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佘宗明

電商“入駐”工商局何異于瓜下納履

  裁判跟運動員關係融洽﹐是挺正常的事兒﹐可如果二者在臺下你儂我儂﹐甚至“穿一條褲子”﹐則難免讓人元芳附體﹐來一句“大人﹐此中定有蹊蹺”。日前電商京東就因此深陷輿論漩渦﹐而拉開其輿情危機序幕的﹐是“職業打假第一人”王海在微博上的實名舉報。

  王海爆料稱﹐京東職員冒充工商局公務員在工商局辦公處理消費者舉報投訴﹐同時貼出大量證據稱“北京工商局開發區分局消保科科長王某峰在京東商城購物免單”。京東也由此陷入“行賄門”。京東方面對此回應稱﹐京東確實有聯絡員進入分局工作場所﹐但職責祗是配合分局解決消費投訴﹔針對科長“零元購物”舉報﹐會積極配合調查。

  都說“瓜田不納履﹐李下不整冠”﹐可京東“派員入駐”工商部門﹐卻多少有些不避嫌﹕依照公眾想象﹐工商部門主責監管﹐電商平臺則屬於被監管對象﹐兩者之間本該有著明晰界限﹐而不可在應有角色交叉外產生“不能說”的勾連。

  就這點﹐京東官方和涉事工商局給出的解釋默契十足﹕承認有“一起辦公”﹐但表示這是為了讓聯絡員配合分局解決消費投訴﹐而非直接參與處理過程。聽上去﹐這不乏道理﹕如今針對電商服務的投訴﹐並非每起案子都要進行行政處罰﹐很多還是以調解為主。在此語境下﹐慮及投訴調解需要經營者與消費者共同參與﹐減少對接環節﹐縮短調解周期﹐似乎確實有助於建立快速處理投訴的機制。

  問題是﹐實現緊密銜接式協作﹐就需要同處一堂嗎﹖要知道﹐現在信息技術發達﹐其實已解決了“遠程溝通成本”問題﹐許多事務對接也突破了空間限制。在此語境中﹐兩者處在同個屋檐下﹐勢必惹來“過從甚密”的猜疑。畢竟﹐物理空間層面的隔離﹐也是規避“密室操作”想象的起碼前提。挨得太近﹐“低頭不見抬頭見”的人情因素﹐也免不了會影響工商部門作為“裁判”居中決斷的中立性﹐甚至出現“人情執法”。

  事實上﹐即便設聯絡員的形式更具效率﹐那也應該確保公平對待﹐在對“電商入駐協助制”論證後﹐讓互為競爭關係的電商平臺與消費者權益代表共同進駐服務“超市”﹐並將相關信息充分公開﹐這樣也能實現某種在場監督。就算京東投訴量佔比較高﹐那也不應由其獨享“近水樓臺”之機﹐要提昇企業內部對投訴響應速度的﹐也不止京東一方。

  眼下很多人就擔心﹐相關工商局與電商員工“合署辦公”﹐會讓利益勾兌盡得地緣上的便利。比如﹐舉報投訴信息會否遭非法洩密﹐“秦香蓮舉報信落到陳世美手中”﹔比如﹐某些不利於京東的投訴﹐會不會遭遇不公處理……這些尚待查究﹐若它屬實﹐那對消費者維權的信心無疑是不小的挫傷。

  而工商系統裡直接分管投訴事宜的涉事科長﹐竟能拿到“零元購物”﹐也難免被認為坐實了很多人的判斷。當下該科長那抵價7萬多元商品的優惠券﹑禮品卡﹐究竟從何而來﹐亟需紀委﹑司法機關等介入調查。此前中紀委已開展會員卡﹑禮品卡專項清退活動﹐若其收受禮品卡情況屬實﹐則涉嫌頂風違紀乃至受賄。

  如今網購投訴維權越來越多﹐市場執法理應恪守公允立場﹐這種立場嵌入政商關係維度下闡釋﹐也就是要政與商“各就其位”﹑不越本分﹐這也包括﹐兩者行為邊界在“上班地點”這類細節性問題上也有明晰切割。就此看﹐掘出這起“行賄門”真相﹐本質上也是對政商關係倫理的再打量。(佘宗明)

[責任編輯:陳城]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