2017-09-04 09:56 來源﹕觀點流 
2017-09-04 09:56:22來源﹕觀點流作者﹕責任編輯﹕孫曉

馬東vs許知遠﹕明白的人不自戀﹐自戀的人沒活明白

  馬東

  致命的自戀

  知乎上有個關於賭徒心態的回答﹐作者說剛進賭場的人還是很謹慎的﹐所以就需要通過“託兒”給餵牌﹐讓他能夠贏錢。 無論多聰明的人﹐贏了幾把之後﹐都無一例外地陷入稀裡糊涂的自戀﹐開始相信自己超級幸運﹐是戰無不勝的“賭神”。到了這個時候﹐人其實就已經變成“豬”了﹐接下來的命運﹐就是被設局者“殺”掉吃肉﹐一步步墮入深淵。

  《權力的遊戲》新一季﹐多恩幼蛇全軍覆滅﹐讓我又想起三年前就領了便當的多恩親王“紅毒蛇”。

  在與比自己強壯好幾倍的對手魔山決鬥時﹐除了贏﹐他還非常在乎自己打得是不是好看。在佔據優勢後﹐他也沒有立刻終結對手﹐而是試圖逼迫對手親自承認自己的罪行﹐給危險的對手以喘息的空間。

  不慎玩脫的親王﹐遭到對手的極限反殺﹐悲情隕落。殺死親王的﹐與其說是對手﹐不如說是驕傲和自戀。

馬東vs許知遠﹕明白的人不自戀﹐自戀的人沒活明白

  “紅毒蛇”

  圖片來源﹕《權力的遊戲》劇照

  毛主席說﹐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楚霸王擁有一切英雄的特質﹐也擁有問鼎天下的資源﹐還遇到了千古難遇的時機。霸業未成﹐令人扼腕。霸王與劉邦的區別在哪兒﹖劉邦沒那麼可愛﹐他祗是比霸王活得明白。

  在賭場和戰場中﹐自戀是致命的。

  之所以致命﹐是因為自戀的人偏執頑固﹐全然不顧自己的認識﹐和真實的世界已經產生了巨大的偏差。賭博的人堅信自己能贏﹐卻從沒想過﹐自己的信念有何根據。紅毒蛇認為自己天下無敵﹐談笑間取仇敵首級﹐如探囊取物﹐結果呢﹖

馬東vs許知遠﹕明白的人不自戀﹐自戀的人沒活明白

  近日在視頻節目《十三邀》中﹐許知遠和馬東的對談則告訴我們﹐在生活和事業中﹐在人與自我﹑人與世界的相處中﹐自戀同樣危險﹕ 明白的人不自戀﹐自戀的人﹐那是還沒活明白。

  許知遠﹕你喜歡這個新時代嗎﹖

  馬東(篤定地)﹕喜歡。

  許知遠﹕一點排斥都沒有嗎﹖

  馬東﹕沒有(連說三遍)。

  許知遠﹕為什麼呢﹖

  馬東﹕我沒那麼自戀。

馬東vs許知遠﹕明白的人不自戀﹐自戀的人沒活明白

  這回答讓許知遠猝不及防。至少從表面上看﹐馬東的確不自戀。

  蔡康永回憶﹐馬東找他做《奇葩說》時﹐他很驚訝。因為在蔡康永心中﹐馬東不但是名門之後﹐更是一個在中央電視臺做到主管級別的大佬﹐如今這樣的大佬竟然要去做一檔網絡綜藝節目﹐他到底是哪裡想不開﹖見了面才發現﹐ 馬東是一個不太把自己當回事兒的人。

  在有了資源和實力之後﹐還能不把自己當回兒事兒﹐讓蔡康永覺得﹐這應該是一個“雄才大略”的人。

馬東vs許知遠﹕明白的人不自戀﹐自戀的人沒活明白

  蔡康永對馬東的評價

  許知遠的焦慮﹕文化“粗鄙化”

  坐火車的時候﹐身邊的人一直在看《奇葩說》﹐不時發出哈哈大笑﹐這讓許知遠迷惑不解。

  跟馬東會面之後﹐他迫不及待地甩出問題﹕你覺得現在觀眾看奇葩說和當年人們看莎士比亞有區別嗎﹖在許知遠對社會文化環境越來越 “粗鄙化”憂心忡忡時﹐馬東的回答是──毫無區別

