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佘宗明

反腐和“朝陽群眾”的打包解讀

  “朝陽群眾”又成新聞主角了﹐但這次不是出現在警務信息中。中紀委機關報中國紀檢監察報日前刊文稱﹐“朝陽群眾”與“西城大媽”實際上都是維護社會治安﹑打擊各類犯罪的志願者﹐僅2015年﹐“西城大媽”就發現72條涉恐信息﹐而在反腐領域﹐“朝陽群眾”也發揮著重要作用。將反腐跟“朝陽群眾”這一“神秘組織”打包解讀﹐引發不小關注。

  說起“朝陽群眾”﹐很多人會聯想到“世界第五大王牌情報組織──BJCYQZ(北京朝陽群眾)”的段子﹕揆諸現實﹐無論是那些引起社會輿論關注的明星涉毒案件﹐還是許多小到路邊猜瓜子詐騙的治安警情﹐相關案情通報中都穿梭著“朝陽群眾”的身影。北京警方官微@平安北京曾發微博稱﹕朝陽群眾很可愛﹐因為他們嫉惡如仇﹐耳聰目明……不論是案件線索收集還是交通﹑消防﹑治安隱患排查﹐大家都可以來做朝陽群眾。

  儘管在網絡打趣中﹐“朝陽群眾”裹上了許多內涵﹐但其本質屬性仍是“群眾”﹐當他們以積極舉報方式加入到街頭警情防控網絡中時﹐本質上﹐這也是對群防群治模式的拱衛。而將群眾納入到基層安保力量中﹐也能構成對警力輻射圈的某些鞭長難及處的補充。有官方數據顯示﹐去年4月到8月﹐北京市公安局開展了針對性的緝毒專項行動﹐警方共破獲毒品犯罪案件926起﹐而這期間﹐“群眾舉報”的線索多達740條﹐這似乎也印證了“紮根群眾力量大”的道理。

  在此語境下﹐中國紀檢監察報表示反腐也需要“朝陽群眾”﹐也是對以群眾舉報助推反腐的價值認可與現實期待。在此處﹐“朝陽群眾”也溢出了字面上地域範疇的限制﹐而是泛指能夠提供反腐線索的人群。

  反腐需要“朝陽群眾”﹐這絕非祗是虛化的口號﹐而是反腐邁進深水區後攻堅的路徑依賴。毋庸置疑﹐十八大以來﹐中央鐵腕反腐之下﹐“高位打虎﹑低位除蠅”的格局已然成形。但也得看到﹐在當前高壓反腐態勢下﹐不少官員幹部的“四風”乃至貪腐問題穿上“隱身衣”﹐進了“青紗帳”﹐變得更加隱蔽。在此背景下﹐要提昇反腐嗅覺的敏感度﹐光依靠各級紀檢監察機關不夠﹐還需靠廣大群眾。作為浸入到“老虎”“蒼蠅”周圍的監督員﹐群眾對其可能涉腐的蛛絲馬跡也能察覺得更及時。

  反腐需要“朝陽群眾”﹐也是基於保障群眾監督權﹑參與權的公共治理理性。反腐既需要以大案要案信息公開﹐去提振群眾參與反腐的信心﹐也需要發動群眾監督參與。現實中﹐群眾舉報在紀檢監察﹑審計等反腐戰線上都發揮了不小作用﹐像河南省檢察院方面曾透露﹐全省檢察機關查辦職務犯罪案件40%以上來源於群眾舉報。而中紀委在拓展群眾監督渠道上也動作頻出﹐如在官網客戶端推出“反‘四風’一鍵通”﹐接受匿名舉報等。

  但眼下﹐囿于被打擊報復的風險﹐社會那種自發的強效的監督氛圍仍未建立﹐這需要對“朝陽群眾”精神的推崇──“朝陽群眾”往往是不平則鳴﹐其舉報也是基於正義感下的積極作為﹐而非祗是自身利益受損時的被動行為。它更需要對保護證人﹑舉報人制度的盡快完善。

  反腐需要“朝陽群眾”﹐最根本的動因﹐還是群眾也需要反腐。這二者其實有著互為因果的邏輯鏈。群眾是腐敗的最大受害者﹐也是反腐的受益者﹐這也為他們參與反腐注入了動力源。說到底﹐反腐也應是對群眾利益不被反腐侵蝕的訴求的呼應﹐因而﹐反腐既需要增強現實指向性﹐重視“侵害群眾利益”的優先打擊向度﹐也要更多地以“利益相關者”教育動員﹐發動群眾舉報。也祗有在充分保障群眾權利中將反腐導向“全民共與”境地﹐群眾才能被“朝陽群眾”附體﹐為反腐鋪上密織的“地網”。(佘宗明)

[責任編輯:劉冰雅]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