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時評頻道> 正文

因為太佛系﹐他差點成二流詩人

2017-12-18 19:50 來源﹕觀點流 
2017-12-18 19:50:29來源﹕觀點流作者﹕責任編輯﹕孫曉

  很多很多年以前﹐我在書店看書﹐突然翻到一本《詩品》﹐一看就很有品的樣子。

因為太佛系﹐他差點成二流詩人

  寫這本書的叫鐘嶸﹐是南北朝時南邊梁國的人。他把漢朝以來的詩人品評一番﹐分為上﹑中﹑下三品﹐弄得跟大隊長中隊長小隊長似的。我挺好奇﹐就看看他怎麼分類的。

  上品有曹植﹑阮籍﹑陸機等﹐沒什麼好說的﹐都是教材裡的大咖。

  下品有張載﹑傅玄﹑宋孝武帝等﹐也沒什麼好說的﹐對於不讀就業黑洞的文史哲專業的人來說﹐都是不明生物。

  唯獨中品﹐有點意思。在中品裡﹐赫然出現了一個名字﹐“陶潛”﹐這個名字﹐就是教材裡的又一大咖──陶淵明的馬甲。一個數度拿出“背誦全文”級別作品的詩人﹐怎麼能是中品﹐怎麼能當二流﹐難道我讀了一本假教材﹖

  更詭異的是對他的描述﹕“其源出於應璩﹐又協左思風力。”左思﹐可能知道的人還多點﹐就是“洛陽紙貴”典故的男主。應璩﹐看名字就很超綱﹐他誰啊﹖陶淵明還學他的﹖

  再仔細看一下上品﹐就更會為陶淵明鳴不平了。比如有“劉禎”“王粲”“張協”﹐當然在學富五卡丁車的人看來﹐這也算是有點名氣﹐比如劉禎﹑王粲都在《三國演義》裡跑過龍套。但在很多很多年前﹐還是給我留下了心靈創傷。陶淵明﹐還不如這些龍套﹖

  走自己的路﹐讓別人寫去唄

  圖片來源﹕wenhuacn.com

  不幸的是﹐二流﹐差點就成了陶淵明的最高評價了。與《詩品》差不多同時代的另一部文學評(tu)論(cao)大作──《文心雕龍》裡﹐陶淵明﹐一個字都沒提到。

  後人寫史書﹐在《南齊書》裡把文壇裡的大咖列了一遍﹐陶淵明黯然落榜﹔在《宋書》裡﹐陶淵明祗是被列入了《隱逸列傳》﹐一個字都沒提到他會寫詩﹐只把他當作了“世界這麼大﹐我只想回家”的行為藝術家。

  連頂級詩人杜甫﹐還說他“觀其著詩集﹐頗亦恨枯槁”﹐杜甫明明就有一種鄉土氣質﹐但他還看不上陶淵明﹕你怎麼能比我還土呢﹖

  陶淵明豈止是二流詩人﹐簡直差點連詩人都算不上了。

  因為他實在是太佛系了。

  

  在陶淵明那個時代﹐大家都愛寫寫詩。然而﹐大家怎麼寫呢﹐“儷採百字之偶﹐爭價一句之奇”﹐寫詩﹐是要雕琢的﹐每個字都要漂漂亮亮﹐音韻鏗鏘。

  比如大家都愛寫寫山水﹐別人寫“昏旦變氣候﹐山水含清暉。清暉能娛人﹐遊子憺忘歸”﹐多麼依依不捨的景區深度游啊。

  陶淵明也來了﹐結果寫什麼“種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人家來農家樂﹐摘個草莓發朋友圈啥的﹐他真下地乾活去了。

  別人與朋友交往﹐寫什麼“點翰詠新賞﹐開袠瑩所疑。摘芳愛氣馥﹐拾蕊憐色滋”﹐吟詩作賦﹐寫字賞花﹐好一副退休之後的閑情逸致。

  陶淵明呢﹐寫什麼“相見無雜言﹐但道桑麻長”﹐就是和隔壁農民兄弟聊一聊今年收成怎麼樣﹐我家那二頃田今年長勢如何﹐一副走基層訪民情的樣子。

  此外﹐陶淵明處處體現著一副佛系的樣子。讀書不求甚解﹐“泛覽周王傳﹐流觀山海圖”﹐隨便讀讀就好啦﹐又不去考研﹔

  最大的享受﹐就是兄弟今天不上班﹐在家賴床賴一天﹐“常言五六月中﹐北窗下臥﹐遇涼風暫至﹐自謂是羲皇上人”

因為太佛系﹐他差點成二流詩人

  圖片來源﹕kanhua.tuxi.com.cn

  這麼一副雲淡風輕﹑愛咋咋地的人﹐連死後的訃告都預先給寫好了﹐說什麼“千秋萬歲後﹐誰知榮與辱﹖但恨在世時﹐飲酒不得足”﹐死了就死了吧﹐但酒沒喝夠﹐好遺憾哦。

  在那個大家搜腸刮肚寫文章﹐扭捏作態當貴族﹐無孔不鑽求功名的時代﹐陶淵明真是佛系。佛系到差點被歷史一筆抹去。大家都說他﹐你這麼個人﹐寫的文章就是“田家語”﹐跟鄉村大舞臺似的﹐鐘嶸給陶淵明二流﹐簡直懷疑他是不是交錢發的軟文。

  

