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時評頻道> 正文

你一個做公益的憑啥比我工資還高﹖丨觀點流

2017-09-11 18:45 來源﹕觀點流 
2017-09-11 18:45:19來源﹕觀點流作者﹕責任編輯﹕孫曉

 

  今天是“99公益日”﹐通俗來講﹐這是一個“公益趕集日”。我們今天要聊的﹐不是“收錢”﹐是“花錢”。

  △

  前幾日﹐“小朋友畫廊”一元購畫募捐活動項目的善款接受方──深圳市愛佑未來慈善基金會公佈了善款使用計劃

  該基金會表示﹐自2016年8月17日項目上線至2017年8月29日籌款結束﹐本項目累計獲得了580多萬愛心網友捐贈﹐累計籌集善款1500余萬元。截至目前﹐本項目剩餘可使用善款1269萬元。

  項目剛結束籌款就少了200多萬元﹐用在哪﹖

  按照公益平臺此前公佈的項目支出明細﹐其中233萬元全部用於支付“一元畫”項目發起方──上海無障礙藝途工作室于2016年10月8日至2017年6月30日間﹐在全國6個城市藝術中心和超過30個社區﹑學校提供藝術療愈服務﹐以及開展教員培訓﹑社會融合等活動的費用。

你一個做公益的憑啥比我工資還高﹖丨觀點流

  除此之外﹐在剩餘款項的使用計劃中﹐127萬的“行政管理費用”似乎是一個很敏感的區域

  2016年10月民政部財政部以及國家稅務總局聯合印發了《關於慈善組織開展慈善活動年度支出和管理費用的規定》的通知﹐其中明確提到管理費用主要包括﹕

  1.理事會等決策機構的工作經費﹔

  2.行政人員的薪資福利待遇(工資﹑獎金﹑公積金﹑社會保障費用等)﹔

  3.辦公費﹑水電費﹑郵寄﹑物業管理﹑差旅以及租賃﹑聘請中介機構等費用(辦公空間的租賃﹑日常辦公涉及到的非項目人員的差旅開支﹑聘請外部審計機構等費用)

  以上支出都是為了支持和確保項目能夠按要求執行開展的基礎﹐所以這部分費用從捐贈善款中按比例要求提取。

  1500萬的捐贈﹐行政管理費用127萬﹐不足10%﹐從法律層面來看是合法的﹕《慈善法》中明確規定﹐行政管理費用不超過捐贈總支出的10%。然而﹐儘管早有法律條文作為依據﹐公益機構從善款中抽取看似“不菲”的管理費用時﹐ 捐贈者們仍會感到不解和“肉痛”

  △

  似乎在大多數人的印象中﹐公益組織不以牟利為目的﹐所以公益事業從業者都該是無私奉獻﹑沒有“小我”的聖人﹐分文不取﹐生活清貧。一個NGO工作人員如果說自己有工資﹐會引來驚訝的反問──“你們還有工資啊﹖”而如果恰好是個高薪的公益組織工作人員﹐則會引來更多不解。

  所以﹐公益組織從業者是不是理應“做好事不要錢”﹐或者只按照最低薪酬標準拿工資﹖

你一個做公益的憑啥比我工資還高﹖丨觀點流

  圖片來源﹕新浪微博

  此處要再次重復一個“老掉牙”的小故事。

  據《呂氏春秋》記載﹐魯國有一道法律﹕如果魯國人在外國見到同胞遭遇不幸﹐淪落為奴隸﹐祗要能夠把這些人贖回來幫助他們恢復自由﹐就可以領取補償和獎勵。

  於是孔子的學生子貢﹐把魯國人從外國贖回來﹐但拒絕了國家的補償。本來看起來超有奉獻精神的一件事﹐卻被孔子批評了﹕“向國家領取補償金﹐不會損傷到你的品行﹔但不領取補償金﹐魯國就沒有人再去贖回自己遇難的同胞了。”

  相對地﹐子路救起一名溺水者﹐那人感謝他送了一頭牛﹐子路收下了。孔子表揚了他﹕“魯國人從此一定會勇於救落水者了。”

  從個人行為角度看﹐子貢固然該得到更高的讚賞。但將其置於整個社會中﹐卻會立起一個“不求回報﹐無私奉獻”的高道德標杆。在這樣的先例之下﹐其他人若再去報銷應當的“愛心經費”﹐本來合乎道德的行為似乎顯得另有所圖﹐“不道德”了。

  “贖人領賞”本是為了激發人心中的仁義﹐讓更多人幫助同胞脫困﹐子貢的善舉無意中將個人私德上昇到公德層面﹐拉高了整個社會的行善門檻﹐使本來能夠行善的人有了道德負擔﹐望而卻步﹔而 如果大多數人可以從行義舉中獲取一定的物質激勵和精神享受﹐反而會鼓勵人們行善

