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隱形貧困人口”麼﹖

2018-04-20 13:15 來源﹕光明網 光明網評論員
2018-04-20 13:15:53來源﹕光明網作者﹕光明網評論員責任編輯﹕王營

  【閱讀提示】看起來很富其實很窮﹗新詞“ 隱形貧困人口”說的就是我了你是“隱形貧困人口”麼﹖

  光明網評論員﹕一個新詞﹐隱形貧困人口﹐這兩天刷屏。

  意思是﹐看起來很富﹐但其實很窮──可能會吃精緻的法餐﹑用限量的口紅﹑請高價的私教﹑租熱門商區的房子﹑去歐洲日本旅遊﹑捧小眾文化產品﹐但沒有房產﹑資產﹑積蓄﹐甚至信用卡巨量負債。一句話﹐是新貴與赤貧的弔詭結合體。

  過去十多年﹐城市化和市場化交叉演進﹐製造了很多溢出原有社會分析框架的新群體﹐也產生了一些帶有文化景觀性質的新群體特徵﹐與青年人群形成重疊。觀察者一直在試圖把這些特徵概念化﹐最早是“蟻族”“工蜂”﹐然後是“空巢青年”﹐(快手上的)“新留守青年”﹐“佛系青年”等等。“隱形貧困人口”算是一個最新的概括。

  西馬哲學家鮑德里亞曾闡釋過的“消費社會”概念﹐為很多讀書人所耳熟能詳。大概意思是﹐在物的豐盛的基礎上﹐當代社會已經由生產社會轉為消費社會﹐前者意味著積累性的社會模式﹐後者則以消費為中心環節。消費﹐不再僅僅是一種功能需求性的活動﹐飢來即吃﹑餓來即眠﹐而是一種凸顯階層的符號﹑社群認同的紐帶和社會生活的價值歸宿。

  消費社會的定義或有爭議﹐但消費主義文化確實如狂飆來襲。可以看看今天的現實﹕一個人的成長﹐是靠消費水平的爬升展現的﹔一個人的成功﹐是靠消費能力倒推出來的﹔時間的意義﹐是靠儲備消費能力來定義的﹔自我的實現﹐要看完成了多少符號性消費。在微信等社交工具上﹐每個人的名字都變成了一個二維碼﹐而二維碼﹐正是一種消費編碼。

  與消費主義伴生﹐傳統的“無產”概念也發生了變形。已經很難想象城鎮青年當中有赤貧者﹐但他們中的很多人確是消費文化下的無產者。一些網友在“隱形貧困人口”的話題下回復說﹕“看看自己常曬的朋友圈﹐再摸摸自己空空的口袋﹐是自己沒錯了。”這句話﹐很清楚的表達出了“無產”的新內涵﹐也在一定程度上解釋了一個問題﹕為什麼消費文化和彌散性焦慮會同時成為青年群體中的熱門話題域。

  鮑氏提出消費社會概念﹐意在對此持批判性眼光。這對晚近才和消費文化短兵相接的中國社會﹐有很多啟示意義。一篇發表於去年的論文曾以詳實調查比較過中美兩國青年消費狀況﹐結論說﹐與美國青年的相對理性對比﹐中國青年存在攀比及從眾消費﹑盲目消費﹑理財意識萌發但理財技能欠缺﹑信用消費觀念淡薄的問題。可以說﹐上述都是消費文化初起時的消費特徵﹐給戲稱自己是“隱形貧困人口”的人們提了個醒。

  但要特別一說的是﹐個體消費內嵌于每個人的生活方式﹐是自由權利的一部分﹐是個體“活法”的一部分﹐它的多樣化本身是一個社會自由度的表征。論者的種種分析﹐不過是為個體提供更多的觀察面向﹑自我評價系統﹐不應該也不可能要求消費方式定於一尊。社會政策上能為“隱形貧困人口”做的﹐是在合理範圍內保證社保力度﹐保證醫療保險和強化失業救濟﹐不至於讓年輕人因為一場困境﹐就從“隱形貧困”變成“顯形貧困”。

  (轉載請註明來源“光明網”﹐作者“光明網評論員”)

  【上一篇】昨洪洞今灌雲﹐環境污染已成燃眉之急 更多你是“隱形貧困人口”麼﹖

你是“隱形貧困人口”麼﹖

[責任編輯:王營]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