馬東vs許知遠﹕明白的人不自戀﹐自戀的人沒活明白

  在莎士比亞那個年代﹐莎士比亞祗是其中一個劇作家﹐他是成功的。

  他們一群辯手﹐但是祗是他的作品更好﹐穿過了歲月留到了今天。

  李白也是這樣﹐那時候人人寫詩﹐因為科舉核心就是寫詩﹐考的就是寫詩﹐祗要你認字你就寫詩﹐祗是他更好﹐所以留到了今天。

  但是不是人人都是李白﹐而人們對李白﹐對柳永的喜愛﹐跟人們今天對高曉松的喜愛沒有差異。──馬東

  相對於馬東﹐許知遠是一個批評者﹐他一直焦慮于社會風氣的“粗鄙化”﹕韓寒的火爆讓他焦慮﹐快男超女讓他焦慮﹐一群年輕人肆無忌憚地辯論也讓他焦慮。

  他擔心我們這代人無法給後代留下珍貴的精神遺產﹐擔心我們沒有李白﹑杜甫﹑莎士比亞﹐沒有對人生的深度思考﹐文化生活只剩下娛樂。

馬東vs許知遠﹕明白的人不自戀﹐自戀的人沒活明白

  許知遠對于文化“粗鄙化”的焦慮

  許老師的思考和批評﹐以及知識分子的使命感﹐當然是珍貴的﹐然而從這次許知遠對馬東的採訪來看﹐他的“擔心”僅僅是“擔心”而已﹐因為他對這個時代的批評和焦慮﹐並沒有建立在充分瞭解這個時代的基礎上。用馬東的話說﹐“他像一個古人”。

  娛樂是人的先天本能﹐而文化其實是沉澱的結果。

  文化從來都不是目的﹐文化是一個結果﹐把文化當做目的去追求﹐是崇高的﹐但是本末倒置的。

  京劇很美﹐但是梅蘭芳和程硯秋就是劉德華和周傑倫。

  商人﹖文人﹖祗是個明白人

  馬東不排斥商業廣告﹐他的廣告口播一直是綜藝界泥石流般的存在。

馬東vs許知遠﹕明白的人不自戀﹐自戀的人沒活明白

  馬東在《奇葩說》中插播廣告

  對廣告金主的瘋狂“跪舔”﹐在雷軍參加錄製的兩期《奇葩說》里達到巔峰。在那兩集裡﹐見縫插針的乖巧話﹐一口一個金主爸爸﹐讓雷軍喜笑顏開。 “這事有什麼可擰巴的﹖就是你並不損失什麼﹐你那個藝術創作沒廣告你也沒好到哪去。對吧﹖”

  許知遠﹕錢對你意味著什麼﹖

  馬東﹕可以讓我們所有的小朋友們在這種環境下工作在一起﹐沒有這些金主爸爸﹐我們怎麼在一起﹖我們即便彼此在一起相愛﹐也祗能不在一起﹐所以錢很重要。

馬東vs許知遠﹕明白的人不自戀﹐自戀的人沒活明白

  最可怕的是﹐馬東並不是一個“精緻的利己主義者”或者“滿腦肥腸的商人”﹐用一位奇葩說選手的話說﹐馬東在生活中是很俗的人﹐但同時有著文人的清高。

  商人並不可恥﹐文人也很厲害﹐但選一個似乎很容易。馬東能在兩者之中找到平衡﹐祗能歸結于他對自己﹑對這個時代的“明白”。

  文學青年要的浪漫﹐馬東也有過。熟讀《紅樓夢》的馬東﹐失戀時寫過濃烈的情詩﹐後來被郭德綱拿去做定場詩﹐被好多觀眾以為是祖師爺傳下來的老詞兒。

  傷情最是晚涼天﹐憔悴斯人不堪憐。

  邀酒摧腸三杯醉﹐尋香驚夢五更寒。

  釵頭鳳斜卿有淚﹐荼蘼花了我無緣。

  小樓寂寞心與月﹐也難如鉤也難圓。

  知識分子想要的表達﹐馬東也沒有放棄。馬東主持的節目《有話好說》﹐在湖南衛視做了一年半﹐無疾而終。試播樣片是一個棄嬰和九個爸爸﹐看起來是普通的社會新聞﹐裡子是對社會建設的看法。最終﹐節目還是搞不下去了﹐因為“拍了同性戀”。

