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時評頻道> 正文

敦刻爾克﹕不是勝利﹐也沒有英雄﹐重要的是活著丨觀點流

2017-09-07 09:31 來源﹕觀點流 
2017-09-07 09:31:53來源﹕觀點流作者﹕責任編輯﹕孫曉

敦刻爾克﹕不是勝利﹐也沒有英雄﹐重要的是活著丨觀點流

  電影《敦刻爾克》

  如果說當今世界上有哪個導演能讓人毫無顧慮地花錢買影票的話﹐諾蘭一定是其中之一。

  看著《盜夢空間》裡旋轉的陀螺﹑《星際穿越》中的多維空間和黑洞﹐觀眾們在燒腦的同時﹐還會大呼“我的智商又被尊重了﹗”不過這一次﹐諾蘭竟然不靠腦洞大開取勝。

敦刻爾克﹕不是勝利﹐也沒有英雄﹐重要的是活著丨觀點流

  克里斯托弗‧諾蘭

  相比之下﹐最近上映的《敦刻爾克》題材似乎有些老套﹐我們看過太多戰爭片﹐戰爭英雄多到粉絲都快不夠用了。

  “敦刻爾克大撤退”也是一個被詮釋解讀過許多次的歷史事件﹐覆蓋了一二三流的電影和圖書。英國人﹑歐洲人瞭解“敦刻爾克大撤退”就像我們瞭解長征和四渡赤水一樣﹐張口就能背出背景原因和歷史意義。諾蘭也說﹐他是聽著敦刻爾克的故事長大的。

  敦刻爾克大撤退

敦刻爾克﹕不是勝利﹐也沒有英雄﹐重要的是活著丨觀點流

  敦刻爾克大撤退被認為是二戰的歷史性轉折。

  二戰爆發後﹐英國派出遠征軍﹐與法國﹑比利時一起抗擊德國。1940年5月﹐40多萬英法聯軍被德軍包圍在法國北部敦刻爾克港口的狹長地帶。剛剛上任不到一個月的丘吉爾果斷下令大撤退﹐他預估這40多萬人﹐能成功撤退三四萬就不錯了。

  為了接這些年輕的士兵回家﹐軍艦﹑漁船“英格蘭能漂浮的東西﹐都去了敦刻爾克”﹐在多方努力下﹐英國成功撤回了33.8萬士兵﹐雖然撤軍後﹐西歐除英國﹑瑞士和西班牙以外的主要地區均落入了德國之手﹐但次撤軍挽救了大量的人力﹐影響著二戰的結果。

  不過就算你不瞭解這段歷史也不會影響觀影效果﹐《敦刻爾克》裡﹐沒有出現丘吉爾﹑希特勒﹐也沒有出現幾個德軍﹐多數看完電影的觀眾甚至無法正確說出影片主角的名字。

敦刻爾克﹕不是勝利﹐也沒有英雄﹐重要的是活著丨觀點流

  這是一部“反英雄”的戰爭片﹐講述的不是成功﹐而是慘烈的撤退和有意義的失敗。諾蘭死死抓住的是 人類對於戰爭的真實感受﹐那是包圍了陸地﹑天空和海洋的恐慌

  《未來簡史》裡說﹐飢荒﹑瘟疫和戰爭﹐一直是人類的心頭大患。

  人類對戰爭的恐懼是以死亡作為數據支持的﹐在遠古農業社會﹐暴力導致死亡的人數達到死亡人數的15%﹐20世紀﹐這一數字變更為5%﹐直到21世紀初﹐數字降低到1%﹐低於自殺死亡的人數。

  站在地下的纍纍白骨之上﹐如今的人類終於不用那麼擔心戰爭隨時可能發生﹐而“戰爭不應該發生”逐漸成為大多數人的共識

  不過﹐關於和平的共識也僅僅是20世紀後半葉才建立起來的﹐其代價是前50年裡兩次空前的世界大戰。

  可以說﹐目前世界上大多數國家的大多數人都生長在和平年代﹐對於歷史上的那些戰爭﹐我們瞭解的是史實和故事﹐而影視劇則在很大程度上建構了我們對戰爭的印象。

  戰爭一直是電影的重要題材﹐百度搜索一下“戰爭片”﹐結果顯示4877部﹐其實遠不止這個數字。

  從1898年美國第一部戰爭片《扯下西班牙國旗》到經典的《亂世佳人》《斯巴達300勇士》﹐再到《拯救大兵瑞恩》《辛德勒的名單》《血戰鋼鋸嶺》…… 戰爭片貫穿著整個電影史

  電影《辛德勒的名單》

  人們喜歡從戰爭中挑揀出“一將功成萬骨枯”或“一將功敗萬骨枯”的故事﹐把他們變成了電影裡的勇士﹑俠客和英雄﹐再加上愛﹑恨﹑暴力﹑死亡﹐戰爭和戰爭中的人性被光影反復敘述。 優秀的戰爭片吸引人坐下來瞭解戰爭﹐另一部分徒手擋子彈﹑料事如神仙的戰爭片讓人懷疑人生。

