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佘宗明

盲人﹐何以成了我們社會的“感知盲點”

  對盲人的概念﹐我們並不陌生﹕顧“盲”思義﹐他們是俗稱的“瞎子”﹐他們的視界是“漆黑一片”的﹐他們總會戴著墨鏡拄著拐杖。聯想能力稍豐富的﹐還會想到按摩﹑乞討或民間音樂家阿炳等。那你知道中國有多少盲人嗎﹖你認為盲人能從事什麼職業﹖你覺得盲人如何滿足精神追求﹖……“不清楚”﹐恐怕會成為擺在我們面前的標準答案。

  那真相究竟怎樣﹐還需讓事實發聲。騰訊新聞近日做了個“假如給我三天黑暗”的社會實驗﹐讓健全人蒙眼體驗盲人生活72小時﹐對盲人境遇來了個“事實呈現”﹕他們出行有盲道﹐但盲道經常變“忙道”﹐電線杆﹑樹池﹑廣告燈箱等頻繁出沒﹔他們去醫院看病﹐沒有特殊通道待遇﹔他們要買東西向人求助﹐很多人會熱心幫忙﹐但過馬路時幾乎無人伸援手﹔他們找工作時會各種被拒﹐相親時也被完全被否﹐這些都是因為盲……

  http://v.qq.com/cover/q/qlulszrrym7dtie.html

  這是鏡頭所能觸及的現實之一斑﹕當健全人“失明”後﹐他們生活的軌跡會大相徑庭﹐出行﹑婚戀﹑就業和基本社交空間都會變得狹小局促﹐這種局促是我們無以名狀的疼痛──他們會遭逢磕磕碰碰﹐更會遇到常態化的被忽略﹐而這種未知的磕碰風險與習慣性地遭忽略﹐構成了其生活基本面中確定性與不確定性的起源。

  對盲人們而言﹐磕碰或許是其身體缺陷的伴生物﹕按照我們將殘疾人歸為弱勢群體的歸類邏輯﹐盲人無疑是“弱者中的弱者”。對光明的欲求是人最基礎的本能﹐故眼是心靈窗戶﹐更是連接自己與社會的視覺通道。但這扇窗戶﹑這處通道﹐對於盲人們是關閉的。“上帝在他們眼前遮住了帘﹐忘了掀開”﹐他們祗能通過眼睛以外的感官去感受外界﹐這也令他們的“信號感知─反饋”系統“開機”時間往往更長﹐磕碰也在所難免。

  而比磕碰更難以承受的﹐是他們社會存在感的微弱﹐是他們遭遇的歧視和無視。據瞭解﹐我國目前有世界上最多的盲人﹐根據全國殘疾調查結果﹐到2014年我國盲人數量為661萬﹐還有數以千萬計的視力殘疾人。但時至今日﹐他們卻很大程度上成了整個社會的“感知盲點”﹐這不僅僅是指人們對其人數的瞭解﹐更是指個人認知和社會制度導向層面對盲人的關注度和關懷傾注度仍很匱乏。這也導致﹐盲人的生活如同寫過《推拿》的小說家畢飛宇說的﹐“類似于因特網裡頭的人生﹐在健全人需要的時候﹐一個點擊﹐盲人變具體起來了﹔健全人一關機﹐盲人就自然而然地走進了虛擬空間。總之﹐盲人既在﹐又不在”。

  倒不完全是因為人們漠然。生物學中提到﹐人腦中先天存在著鏡像神經元﹐它會促使人們會被自動激發在相同的情感性大腦回路中﹐去感受他人的痛苦。而我們對盲人﹐確實也不乏發于生理本能和人性的悲憫﹐也常肯幫“盲”。但因我們很少長時間地感受失去光明之痛﹐對其處境其實也缺乏設身處地的代入感﹐所以悲憫也處在較淺表層次。

  很多時候﹐我們幫“盲”﹐都止于特殊節點上的應景關懷﹐止于對求助的被動回應﹐而很少主動伸手援助或做志願服務﹐很少涵養遇到盲人後為其提醒障礙﹑及時除險的習慣﹐也很少形成做他們的“眼”的集體自覺。甚至在許多人心裡﹐盲人低健全人一等﹐不值得關心。

  正因如此﹐很多盲人也會在卑微感下﹐把社交縮至“同病相憐”的圈層內﹐社會對其視而不見﹐他們索性也不讓公眾看見。而三天的盲人體驗﹐就是在引導我們跳出固有的“俯視”思維﹐跳出自己反觀自己﹐用另一種眼光看多元事實﹐感受事實溫度。這是對事實的換位追尋﹐也是騰訊新聞對其事實派理念的執念。

  在關愛盲人方面﹐制度上﹐儘管近年來以殘聯為主責單位的政府部門出臺了很多法規﹐盲道與盲人“紅綠燈”等無障礙設施在漸趨完備﹐盲人參加高考也已成現實﹐但盲人滑向社會學意義上的“畸零人(即多餘者)”的風險仍然高企。無論是殘疾人權益保障相關法規中對保障盲道等暢通的權屬單位界定不明﹐對監管問責標準的含糊﹐還是對去歧視就業環境的呵護乏力﹐都掣肘著對其境況的改善。

  事實上﹐在社會已過了文明價值啟蒙階段的當下﹐對盲人的關懷﹐也應該遵從某些方法論。此處的“方法論”﹐不單指技術層面的﹐更有觀念維度的。比如說﹐要關懷有“度”﹐很多盲人內心有著“AB面”──既希望得到幫助﹐又害怕被幫助﹐原因就是有些人的幫助是基於可憐﹐是突出其生理弱勢﹐而非對等尊重﹐這本質上就是逆向歧視。其實盲人更需要的是“平視”關愛﹐而不是“俯視”給予﹐是將盲人的世界還給盲人﹐是應有的權利被充分保障。所以關懷的著力點﹐也應是融合而非隔離﹐不是將他們釘在“特殊”的展示臺上﹐是讓其回到主流的社會教育﹑工作體系。

  說到底﹐盲人不應成為我們社會的“感知盲點”﹐從族群認同角度看﹐盲人是“我們”而非“他們”。我們也應盡早拆除橫亙在其“黑色視界”和外部世界的人心和制度圍牆﹐也唯有如此﹐才能避免墮入人文溫匱乏的“盲態”。(佘宗明)

[責任編輯:劉冰雅]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