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網絡文藝的青年文化特徵

2018-05-14 11:23 來源﹕光明網-文藝評論頻道 
2018-05-14 11:23:04來源﹕光明網-文藝評論頻道作者﹕責任編輯﹕劉冰雅

  作者﹕上海師範大學人文與傳播學院副教授 趙宜

  從“第一次親密接觸”的至尊浪漫到“總裁在上我在下”的簡單粗暴﹐從歷經“修仙之路”的張小凡到“夢回大清”的小薇﹐經歷了近20年的發展﹐以網絡文學為代表的網絡文藝的旨趣發生了顯著變化。從“非主流”文化到用二次元﹑表情包重新定義日常生活審美﹐進而改寫社交網絡的信息交流語法﹐近10年來﹐通過“網生代”青年的親身實踐﹐網絡文化被賦予了新的定義。

網絡文藝的青年文化特徵

  2000年後﹐隨著互聯網技術的普及﹐中國逐步邁入信息化時代﹐文化語境發生了相應變化。在日新月異的信息社會﹐由長輩向晚輩傳授“知識”的模式得到了顛覆。相反﹐青年成為信息時代的主要建構者﹐開始對主流文化進行“反哺”。正如文藝批評家葛紅兵教授指出的﹐20世紀最後十年﹐中國開始從“老年本位”文化向“青年本位”文化轉型。

  社會的急劇轉型﹐伴隨著中國80後的整個成長經歷。期間﹐網絡文學作為一種新媒介文學實踐﹐因與“80後的出場與命名”高度重合﹐而成為代際文化傳播﹑交流的工具。雖然在一段時間內﹐以二次元文化為敘事特徵的網絡文學﹐難入主流審美視野﹐但它被視為一種主動對抗的力量﹐而成為主流審美規訓下的“噪音”。至此﹐網絡文學作為一種亞文化開始發展。網絡文學作者對神話傳說系統(如《誅仙》)﹑傳統歷史文化(如《鬼吹燈》)乃至經典文學形象(如《此間的少年》)的挪用與拼貼﹐並非出於對傳統文化的傳承這一動機﹐而是試圖剝離這些符號的原始語境﹐通過重新組合﹑粘貼的方式﹐建構一個全新意義上的話語體系。正如費斯克(John Fiske)在解釋人們對於破洞牛仔褲的喜愛時表示的﹐“這是將破洞這一形式‘外置’到被支配者的亞文化當中﹐繼而傳遞出自己的文化態度。”

  網絡文學體現了以80後為代表的青年文化實踐與主流/父輩文化間的反叛姿態﹐也變相傳遞出它與“現實”的緊密聯繫。而在近10年的網絡文化景觀中﹐一種醒目的斷裂橫亙在現實話語與網絡話語之間。新的網絡/青年文化實踐不僅切斷了與現實/傳統話語之間的共生關係﹐而且也積極地創造著一套陌生的語法系統。這一全新景觀的創造者﹐正是新世紀第二個十年開始湧入網絡空間的90後青年群體。由於缺失前互聯網時代的文化記憶﹐90後青年群體所參與創造的網絡文化與傳統話語邏輯之間曾產生了巨大的裂隙﹐這也使得他們成為年長者眼中的另類人群。同時﹐這一稍顯另類的文化訴求﹐卻通過網絡技術的媒介賦權逐漸從非主流走向主流﹐深刻地解構著當下中國的文化景觀。

  90後是真正擁有“互聯網原住民”身份的人群﹐他們的文化認知及實踐大都來自網絡而非現實場域﹐即由二次元符碼所構築的網絡文化。在網文作品《微微一笑很傾城》中﹐主人公擁有在網絡遊戲的虛擬世界和現實生活之間隨意穿梭的技能。女主角貝微微是現實生活裡的校花兼學霸﹐在網游世界中是少見的女性高手“蘆葦微微”﹔男主角肖奈在現實中是眾多女生心中的白馬王子﹐在遊戲世界裡是排行第一的高手“一笑奈何”。作品中主要人物的設定﹐與他們在遊戲世界中的表現緊密相連。或者說﹐文本內部的“現實”世界是遊戲世界的延伸。這種文化表達﹐宣告了一種全新文藝形態的形成﹕這種敘事並非基於現實生成﹐而是在二次元文化的基礎上產生的倒影。如果說曾經的網絡文學實踐及其二次元敘事特徵相較于現實世界是海市蜃樓的話﹐那麼由“網生代”所參與創造的文化景觀﹐則是海市蜃樓的倒影──而這一加裝了雙重濾鏡的文化表達﹐注定了它與現實世界之間的維度斷裂。

  新世紀的第二個十年開始後﹐“網生代”青年真正掌握了從幻想世界到現實世界的切換按鈕﹐而代表青年審美的“二次元”文化也從“傳送門”中蜂擁而至﹐不斷衝擊著當下的主流審美習慣﹕不論是《爵跡》中將真人轉碼為動畫的技術實踐﹐還是當下流行的“表情包”所構築的基於“二次元”語言的全新語義系統﹐都在反復提醒著我們﹐以“網生代”的文化話語為主體的全新文化格局已然形成。

  無論從何種角度來看﹐“網生代”所建構的全新網絡文化景觀與現實/傳統話語之間的裂隙都是令觀察者沮喪的﹐以至於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年長者(尤以稍微年長的80後群體為最)不惜以簡單粗暴的污名﹐來否認這一全新代際文化的合理性。然而﹐這一令人焦慮的文化現實的存在﹐也在召喚著一種全新的觀察視角﹐以探究其文化動力與現實世界的深層聯繫。網絡本身是影響網絡文化發展的最大變量﹐我們在討論當下青年的網絡文化實踐時﹐不應忽視在網絡空間形成的巨大資源庫﹐以及“網絡原住民”就“地”取材的實踐邏輯。(趙宜)

[責任編輯:劉冰雅]
  •   紀錄片具有其他藝術形式不可比擬的意蘊深度﹐自誕生之日起以真實表現社會擔當﹐也助推社會秩序的消解﹑反思﹑重構﹐成為記錄歷史﹑警戒當下﹑推動社會變革的重要代表。【詳細】

      當萬聖節在年輕一代中成為一種潮流﹐狂歡還是肅穆就成了一個問題。但不管怎樣﹐從更深的層面來說﹐無論“鬼節”如何慶祝﹐其背後真正寄託的﹐都是對逝去親人的思念。【詳細】

  •   進入新時代﹐國際國內形勢發生廣泛而深刻的變化﹐改革發展面臨著新形勢新任務新挑戰﹐我們要抓住機遇﹑迎接挑戰﹐關鍵在於高舉新時代改革開放旗幟﹐繼續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擴大開放。【詳細】

      2018年﹐恰逢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40年輝煌成就昭示著改革開放是決定當代中國命運的關鍵抉擇﹐是當代中國發展進步的活力之源。【詳細】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