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佘宗明

粗糙的真相﹐跳不出質疑釋疑“內循環”

  在調查了逾兩個月後﹐“6‧20”南京寶馬肇事案迎來新進展﹕9月6日晚﹐南京市公安局交管局通過其官微通報案件後續情況﹐通報稱﹐犯罪嫌疑人王季進作案時患急性短暫性精神障礙﹐有限制刑事責任能力。這引發輿論嘩然。據《現代快報》報道﹐有受害者家屬表示﹐對此鑒定結果並不認可﹐或申請重新鑒定。

  因為視頻呈現下的極具衝擊力的車禍現場畫面﹐媒體警方兩種口徑下信息發佈的反轉﹐“寶馬”加載的“有背景”身份想象﹐還有肇事司機棄車逃逸等情節﹐南京這起寶馬肇事案甫一發生﹐就從極端交通事故演變成了公共輿論事件。事發後﹐“酒駕”說﹑“毒駕”說﹑“頂包”說等﹐紛紛藉著揭內幕形式冒出﹐在輿論湖面激起一灘質疑波瀾﹔而當地警方拋出的“並沒有出現狂奔現象”說法﹐因“狂奔”詞眼本就沒有明晰界定﹐與民眾對現場車速的觀感相悖﹐最後還被195.2km/h的車速認定“打臉”﹐也讓社會質疑濃度達到峰值。

  在此背景下﹐當地警方通報肇事司機患有精神疾病﹐似乎跟公眾腦補出的故事發酵“第二季”契合﹐與黑幕論形成了邏輯閉環﹕首先﹐“急性短暫性精神障礙”這一醫學專業術語造成的認知隔閡﹐就容易給人以忽悠的感性判斷﹔其次﹐很多人雖對精神疾病類型化特徵並不瞭解﹐但也有著“精神疾病會影響定罪量刑”的粗略認知﹐有專家也表示﹐被鑒定為患有急性短暫性精神障礙﹐儘管跟屬於不負刑責階段的﹑完全喪失辨認和控制能力的精神病人不同﹐但面臨刑罰時量刑或減輕從輕。

  這麼慘烈的車禍﹐這麼“奇葩”的結果﹐當地警方給出的嫌疑人病情通報﹐自然引髮網上一邊倒式質疑﹕有人已將其視作“我爸是李剛”的Max翻版﹐也有人表示“怎樣才能患上這種病﹖在線等﹐急﹗”“猜不中開頭﹐猜中了結尾”……雖說在事故發生後﹐就有網民覺得﹐“敢在鬧市區車速飆到195.2公里/小時(撞擊動能強過火箭筒)﹐這不有病嗎”﹐但此處“有病”的語義更接近“病得不輕藥別停”的戲謔嘲諷﹐而非生理性病征。

  應該說﹐這層累的質疑聲波﹐也是“民眾臆斷先行─官方被動回應”造成的信息隔膜的疊加效應。這起寶馬肇事案﹐因摻雜了階層撕裂下的某些複雜社會情緒﹐本就容易成為質疑聲“集散地”。若當地有關方面在這場輿情危機面前﹐能有條不紊地及時回應質疑﹐拿捏好澄清的分寸﹐講求傳播的時﹑效﹑度﹐或許能將廣大網民的慣性疑慮打消。不得不說﹐當地警方短時間內頻密發佈案件信息﹐回應可謂積極﹐但遺憾的是﹐無論是稍顯簡單的單聲道闢謠﹐還是“未狂奔”式的貿然表態﹐都難以服眾﹐也未達到自媒體時代“有圖有真相(證據材料﹑證明過程)”的取信門檻。

  拿這次通報而言﹐就像涉事家屬一樣﹐很多人也生出同樣的疑竇﹕關於嫌疑人作案時的精神狀態﹐究竟是怎麼鑒定出來的﹖在調查階段﹐當地警方又做了哪些工作﹖但這些並未得以詳細說明。平心而論﹐肇事者有精神疾病﹐未嘗沒這可能﹐這也能構成對其精神狂躁﹑自傷等反常行為相對自洽的解釋。但即便如此﹐涉事警方也應盡可能公佈更多警務信息﹐以佐證結論﹐一筆帶過的說明顯然跟反響激烈的輿情間無法緊密縫合。

  說到底﹐時下人們對真相的渴求﹐早已超出了“點和線”的低階要求﹐他們要的是真相的“面”。粗糙而不全面的真相公開﹐注定跳不出質疑釋疑“內循環”。在此也希望﹐當地警方能以更“精細”的信息﹐化解公眾集結在真相追問上的公平焦慮感。(佘宗明)

[責任編輯:劉冰雅]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