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時評頻道> 正文

有個叫白居易的年輕人﹐喜歡diss一切

2017-09-19 18:48 來源﹕觀點流 
2017-09-19 18:48:28來源﹕觀點流作者﹕責任編輯﹕孫曉

  圖片來源﹕知了青年

  △

  元和二年十二月(807年)﹐唐憲宗下了一個詔書﹕“朕覽國書﹐見文皇帝行事﹐少有過差﹐諫臣論諍﹐往復數四。況朕之寡昧﹐涉道未明﹐今後事或未當﹐卿等每事十論﹐不可一二而止。”

  意思就是﹐我看太宗皇上做事就是妥當﹐失誤操作少﹐原因是什麼事大家都要反復辯論。我現在剛登基不久﹐有什麼事大家多討論﹐我有強迫症﹐一定要辯論十次﹐一兩次不過癮。

  唐憲宗向天下發出了一個信號﹕大唐有嘻哈﹐快來diss吧

  這個消息﹐傳到了一個年輕人的耳朵裡﹐他叫白居易。雖然這個時候他已經是個手拿保溫杯﹑高齡35歲的老男人了﹐但是﹐前一年他才考上了“才識兼茂明于體用科”﹐當上了進士考官﹑集賢校理﹐授翰林學士。此時的他﹐一定像一個年輕人一樣渾身充滿幹勁。

  他潤了潤嗓子﹐懟天懟地懟空氣﹐他要開始了。

有個叫白居易的年輕人﹐喜歡diss一切

  白居易﹕我的筆是diss一切的武器

  在白居易眼中﹐不diss﹐還算什麼詩﹖他寫過一篇給元稹的《與元九書》﹐把所有缺乏diss精神的詩﹐全diss了一遍。除了《詩經》他看得上﹐什麼 陶淵明﹐不行﹐“偏放于田園”﹐就會寫農家樂﹔什麼謝靈運﹐不行﹐ “多溺于山水”﹐就會寫窮游攻略﹔什麼李白﹐也不行﹐diss的詩“十無一焉”﹔什麼 杜甫﹐還是不行﹐“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這樣的詩﹐不過“十三四”

  言下之意是﹐古往今來怒懟一切﹐祗有我白居易可以。

  他真的很可以的。在憲宗詔書的感召下﹐凡是他所到之處﹐一切看不順眼的﹐一個字﹐懟。

  他來到長安邊上的杜陵﹐遇到一老大爺﹐老大爺跟他說﹐今年災害重﹐收成不好﹐皇上降旨免除田賦﹐但那些胥吏不管不顧﹐還是照樣催逼啊。

  白居易大怒﹐寫下一首《杜陵叟》﹐“虐人害物即豺狼﹐何必鉤爪鋸牙食人肉”﹐你們這些胥吏﹐怎麼這麼兇﹖﹗

  他在長安大街上又遇到一賣炭的老大爺﹐老大爺跟他說﹐太監以“宮市”的名義﹐把他的炭給搶走了﹐就隨手給了幾塊布﹐好氣哦。

  白居易又怒﹐寫下一首《賣炭翁》﹐“半匹紅紗一丈綾﹐系向牛頭充炭直”﹐給這麼點錢﹐好意思嗎﹖﹗

有個叫白居易的年輕人﹐喜歡diss一切

  心憂炭賤願天寒的賣炭翁

  圖片來源﹕auction.artron.net

  他來到長安邊上的新豐﹐又遇到一斷了胳膊的老大爺(白居易有一種迷之氣質﹐特別招老大爺喜愛)﹐老大爺說﹐玄宗皇上窮兵黷武﹐我為了躲兵役﹐把自己胳膊砸斷了﹐下雨天關節疼得不行﹐但比送命強啊。

  白居易再怒﹐寫下一首《新豐折臂翁》﹐“不然當時瀘水頭﹐生死魂孤骨不收”﹐要愛護生命啊﹗

  白居易不僅路見不平一聲懟﹐還是個女權的急先鋒﹐男女不平等﹐他看不慣﹐懟它。

  白居易寫下一首《婦人苦》﹐女人呢﹐“婦人一喪夫﹐終身守孤孑”﹐男人呢﹐“風吹一枝折﹐還有一枝生”﹐憑啥啊﹐女人怎麼這麼命苦啊﹖﹗

有個叫白居易的年輕人﹐喜歡diss一切

  圖片來源﹕www.ysw9.com

  作為文藝圈的大咖﹐怎麼能不懟同行。那個時候﹐不管生前怎麼平庸﹐不要緊﹐死後家人花大錢請知名寫手寫一篇馬屁誇出天際的碑文就可以了。這些碑文就像是美圖秀秀﹐真人難看不要緊﹐全靠後期來處理。

  他寫一首《立碑》﹐說這些文章﹐“但欲愚者悅﹐不思賢者嗤”﹐真正的名聲其實是百姓的口碑﹐ “無人立碑碣﹐唯有邑人知”。之所以說這篇是懟同行﹐是因為同時代的韓愈﹐專門干“諛墓”這事﹐據說一篇碑文能換一套房﹐白居易明裡暗裡懟了他。兩個同時代的大文豪﹐生前幾乎沒什麼交情﹐真正的原因難道是﹐白居易看不上韓愈的自主創業﹖

