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時評頻道> 正文

我們不都是這樣﹐又喪又美麗

2017-12-18 19:52 來源﹕觀點流 
2017-12-18 19:52:48來源﹕觀點流作者﹕責任編輯﹕孫曉

我們不都是這樣﹐又喪又美麗

  事情是這樣的。

  上周五的時候﹐我們就“佛系90”這個話題發了一篇稿子﹐勸90後還俗。

  我們的95後實習生看後就坐不住了﹐表示“話筒給你﹐行行行都你們來說吧﹐整得好像你們比我們還懂我們自己一樣。”

  行吧﹐今天把話筒給他。燈光師﹐這邊。

  我們不都是這樣﹐又喪又美麗

  BY 實習生 郭錳

  昨天﹐聽完我跟網店客服的一番電話溝通之後﹐朋友一臉神秘地跟我說﹕“你可以說是個如假包換的佛系買家了。”

  “啥﹖佛系買家﹖你是說我像唐長老一樣啰嗦嗎﹖我覺得我也沒說幾句話。”

  朋友笑了笑﹐轉給我幾篇文章讓我看。

  然後我發現我理解錯了﹐“佛系”後面還能跟很多詞。

  比如﹕

  佛系買家﹕能自己解決的不麻煩店主﹐沒大問題不退換﹐習慣好評。

  佛系追星﹕追星過程中遠離紛擾﹐不參與吵架﹐不互黑﹐不沉溺。

  佛系員工﹕交給的任務準時完成﹐不攬活﹐有耐心﹐“好的”“知道了”“沒問題”常掛嘴邊。

  一眼看下來﹐我覺得這簡直說的就是我本人﹐哇沒想到我是這麼有佛性的一個人。但是細細一想﹐你要說這叫佛系﹐我能接受﹐畢竟“佛系”這詞有很強的自嘲消解意味﹐但若說這是喪﹐是我們覺得生活索然無味﹐那我就不是很讚同了。

  比如﹐我的朋友大牙告訴我﹐他其實也算是“佛系買家”﹐他祗是覺得自己本來就能搞定的事情沒必要非得跟店主討論一下﹐網購從來都是秋風掃落葉﹐他覺得這是“與人方便﹐自己方便”﹔

  再比如﹐我的一位學弟﹐打車從來都是下車時就隨手支付﹑習慣好評﹐師傅來接他的時候﹐如果掉頭不方便﹐他就會過去找師傅﹐他可以說是“佛系打車”的典型代表﹐但他也並非一個無欲無求的寡淡之人﹐他祗是討厭等待﹐想節省雙方時間﹔

  還有﹐我之前的同事L姐﹐手機屏保特“佛系”﹐上面寫著“我是仙女﹐仙女不生氣”﹐可以說她就是那種有耐心﹑不抱怨的佛系員工了。“抱怨沒用啊少年們﹐這是你的工作﹐抱怨完了還不是得繼續做﹐有抱怨的時間還不如想想怎麼做能節省時間提高質量。”L姐很“佛系”﹐但她怎麼看都不是一個沒有動力﹑無欲無求的人啊。

我們不都是這樣﹐又喪又美麗

  說到底﹐“佛系”這個詞本來就是年輕人拿來自嘲的﹐對“佛系”的再創造始終都沒有停止﹐僅昨天我朋友圈就出現了“佛系養貓”“佛系化妝”“佛系吃雞(一款網絡遊戲)”這些新名詞﹐都 是年輕人的自我調侃而已﹐坦白講﹐這其實就是一場全體年輕人參與的“吐槽大會”。

  “佛系”祗是對表象的一種消解﹐其背後的原因其實有的很具正能量﹐比如L姐的“佛系員工”不就是高效工作和情緒控制嗎﹖比如學弟的“佛系打車”不就是換位思考嗎﹐比如大牙的“佛系買家”不就是與人方便不給別人添麻煩嗎……

