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佘宗明

《天下無“醫鬧”》開拍了﹖

  前不久電影《滾蛋吧﹗腫瘤君》熱映﹐裡面有個情節挺有意思﹕病人熊頓在醫院溜達﹐碰到幾個扛著大包小包者見人即問“梁醫生在哪”﹐認定人家是醫鬧﹐護“草”心切﹐拉著愛慕已久的梁醫生躲了起來﹐到頭來卻成誤會一場──人家祗是想托其轉交善款。

  劇情很和諧﹐可從聞醫鬧變色﹐到聞到“來者不善”氣味就本能覺得是醫鬧﹐醫鬧的殺傷力倒也可見一斑。說到醫鬧﹐很多人腦中出現的情景大概就是﹕醫院前拉著“庸醫害命”的橫幅﹐擺靈堂﹑撒冥幣﹑扔磚頭。以鬧為職業﹐也決定了﹐它跟碰瓷專業戶堪稱差評率百分百的兩個孿生行業。

  不過據說現在職業醫鬧這行也不景氣了。有報道就說﹐在山東濟南﹐“醫鬧”熟面孔近乎絕跡﹐有些職業“醫鬧”還改行開起了急救轉送車。原來專職給醫生找茬﹐如今相當於給醫生送病人﹐這轉行跨度也挺大的。看到這消息﹐估計那些嚷著“卿本佳人﹐奈何做職業醫鬧”的人會倍感欣慰。

  但這未必是“鬧海無邊﹐回頭是岸”的良心發現﹐而是伴隨著成本收益維度的考量。以往有媒體曾揭秘“醫鬧生意經”﹕設眼線潛伏醫院﹑策劃鬧事﹐鬧事時扮親戚裝圍觀﹑該起哄時就起哄﹐鬧完後訛“巨款”要“分成”……其主要謀生技巧就是﹕盯﹑堵﹑鬧﹑裝﹑訛﹐套用那個流行句式就是﹕不想做無賴的演員不是好醫鬧。可而今﹐幹這行風險堆高﹕去年4月最高法﹑公安部等五部門聯合發佈意見打擊涉醫違法犯罪﹐矛頭對准醫鬧﹐如今醫鬧又入刑了﹐再鬧鬧﹐沒準就祗有唱“鐵窗淚”的份了。想到這光景﹐不知很多資深醫鬧會否學著《天下無賊》裡黎叔說“人心散了﹐隊伍不好帶了”的頹然語氣﹐來一句﹕“代價重了﹐醫鬧不好鬧了”。

  醫鬧迎來了“職業的黃昏”﹐似乎也佐證了法律的震懾力。照這景象﹐估計又有人憧憬起“天下無醫鬧”的曼妙圖景了。但憧憬有時也祗是憧憬﹐《天下無賊》拍的不還是有賊嗎﹖職業醫鬧是寄生在醫患糾紛肌體上的﹐打擊醫鬧確實能壓制過激行為﹐將醫患間的矛盾導向溫和路徑﹐讓好多人熄了“大鬧大解決”的小心思﹐但如果祗是治得了“鬧”治不住“矛盾”﹐那些“鬧”會不會以更激烈方式還魂﹐恐怕還是個問題。

  病在骨髓﹐只在腠理上下工夫不行。不找准病源﹐光在下游做些調處工作﹐那些有受害者癔症的患者﹐“不發威﹐你當我是hello kitty”的想法沒準仍擱不下。說白了﹐刑法的“末端”治理﹐治不了醫患糾紛第三方仲裁平臺的缺失﹐也治不了“以藥養醫”醫療體制遺留的痼疾。

  醫鬧們走向了“職業末路”﹐大伙都樂見﹐但要讓醫患關係要臻于“杏林春暖”的境地﹐最妙的藥方﹐大抵還得把“鬧”的需求也一塊給治了。(佘宗明)

[責任編輯:劉冰雅]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