有個叫白居易的年輕人﹐喜歡diss一切

  白居易﹕一言不合就battle

  圖片來源﹕知了青年

  這就是年輕人白居易﹐他身上長滿了按鈕﹐但凡有一點歪風邪氣﹐隨時可以觸動開關﹐他立馬就蹦跶起來﹐像個小鋼炮似的﹐連篇纍牘diss﹐跟世上一切的看不慣不知疲倦地battle。

  △

  diss一切﹐不是沒有代價的。最大的代價就是──孤獨。

  還是在那封與《與元九書》裡﹐他寫了自己的處境。寫一首詩﹐大家覺得不妥﹐再寫一首詩﹐大家就不高興了﹐這首詩﹐讓某某某不爽﹐那首詩﹐讓誰誰誰切齒。朋友勸我別寫﹐妻子兒女皆以我為非﹐ “其不非我者﹐舉不過三﹑兩人”

  他的人脈真的很一般﹐就這個元稹﹐簡直不知道是從哪打撈出來的朋友﹐真是奇葩。他寫一首《贈元稹》﹕“自我從患游﹐七年在長安﹐所得唯元九﹐乃知定交難。”

  在長安七年了﹐白居易在這個人口百萬級當時世界超一線特大城市﹐舉目四顧﹐一個朋友。

  當然這話有些誇張﹐他還是有幾個朋友的﹐其中有一個更奇葩。有個唐衢的人﹐科舉也沒考上﹐卻是個關心國事的吃瓜群眾。關心的方式居然是──哭。他不像白居易喜歡diss﹐他看到難過的事﹐像綜藝節目裡的群眾演員﹐分分鐘飆淚﹐在那個時代﹐他以善哭著名。

  白居易寫了一首《寄唐生》﹕“寄君三十章﹐與君為哭詞。”給你幾首詩﹐夠不夠你悲傷逆流成河﹖

  就這麼幾個朋友﹐還都是路人。

有個叫白居易的年輕人﹐喜歡diss一切

  圖片來源﹕小笑俠

  白居易喜歡diss﹐是因為他真的好善良。有那麼多事﹐讓他極度鬱悶﹐難以麻木﹐不得不發而成詩。

  白居易在尚未進入朝廷﹑還在當盩庢縣尉時﹐就展現了他玻璃心的一面。這個工作的主要任務就是催逼田賦﹐在那個時代經常要動手打人的。他後來寫文章說自己 “親自鞭撻﹐所不忍睹”﹐結果實在下不去手﹐辦事不力﹐被上司給罵了一頓。

  他後來在蘇州任職﹐官聲很好﹐好到什麼程度﹖劉禹錫寫了一首《白太守行》﹐裡面說“蘇州十萬戶﹐盡作嬰兒啼”。白居易回復這首詩﹐卻覺得自己什麼也做不好﹐ “何乃老與幼﹐泣別盡霑衣。下慚蘇人淚﹐上愧劉君辭”﹐我真的沒有這麼好﹐你們可以找到更好的。

  再後來﹐白居易自己也成了一老大爺﹐都快去世了﹐他卻聯合一和尚﹐疏浚了洛陽的一條常出人命水道。他出錢出力﹐憔悴不堪﹐最後留下一句﹕ “我身雖沒心長在﹐暗施慈悲與後人﹗”壽之將盡﹐好事做盡。

  這樣一個人﹐遇到不平事﹐他怎麼能不懟﹔在中唐的環境裡﹐又怎能不孤獨﹖

  △

  再回到那個年輕時買不起房的白居易(白居易買房到底有多難﹖點此閱讀──大概從白居易開始﹐買房成了千古難題)。元和五年﹐自從元和二年憲宗那個詔書以來﹐白居易已經懟了三年了。

  在某天﹐他登上了長安城郊的樂游原﹐他巨大的孤獨﹐再也掩蓋不住﹐寫下一首《登樂游原望》﹐其中有幾句﹕

  下視十二街﹐綠樹間紅塵。車馬徒滿眼﹐不見心所親。孔生死洛陽﹐元九謫荊門。可憐南北路﹐高蓋者何人﹖

有個叫白居易的年輕人﹐喜歡diss一切

  圖片來源﹕趣歷史

  一腔悲涼﹐噴薄而出。熙攘的街道﹐如蟻的人群﹐偌大的長安﹐仿佛全都成一個漸漸消退的背景板﹐一片茫茫裡﹐祗有白居易形單影隻的身影﹐獨立于寂寥的天地間。

  怒懟一切﹐一無所獲。

  這時的白居易﹐真的好落寞。

  這樣的白居易﹐真的好迷人。

 

  主編 | 劉 昆

  副主編 | 龔孟關

  撰文 | 易 之

  責編 | 侯楠楠

[責任編輯:孫曉]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