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拆廣告牌﹕寧要亂作為不要蝸牛獎﹖

2018-07-07 14:27 來源﹕光明網 光明網評論員
2018-07-07 14:27:05來源﹕光明網作者﹕光明網評論員責任編輯﹕劉冰雅

  【閱讀提示】怕領蝸牛獎 江蘇泰興突擊拆除三百多塊戶外廣告牌強拆廣告牌﹕寧要亂作為不要蝸牛獎﹖

  光明網評論員﹕在被上級部門督察後﹐江蘇泰興市擔心被指責“不作為”而領到“蝸牛獎”﹐在兩個多月的時間裡﹐拆除高速公路沿線300多塊俗稱“高炮”的戶外廣告牌。“拆違”速度之快﹐讓當地政府遭受“違法強拆”的質疑。近日﹐當地多名廣告業主向媒體反映稱﹐他們建設廣告牌之初﹐已獲政府部門審批﹐此時卻被認定為違法建築﹐實在不能理解。

  “蝸牛獎”是2016年初泰州市為專治官員不作為而設立的一個“獎項”。地方政府和官員想必沒有願意“獲此殊榮”的﹐但是﹐如果為了避免不作為而滑向亂作為﹐則無疑走向了另一個極端。而這次泰興市對戶外廣告的強拆行動﹐就難逃亂作為之嫌。從媒體的報道看﹐當地這場強拆行動﹐存在諸多疑點﹕

  按照行政強制法的規定﹐對違法建築應由行政機關予以公告﹐限期拆除。當事人在法定期限內不申請行政復議或提起行政訴訟﹐又不拆除的﹐方可依法強拆。然而﹐在行政訴訟結果還沒出來前﹐當地就對相關廣告牌進行了強拆。那麼﹐此舉是否有違行政強制法的規定﹖

  據當地“五項行動”小組辦公室聯絡員稱﹐為了落實江蘇省的相關整治方案﹐泰州市出臺工作方案﹐要求“三年任務一年完成”﹐到2018年6月底﹐全面拆除高速公路沿線違法建設的高炮廣告。“三年任務一年完成”﹐如果完全是依法依規處理﹐倒也未嘗不可。可如果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提前完成﹐甚至不惜以違法的方式來完成﹐是否有些過頭了﹖

  針對部分拿到審批的合法廣告牌仍被拆除﹐當地回應稱﹐根據相關規定﹐廣告經營必須經過縣級以上政府審批。而目前部分廣告主取得的證照是由鄉鎮政府頒發的﹐因此﹐被縣政府認定是違法廣告。這個規定可能沒問題﹐但既然鎮政府的審批不具有法定效力﹐那此前有沒有進行過糾正﹖相關政策有無向廣告主充分告知﹖畢竟﹐鎮政府的審批權力無論是否有效﹐都屬於政府行為的一部分﹐而當權力系統內部出現銜接問題時﹐由此帶來的損失是否應由政府來買單﹖

  另﹐在廣告牌拆除行動引發糾紛並遭遇投訴舉報後﹐泰州市效能辦再次對泰興進行督查﹐並指出是“亂作為”。但即便如此﹐相關工作人員稱﹐當地仍“頂住壓力”﹐以“五項行動”小組的名義﹐對廣告牌進行了強拆。已經被上級部門定性為“亂作為”﹐卻仍“頂住壓力”繼續﹐這是否只說明﹕在當地相關部門心中﹐比起拿不作為的“蝸牛獎”﹐“亂作為”是可以被容忍的﹖

  對於業主已提起行政訴訟﹐廣告牌卻仍遭強制拆除一事﹐當地“五項行動”小組辦公室解釋﹐拆除違法廣告牌的主體是鄉鎮一級政府﹐“五項行動”小組辦公室祗是協調機構。然而﹐有鎮長卻明確表示﹐鄉鎮一級政府不是拆除廣告牌的主體﹐他們祗是接受“五項行動”小組的委託完成拆除任務。廣告牌拆了﹐遭遇訴訟了﹐卻連拆除主體都不明確﹐這恐怕為拆除行動的合法性之疑再添註腳。另外﹐在下達強拆指令時﹐“五項行動”小組辦公室似乎有絕對的權力﹐可面臨擔責時﹐又強調自己祗是“協調機構”﹐權責如此不確定﹐支撐“任性”拆除的底氣何來﹖

  一場戶外廣告的拆除行動﹐居然面臨如此多的疑問﹐當地有關方面不能僅僅拿著“違建”的單方面理由來應對一切。對於相關權益糾紛必須盡快作出正面回應﹐至於拆除行動是否構成違法﹐上級部門恐怕也有必要來個合法性審查。跳出個案看﹐原本避免“不作為”的行動卻跳進了“亂作為”的漩渦﹐此一現象所映射出的公權力行使的彈性空間﹐應當有更多系統性﹑制度性的反思。要麼“不作為”﹐要麼“亂作為”﹐政府行為不該祗有這樣的“二選一”選項。

  (轉載請註明來源“光明網”﹐作者“光明網評論員”)

  【上一篇】轉款錯誤自行解決有違現代法治原則強拆廣告牌﹕寧要亂作為不要蝸牛獎﹖

強拆廣告牌﹕寧要亂作為不要蝸牛獎﹖
[責任編輯:劉冰雅]

[值班總編推薦] 40多萬天價賬單上的輿論味道

[值班總編推薦] 習近平﹕加強領導科學統籌狠抓落 ...

[值班總編推薦]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