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衛生室設“最低消費”﹐人命大事不能簡單處罰

2018-08-08 16:09 來源﹕光明網-時評頻道 
2018-08-08 16:09:15來源﹕光明網-時評頻道作者﹕責任編輯﹕王營

  作者﹕沈彬

  在飯店的最低消費屢屢被亮起黃牌的當下﹐居然還有衛生醫療機構公開要求最低消費。有貴州網友反映﹐畢節市納雍縣人民醫院附近一衛生室玻璃門上﹐掛有“打針輸液請進60元起”字樣的貼紙﹐因涉及強制“最低消費”引起熱議。納雍縣發展和改革局價格舉報中心﹑縣市場監督管理對媒體回應稱﹐經核查﹐“最低消費”行為屬實﹐涉事衛生室是非營利性機構﹐此舉也已違反《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相關規定﹐將對其進一步調查處理。

衛生室設“最低消費”﹐人命大事不能簡單處罰

  雖然說職能部門對此有個說法﹐但是醫療機構設置“最低消費”這麼匪夷所思的事﹐卻最後只用《消法》來懲罰﹐恐怕過於簡單。看病不該是消費﹐治病更不該是做買賣﹐醫生職業道德應該遠高於普通的買賣倫理﹐但是﹐納雍縣的這間衛生室卻連這些底線都沒有守住。

  眾所周知﹐醫療行為從來不是一個典型的消費市場﹐它的供求關係不是由買賣雙方及價格決定的。開什麼藥﹐動什麼手術﹐做什麼檢查﹐本質上不是由“消費者”決定的﹐而是由醫生根據病情來決定的﹐也正是因為醫師主導著治療過程﹐接受著病患的生命之托﹐所以才需要承擔更大的道義責任﹐遠不該是止于《消法》的公平買賣﹑不設霸王條款等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執業醫師法》規定醫生的法定責任之一便是“盡職盡責為患者服務”﹔《醫療機構管理監督條例》更明確﹕醫療機構以救死扶傷﹐防病治病﹐為公民的健康服務為宗旨。

  希波克拉底的醫生誓言傳誦千古﹐“無論至於何處﹐遇男或女﹐貴人及奴婢﹐我之唯一目的﹐為病家謀幸福﹐並檢點吾身﹐不做各種害人及惡劣行為。”行醫從來就不是一門純粹的生意。如果它算是生意﹐醫院還能促銷打折的話﹐是不是割一個盲腸﹐還要搭一個直腸﹖治一個感冒﹐贈送一個內窺鏡檢查﹖想想就讓人不寒而栗。

  嚴肅的醫療倫理被降維成了“買賣倫理”﹐這次納雍縣衛生室堂而皇之公示“打針輸液請進60元起”﹐對於病患意味著什麼﹖打針輸液如果不滿60元﹐是不是還要多打一針﹖多掛一瓶水﹖多買些不該吃的藥﹖病患利益最大化﹐應是整個醫療過程和醫療機構運營的第一法則﹐不容有絲毫動搖。

  對於這次納雍縣基層衛生室搞出的“最低消費”﹐還得深挖病灶﹐查出原因﹐是財政投入不足﹐還是衛生室被承包﹐急于撈快錢變現﹖這件事不能只由市場監管部門﹑物價部門按《消法》處理﹔相反﹐作為業務主管部門的衛計委應當出面﹐做出全面調查﹐追究責任人。

  若醫療機構為了追逐利益﹐濫用藥物﹑濫輸液﹐那這就是人命關天的大事﹐不是什麼消費糾紛。試問﹐當地的醫療環境要混亂到什麼樣的程度﹐才會讓有著牌照的醫療機構公然掛出“最低消費”的幌子﹖這是當地的偶然現象﹐還是冰山一角﹖恐怕都需要進行明確。

  把治病救人的醫療行動﹐放在了“消費者權益保護”的維度下規制﹐本身就是個笑話﹐拿患者健康開的玩笑該被制止深究了。(沈彬)

[責任編輯:王營]
  •   紀錄片具有其他藝術形式不可比擬的意蘊深度﹐自誕生之日起以真實表現社會擔當﹐也助推社會秩序的消解﹑反思﹑重構﹐成為記錄歷史﹑警戒當下﹑推動社會變革的重要代表。【詳細】

      當萬聖節在年輕一代中成為一種潮流﹐狂歡還是肅穆就成了一個問題。但不管怎樣﹐從更深的層面來說﹐無論“鬼節”如何慶祝﹐其背後真正寄託的﹐都是對逝去親人的思念。【詳細】

  •   長征精神的當代啟示﹐主要有以下幾點﹕第一﹐方向和路線是決定一切的﹔第二﹐人活著應當有信仰﹑有精神﹔第三﹐面對艱難困苦﹐要經得起考驗﹔第四﹐革命人永遠是年輕的。【詳細】

      長征不僅是中國革命史上的輝煌篇章﹐也是中華民族的寶貴精神遺產。“偉大的事業﹐從基礎做起。從江西出發時﹐沒有人想到長征要走兩萬五千里。【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