  即便在娛樂性極強的《奇葩說》裡﹐馬東也在表達。從每一期的選題﹐到馬東的發言﹐輕鬆戲謔的場景中﹐詞鋒也是凌厲的﹐不過經過精心的包裝和遮掩﹐那些觀點沒有像許知遠那樣寒光四射﹑自帶結論﹐而是若隱若現﹐不置可否﹐呈現出一片“圓融”。

馬東vs許知遠﹕明白的人不自戀﹐自戀的人沒活明白

  被誤會是表達者的宿命。

  娛樂和表達之間﹐毫不猶豫選擇娛樂。

  馬東聰明﹐他知道怎樣達到自己的目的﹐也欣然與世界和平相處﹐心裡的那點兒自我被深深放進角落﹐ “獨自悲涼”

馬東vs許知遠﹕明白的人不自戀﹐自戀的人沒活明白

  同時﹐聰明人的“蔫壞”和“雞賊”也暴露了出來。用許知遠的話說﹐被逼到牆角的時候﹐他會“賴皮”。

  而許知遠比一般的知識分子更加單純﹐或者說﹐簡單。

  單向街圓明園店剛開業時﹐我和師兄曾專程去看。入秋的圓明園美得讓人心碎﹐金黃的銀杏樹葉層層堆積﹐無人打掃﹐踩上去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音﹐腳感美妙。銀杏下的書店小巧精緻﹐青磚廊柱之間﹐嵌著巨大的落地玻璃。看書的人們倦了﹐一抬頭﹐滿園秋色傾瀉而來﹐人會覺得幸福吧﹖

  那是一家書店﹐更是許知遠的內心世界﹕精緻﹐美好﹐同時也小眾﹐寂寥。

馬東vs許知遠﹕明白的人不自戀﹐自戀的人沒活明白

  多年之後﹐許知遠和馬東相遇﹐70後的許知遠仍然堅持著他“成見”﹕如果你沒有帶著成見﹐那你對世界根本沒有看待方式。60後馬東的米未傳媒已成為網絡綜藝和內容創業領域的標杆﹐馬東手下有200個導演﹐幾乎全是90後。

  許知遠難得地說了句明白話﹕我干不好。

馬東vs許知遠﹕明白的人不自戀﹐自戀的人沒活明白

  馬東留學過澳洲﹐所以節目的最後﹐許知遠為馬東朗誦了一段描寫澳大利亞的文字﹕

  悉尼是澳大利亞的超級大都會﹐堪培拉是首都﹐奧特來得是一種喜悅﹐美洲杯﹑帆船賽﹐墨爾本人相信他們的城市至少同樣成熟﹐有教養和難以言喻的可愛……

  聽的時候﹐馬東的表情是抗拒的。還沒等許知遠提問﹐他就迫不及待地給出了答案﹕

  我覺得這人想多了。

  *文中配圖來自網絡節目《十三邀》﹑《奇葩說》

  主編 | 劉 昆

  副主編 | 龔孟關

  撰文 | 周白之白

  責編 | 侯楠楠

[責任編輯:孫曉]
  •   或許﹐這是網絡時代給予這個時代人們的最大饋贈。有傳統的年味﹐有網絡的翅膀﹐中國年必將在不斷傳承中獲得新的形塑﹐潛滋暗長﹐開枝散葉。【詳細】

      山高人為峰﹐好編劇是劇本復興的“巔峰之峰”。關心編劇﹑關注編劇﹐讓這個創造性的行業激蕩更多文化漣漪﹐華語編劇定會為中華文化傳承與發展賦予更多能量﹑創造更多傳奇﹗【詳細】

  •   兩千多年交往史為中意兩國培育了互尊互鑒﹑互信互諒的共通理念﹐成為兩國傳統友誼長續永存﹑不斷鞏固的保障。【詳細】

      “共建‘一帶一路’引領效應持續釋放﹐同沿線國家的合作機制不斷健全﹐經貿合作和人文交流加快推進。”作為一項理論與實踐密切結合的國際合作倡議﹐“一帶一路”實踐不斷孕育理論創新﹐理論創新則發揮導航實踐作用﹐理論與實踐良性互動推動共建“一帶一路”持續釋放引領效應。【詳細】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