  確實﹐對於一些事情我們開始表現出無所謂的態度了﹐那是因為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們越來越能分清主次﹐有些不重要的事情﹐我們不願意浪費時間和精力去關注了。所以﹐大可不必擔心我們對生活失去信心﹑無欲無求。

  這時候有人會站出來說了﹐不喪為什麼要自我調侃﹖根源還是喪﹗

  “每一代人的青春都不容易”﹐每一代人也都抱怨過青春的不容易。

  由無憂無慮的少年時代﹐進入獨當一面的青年時代﹐伴隨著現實身份的變化﹐心中有些話不吐不快實在是再正常不過了﹐就像下午的時候有位老大哥在我朋友圈底下的評論﹕“別往心裡去﹐當年有人也是這麼黑我們80後的。”

  再說了﹐即算是偶爾喪一下又有什麼問題呢﹖

  就像最近的一部電影《至愛梵高》當中瑪格麗特問盧蘭“你那麼想瞭解梵高的死﹐你瞭解過他是怎麼活著的嗎﹖”一樣。

  我也特別想問一句﹐您這麼關注我們的喪﹐有關注過我們其實也有燃的時候嗎﹖

  沒錯﹐每一代人不都如此嗎﹐又喪又美麗﹐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一邊抱怨著“餘生不用你指教了﹐我自己瞎琢磨著過吧”﹐一邊其實還是期待有一天可以嫁給愛情或者娶回愛情﹔

  一邊自嘲著中年危機再也不敢大冬天露腳踝了﹐一邊默默開始注意鍛煉身體期待自己60歲的時候也有20歲的體魄﹔

  一邊說著我要麼就在床上做一條鹹魚好了﹐一邊爬下床拿涼水洗個臉開始今天一天的學習或者工作﹔

  這是多麼真實的生活﹐我們開始真正地生活﹐關注糧食和菜價了﹐反而被批評“你怎麼不田園牧歌了﹖”

我們不都是這樣﹐又喪又美麗

  喪是有的﹐燃也是有的﹐喪的時候是真的喪﹐覺得分分鐘看破紅塵剃度出家﹔燃的時候也是真的燃﹐很久之後想起來依然會佩服那個勇敢堅強的自己。

  每一代年輕人﹐不都是這麼過來的嗎﹖所以﹐我們跟以往成長起來的每一代相比﹐除了生活環境不同之外﹐並沒有太多的不同。之所以現在被這麼密切地關注著﹐不過是因為我們當下正經歷成長的蛻變期而已。

  今天90後這了﹐明天90後那了﹐這不是90後第一次被說喪了。

  從一開始的“垮掉的一代”﹐“孤獨的一代”﹐到後來的“空巢青年”﹐“小確喪”﹐貼標籤從未停止過﹔

  再後來﹐我們明白了一個道理﹐叫﹕勇於自黑﹐才能讓別人閉嘴。

我們不都是這樣﹐又喪又美麗

  於是我們調侃自己“中年危機”﹐調侃自己“佛系”﹐我們以為世界終於安靜了﹐然後這兩個詞被人當作標籤來說我們喪。

  “誰是導演﹐過來一下﹐這跟劇本不一樣啊”。

  這就好比﹐降過妖除過魔﹐斗完神仙斗閻羅﹐好不容易取到經﹐然後唐僧站出來說﹐悟空﹐最後一難是﹐我們取到一個假經。

  真的﹐要不是我們馬上修成正果﹐我們早就回花果山﹐不陪你們玩了。

  坦白講﹐我能理解人們這種擔憂﹐其背後有著怎樣的關切﹐但我卻覺得完全沒必要﹐我親眼目睹過﹐我身邊的90後﹐像每一代經歷過的人一樣﹐都在熱烈而燦爛地成長著﹐雖然“道路是曲折的”﹐但“前途是光明的”。

  “心有瑰寶﹐絢麗璀璨”﹐我們美著呢。

  主編 | 劉 昆

  副主編 | 龔孟關

  撰文 | 郭 錳

  責編 | 侯楠楠

[責任編輯:孫曉]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