  佛系二流詩人﹐沒想到後來名氣這麼大﹐以至於有人懷疑鐘嶸是不是瞎﹐鐘嶸給陶淵明二流﹐簡直懷疑他是不是錢沒交夠。

  蘇軾就對陶淵明頂禮膜拜﹐說他“質而實綺﹐癯而實腴”“外枯而中膏﹐似淡而實美”﹐人家那是土嗎﹐穿著七匹狼的衣服﹐透出阿瑪尼的氣質﹐大師啊。

  蘇軾還有句話﹐“其實不是平淡﹐絢爛之極也”﹐這句話也常用來比喻陶淵明。陶淵明的佛系﹐不是沒見過市面﹐而是見慣大千世界﹐看透人性百態﹐有多少值得掛懷的東西呢﹐還不如我家破屋一間﹑土地二畝實在。

  跟隔壁老農“但道桑麻長”﹐那是自然的﹐要不然說什麼呢﹐“為什麼不提拔我”“為什麼我沒有錢”“為什麼她不回我信息”……這些問題﹐看過了﹐也就看淡了﹐還說什麼呢。

  看透了﹐種地去

  圖片來源﹕cc362.com

  陶淵明的聲名暴漲﹐是因為大家發現﹐佛系實在是太萬能了。無論哪個時代﹑哪類身份﹑哪種處境﹐佛系都是最終的歸宿。

  那麼多不可琢磨的人生起伏﹐難以預料的命運蹉跌﹐滄海一粟的渺小個體﹐一切隨緣的佛系﹐才是最心平氣和的應對之方。

  一個生前幾乎沒有閱讀量的二流詩人﹐在後世無數失意人的共同打賞之下﹐終於逆襲了﹐成為一代大師。佛系人生﹐也鐫刻進文化靈魂﹐如果掐不住命運的喉嚨﹐那就摸摸臉蛋吧﹐不必較真。

  

  魯迅發現了陶淵明七匹狼的另一面。他說陶淵明“除論客所佩服的‘悠然見南山’之外﹐也還有‘精衛銜微木﹐將以填滄海。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之類的“金剛怒目”式”在證明著他並非整天整夜的飄飄然。

  陶淵明﹐也是有性格的。

  史書記載他﹕“所著文章﹐皆題其年月﹐義熙以前﹐則書晉氏年號﹔自永初以來﹐唯雲甲子而已。”

  意思是﹐陶淵明作為晉代大官陶侃之後﹐宋朝代替晉朝之後﹐他一肚子看不上﹐寫文章遇到宋朝的年號﹐一概不寫﹐就用天干地支紀年。

  你看﹐他也不是那麼佛系﹐還是默默地在精神一角﹐隱隱地和世界相抗。

  再看看推崇他的人﹐李白﹑白居易﹑歐陽修﹑蘇軾﹑辛棄疾﹐哪個是安心做佛系的人﹐哪個心底不藏著一點站上舞臺耍刀弄棍的衝動﹖

  所謂佛系﹐也不過是一塊遮掩罷了。在人生失意時﹐尋找一塊暫時的棲居﹐裝出一副兄弟我什麼都不在乎的態度﹐寫兩首詩﹐擺一擺姿態﹐發發朋友圈﹐其實滿肚子狗血在翻滾。

因為太佛系﹐他差點成二流詩人

  陶淵明小像

  作者﹕傅抱石

  有人擔心大家都這麼佛系﹐世界還怎麼發展進步啊﹖其實不必﹐佛系﹐大多不過是自嘲的自我展示﹐內心誰沒有一點不平氣。而人生的豐富性恰又在此體現出來﹐飄逸灑脫﹐苦大仇深﹐一張一弛之間﹐人間酸甜苦辣﹐都當有所安排。

  只不過有人不能放下﹐祗能擺出蠅營狗苟的樣子﹐念唸叨叨都是這些﹔而有些人能看開﹐胸懷萬丈﹐多大的事﹐放下就放下了﹐雖然心裡不爽﹐但我的世界足夠豐富﹐扛起個鋤頭種田去﹐跟隔壁老農交流母豬產後護理﹐一樣能尋找到人生的落腳處。

  不是教大家無原則佛系﹐祗是想說﹐大家不妨看看陶淵明這樣的人﹐不是隻會種田﹐而是足夠廣博浩瀚﹐蹉跌之餘﹑碰壁之後﹐換個方向﹐依然尋找到精神世界的無限自由之處。

  主編 | 劉 昆

  副主編 | 龔孟關

  撰文 | 易 之

  責編 | 侯楠楠

[責任編輯:孫曉]
  •   山高人為峰﹐好編劇是劇本復興的“巔峰之峰”。關心編劇﹑關注編劇﹐讓這個創造性的行業激蕩更多文化漣漪﹐華語編劇定會為中華文化傳承與發展賦予更多能量﹑創造更多傳奇﹗【詳細】

      作為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中國化最新成果和21世紀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習近平文藝思想的問題性較之以往馬克思主義及其中國化理論有了非常鮮明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詳細】

  •   理論是行為的先導。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這一最新科學理論成果武裝全黨頭腦﹐是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的重大政治任務。理論武裝﹐關鍵在於轉化。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要在學懂﹑弄通﹑做實上下功夫。其實都是講的理論轉化問題﹐即所謂內化于心﹐外化于行。【詳細】

      40年來﹐在改革開放的偉大實踐中﹐我們黨始終堅持發展依靠人民﹐發展為了人民﹐發展成果人民共享﹐始終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的位置﹐把增進人民福祉作為各項政策的根本出發點和落腳點。在改革開放40周年新的歷史節點上﹐我們要堅守人民利益至上的價值取向﹐牢固樹立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詳細】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