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時評頻道> 正文

春運第一天 | 年味兒淡了﹐“春運味兒”也淡了嗎﹖

2018-02-10 15:15 來源﹕觀點流 
2018-02-10 15:15:37來源﹕觀點流作者﹕責任編輯﹕孫曉

春運第一天 | 年味兒淡了﹐“春運味兒”也淡了嗎﹖

  今天﹐春運正式拉開大幕。回家的票﹐你買到了嗎﹖

  據相關機構預計﹐在接下來的40天內﹐返鄉和旅遊人數規模將首次突破30億人次。春運﹐這場被稱為一年一度全球最大的人口遷徙運動﹐仍在繼續刷新紀錄。

  搶票﹑回家﹑團圓﹐依然是春運的主題詞。

   今日春運

  據說﹐“春運”一詞最早出現于1980年的《人民日報》。從這個小小的細節可以看出﹐作為一種現象﹐“春運”幾乎是與國家的開放和人口流動趨勢同步出現的。而在即將迎來改革開放四十周年的今天﹐春運的名字雖然沒變﹐但其“內涵”卻已發生了深刻的變化。

  今天的春運﹐儼然已不是人們記憶中的那個春運了。

  那個時候﹐購買春運票需要通宵排隊。今天﹐12306網站和各種搶票插件﹑商業網站﹐讓買票成了只需要動動手指的事。儘管還是需要“搶”﹐但 購票體驗與過去相比﹐已有天壤之別﹔

  那個時候﹐綠皮車還是佔據絕對主力的交通出行工具。今天﹐春運期間鐵路系統的壓力雖然依舊大﹐可綠皮車更多成了懷舊的代名詞﹐高鐵承擔了更重要的角色。 “海陸空”立體交通體系的完善﹐私家車的普及﹐使得人們的春運出行有了更多選擇

  那個時候﹐泡面幾乎是旅客春運路上的唯一選擇。今天﹐不少高鐵上﹐人們已經可以叫外賣﹔

  12306高鐵訂餐服務界面

  高鐵上也可以吃金拱門了

  ……

  與諸如上述變化相對應的是﹐近年來春運話題在公共輿論中的熱度明顯衰減﹐同人們一再慨嘆的“年味變淡了”一樣﹐春運的氛圍﹐也在淡化。

  某種意義上﹐春運正在擺脫悲情化敘事﹐趨於尋常。

   誰改變了“春運”﹖

  這些年﹐對於如何化解春運期間的擁擠﹑出行難題﹐各方所開出的解藥不少﹕車票實名制﹑鐵路體制改革﹑戶籍改革﹑城鄉一體化﹑縮小區域經濟差距等等﹐這些解藥有些已經“服用”﹐一些仍在“製作”過程之中。它們都或多或少對於今天春運的改變起到了不可小視的形塑作用。

  還有一種因素﹐或許不顯山露水﹐可從長遠來看﹐對於春運的何去何從﹐卻將愈發起到決定性作用。

  這些年﹐“恐歸族”話題越來越引發關注。表面看﹐這是人情壓力﹑逼婚等因素對年輕人回家過年構成了壓迫﹔實際上可能突顯著一種 代際關係的重構──“回家過年”這種構建在親情基礎之上的傳統“團圓”觀念﹐正在鬆動

  就在這幾天﹐一條“北大留美碩士萬字長文‘討伐’父母﹐12年不回家過年”的新聞刷爆朋友圈。這雖是極端個案﹐卻未必不是對代際衝突的一種現實註腳。

  當個體價值觀崛起﹐當傳統親情﹑代際相處模式被重塑﹐受“回家團圓”的鄉土觀念驅動的春運﹐最終將趨於弱化﹐或是水到渠成的連鎖反應。

  儘管從數據上看﹐春運期間的出行人次仍在上昇﹐但出行方向和目的﹐已經發生很大變化。有統計顯示﹐今年春節選擇回家與家人團圓的人﹐只佔到55%﹐也就是說﹐ 差不多一半的人其實已經並非如我們想象的那麼重視過年﹐或者不再一定是以回到“老家”的方式過年﹐數據顯示﹐有13%的人選擇在春節期間外出旅遊。

  某旅行類APP上的春節旅行促銷產品

  春節出行方向的多元化﹐顯然有利於分散春運交通系統的壓力。

   春運背後﹕一個真實的﹑變化著的中國

  有人說﹐世界上最難戰勝的是人心﹐最容易戰勝的也是人心。春運的淡化﹐或在很大程度上應驗了這句話。

  春運所對應的春節﹐作為農耕社會傳遞下來的節日﹐之所以有著如此強的生命力﹐在於它背後中國人特有的鄉土觀念。所以﹐即便對不少“城裡人”而言﹐回“老家”過年﹐依舊是一種固定的節日儀式。

  但作為一種現實﹐中國人的重土觀念已日漸式微。特別是對於新生的“城一代﹑城二代”們來說﹐故土和老家之于他們﹐早已變為一個縹緲的符號。

  可以預期﹐隨著時間推移以及城鎮化的進一步推進﹐把“回家”作為過年儀式的觀念﹐有朝一日或許會退下主流地位。那個時候﹐作為節日的春節或許仍在﹐但春運﹐恐怕不復今日之繁忙。當然﹐這需要時間。

  春運所展現的舉世無雙的遷徙潮﹐連接的是一個無比真實的城鄉中國。正如不少論者所言﹐春運是管窺正處於轉型和發展期的中國的最佳窗口之一。

  細節﹕從化肥袋子﹑編筐到旅行袋再到拉杆箱﹐

  旅客的行囊有了明顯變化

  比如﹐春運人口的遷徙流向﹐對應著東中西部巨大的發展落差﹔而人們如何打發春節時間﹐也是一種國情的細微體現。

  走親訪友還是外出旅遊﹖前者﹐說明在國人的心中﹐親情依然佔據著重要分量﹔後者﹐則說明腰包鼓起來的 國人有了更多的休閑娛樂追求﹐對家庭價值的呵護﹐有了更豐富的表達。

  上述細節共同表征著轉型期中國﹐在跳出傳統與跨進現代之間的種種糾葛與掙紮。而春運﹐正是這個特殊階段中的特有產物。

  必須承認﹐在浩浩蕩蕩的人流中﹐春運依然難言輕鬆和從容﹕人們出行選擇的方式多了﹐擁擠還是常態﹔買票不用排隊了﹐卻還是要“搶”。

  但﹐春運已不是從前的那個春運。這不祗是因為技術的進步﹑交通運力的提昇增加了出行效率﹐更是因為支撐傳統春節及春運的社會背景﹐特別是文化﹑價值觀﹑心理層面的因素﹐已經發生且還將繼續發生變化

   end

    主編 | 劉 昆

  副主編 | 龔孟關

  撰文 | 朱昌俊

  責編 | 侯楠楠

[責任編輯:孫曉]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