  所以“子路受而勸德﹐子貢讓而止善”。

你一個做公益的憑啥比我工資還高﹖丨觀點流

  圖片來源﹕360doc.com

  △

  說回領工資的公益組織從業者。

  目前﹐確實還有很多民間草根NGO組織﹐工作人員幾乎沒有收入﹐甚至付出了自己的積蓄﹑負債纍纍﹐我們理應向這些奮戰在一線的公益人士致敬。

  但這不該是一個深入人心的“正常”樣貌。

  因為客觀來看﹐公益事業也是一份工作﹐而且是一份專業性極強的工作。

  北京大學法學院非營利組織法研究中心主任 @金錦萍強調﹕“對於社會服務機構﹑公益性社會團體和操作型的基金會而言﹐他們並非簡單將慈善資產支付給需要救助的群體﹐而是轉化為社會服務提供給公眾﹐這些機構會聘請大量專職人員﹐從財務報表上體現的是慈善資金大都以工資薪酬和福利的方式發放。”

  公益事業從業者獲得的收入﹐是理應得到的正常勞動報酬。如果說工資應與所創造價值成正相關﹐那公益事業所創造的主要體現為社會價值而非經濟價值。

  在知乎問答“從公益事業中賺錢﹐合理嗎”這一問題中﹐公益人﹑知乎用戶 @徐博聞 表示﹐NGO工作人員很多由職業律師﹑投資銀行﹑醫生﹑廣告公關等行業轉行而來﹐其高層管理者負責總體規劃﹐聯繫捐贈方﹐提供資金來源﹐所創造的社會價值更是不可估量。

  而從公益事業的長遠健康發展來看﹐公益人士的專業和敬業同樣重要﹐“我們未來的公益不是為了尋找善人和好人﹐我們尋找的是能把善心善意的好人聚集起來的錢﹐以公益項目落實出來的人。”

  所以看待NGO工作人員的目光﹐理應去掉一些“道德化”和“高尚化”﹐他們與普通的你我一樣﹐面臨同樣的生活壓力。 一片赤誠和愛心固然可貴﹐但愛心不該是永恆的激勵機制。

 

  根據赫茨伯格的雙因素激勵理論﹐對於公益組織從業者來說﹐愛心以及對社會公益事業的使命感是內在激勵﹐而收入是一種外在激勵﹐是“保健因素”。祗有保證一線公益工作者的收入﹐實現“直接滿足”﹐才能鼓勵更多更專業的人投入到慈善工作中來﹐ 實現公益從業者的職業化和專業化

  而公益行業的低薪酬﹐在客觀結果上已經成為阻礙公益行業進一步發展的重要因素。@公益慈善學園提出﹐解決這一問題﹐ 不可能是單純的人為加薪

  在宏觀政策方面﹐需要國家的法律法規調整﹐《慈善法》的出臺實施﹐儘管有一些不同的聲音﹐但畢竟在規範化的道路上起了好頭﹐邁開了腳步﹔

  在行業方面﹐公益行業需要進一步提高行業透明度﹐披露每一分善款的使用信息﹐自覺接受社會監督﹔

  另外﹐公益行業也應創新發展模式﹐通過行業的“市場化”實現自身造血

  從“一元畫”H5的刷屏可以看到﹐網絡時代的到來﹐讓公益已經不再自說自話﹐進入並影響了更多人的生活。公益人 @陶然表示﹐愛佑在這個輿論的風口﹐有膽量及時對外公佈善款使用計劃﹐值得為之點讚。

  如今公益行業正逐漸經歷著從“做好事不領工資”“零行政成本”到對行政管理費用比例的探討﹐這本身就意味著社會公眾對於公益的理解與接納程度不斷加深。 當越來越多的公眾將關注點放在費用佔比是否合法合理﹐善款使用計劃是否合理﹐公眾捐贈是否被合理有效的用於公益行動﹐而非以為講求情懷與道德綁架的時候﹐本身就是公益行業的一大進步。

  在“99公益日”的喧嘩和熱鬧之外﹐我們仍然應該看到﹐中國的公益水平﹐或許並不高。

  根據2017年慈善援助基金會發佈的2017年《世界捐助指數報告》顯示﹐中國2017年全球捐助指數位居全球被調查的139個國家中的倒數第二位。這個指數客觀與否還有待討論﹐但仍值得我們深思的是﹕ 高度技術化和娛樂化的短時公益狂歡﹐單純看重傲人的眾籌數字﹐是否讓我們離“人人公益﹐時時公益”的本質更近﹖

  公益如涓涓細流﹐需要天長日久。而執行者們﹐則是公益日常化的核心。

  而他們也要養家糊口﹐這是核心中的核心。

 

  主編 | 劉 昆

  副主編 | 龔孟關

  撰文 | 侯楠楠

[責任編輯:孫曉]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