  通過影像﹐人們對戰爭積累了足夠多的瞭解。是時候通過電影感受真實的戰爭了。

  “怎樣把觀眾帶去敦刻爾克﹐是我最先考慮的事情。”

  “我不會拍將軍們在作戰室裡指著地圖說話。”

  “困在海灘上的士兵﹐他們並不怕與敵人交戰﹐他們的恐懼來自無法預知未來﹐我們希望塑造一種沉浸在這些事件中的感覺﹐讓觀眾感同身受。”

  ──《敦刻爾克》導演 克里斯托弗‧諾蘭

  與戰爭中的人感同身受──這是《敦刻爾克》與《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這類電影所做的。《敦刻爾克》是諾蘭的一次寫實主義和現代主義的嘗試﹐在這種類型的電影中﹐ “真”往往會擺到比“善”和“美”更重要的位置。諾蘭與李安不謀而合﹐優秀的人總有相似之處﹐而離譜的人各有各的花招。

敦刻爾克﹕不是勝利﹐也沒有英雄﹐重要的是活著丨觀點流

  在《敦刻爾克》的劇本裡﹐諾蘭轉述了美國作家詹姆斯‧瓊斯的觀點。

  瓊斯參加過二戰﹐親歷過珍珠港襲擊﹐寫過“二戰三部曲”。他認為﹐自1930年的電影《西線無戰事》以來﹐有關於戰爭的事情都已經被講過了﹐但戰爭片中有許多不真實之處。瓊斯孜孜不倦地記錄著 戰爭中普通士兵的迷茫和恐慌﹐小說《口哨》講述了四個士兵從前線回國治療後的生活﹐在痊癒重回前線前﹐他們因厭戰﹐一個發了瘋﹐另外三個選擇了自殺。

敦刻爾克﹕不是勝利﹐也沒有英雄﹐重要的是活著丨觀點流

  諾蘭依循著瓊斯對還原真實戰爭的堅持。大多數的人在面對戰爭時﹐首先考慮的或許不是浴血厮殺﹑血拼到底﹑名留青史﹐而“生存”

  《敦刻爾克》中最精彩的畫面是海灘上幾十萬份對戰爭的恐慌和對生存的渴望。

  “生存”對於那些普通年輕的士兵來說﹐是回家﹐離開敦刻爾克﹔對失去兒子的老人來說﹐是到敦刻爾克﹐接那些像他兒子一樣的年輕人回家。那個燃料耗盡的飛行員用生命堅守的﹐是即便自己不能回家﹐也要保住那艘回家的漁船。

敦刻爾克﹕不是勝利﹐也沒有英雄﹐重要的是活著丨觀點流

  從敦刻爾克歸來的英軍士兵與女友擁吻

  《敦刻爾克》用“反英雄”“高體驗”的方式展現戰爭﹐坐在巨大的熒幕下﹐被如心跳如耳鳴的配樂包圍﹐演員的緊張﹑悲壯﹑感動﹑恐懼都成為觀眾的主觀體驗﹐不依靠個體想象﹐身處其中體會虛幻的真實﹐這些都是電影獨有的表達方式。

  執迷于完整的人物和情節是文學對電影的牽制﹐也是我們對電影一廂情願的偏見和誤解。從某種程度來說﹐《敦刻爾克》既是對戰爭本質的回歸﹐也是對電影本質的回歸。

敦刻爾克﹕不是勝利﹐也沒有英雄﹐重要的是活著丨觀點流

  《敦刻爾克》不是一個雖遠必誅的故事﹐卻讓我們知道雖遠必誅多麼不易。人們習慣于在書籍和影像的幻想裡血脈噴張﹐卻忘了感知戰爭親歷者的態度。

  比如我那位曾是戰士的祖父﹐走過戰爭﹐他的勛章成為後輩的榮耀與談資﹐但他從未對我提起過那些戰場上的往事﹐無論是驍勇的還是驚險的。

  就像李安鏡頭下的比利林恩﹐他平和得讓人難以想象這個人曾在槍林彈雨中求生。我祗知道他的雙耳在槍炮的巨響下不再靈敏﹐戰爭記憶鐫刻在身體上﹐陪伴了他幾十年。

  而他對那些過往戰事的冷靜與緘默﹐像極了敦刻爾克灰藍色的海水。

  所以﹐當你在追捧電影英雄時﹐請允許我對戰爭保持《敦刻爾克》式的冷靜。

  *文中未標注來源配圖來自電影《敦刻爾克》﹑《辛德勒的名單》

  主編 | 劉 昆

  副主編 | 龔孟關

  撰文 | 陸 寒

  責編 | 侯楠楠

[責任編輯:孫曉]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