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佘宗明

“好聲音”易主﹐IP價值﹕怪我咯﹖

  這幾天﹐國內綜藝圈最熱門的PK﹐大概就是“中國好聲音”版權之爭。繼今年初丟掉“好聲音”模式版權後﹐前四季中國好聲音的製作方燦星公司在新一季試圖用“2016中國好聲音”名稱打擦邊球﹐但遭買下好聲音版權的唐德影視起訴。二者也進入了版權爭奪的拉鋸戰。

  “好聲音”易主﹐IP價值﹕怪我咯﹖

  而今﹐“中國好聲音”第五季和“2016中國好聲音”頭銜似乎都難保。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日前就此案做出訴前保全裁定﹐責令燦星立即停止使用包含“中國好聲音”﹑“The Voice of China”字樣的節目名稱和相關注冊商標。

  中國好聲音是國內首屈一指的音樂選秀節目﹐其版權之爭被導入法律程序後﹐如今迎來了對案件走向頗具預示性的裁定﹐且還是由全國首家知識產權審判專業機構──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做出的﹐想不引發廣泛的輿論反響都難。現在好多人就在問﹕燦星版“好聲音”是不是要成絕響了﹖

  無論如何﹐對剛開啟首場錄製﹑擬在7月份推出的“2016中國好聲音”而言﹐這是挺要命的一擊。若無法拿“好聲音”的概念包裝﹐那燦星方面大量的前期“借殼”宣傳推廣投入﹐也就成了沉沒成本﹐而其後期名稱切換的衍生成本也難以預估。畢竟﹐“好聲音”的高辨識度﹐能幫其在獲客層面省掉不少工夫。正因如此﹐燦星方面才頗不甘心﹐表示會提出行政復議﹐不會改名。

  但就眼下看﹐留給其的轉圜空間其實並不大。“法者所以興功懼暴也﹐律者所以定分止爭也”﹐這起版權糾紛在法律上獲得“蓋棺定論”﹐並不難。儘管號稱“自主研發”的“2016中國好聲音”﹐在原來好聲音基礎上做了些調整﹐如對“V”形LOGO做了改動﹑轉椅改成戰車等﹐可其仍在強調與原來版權節目的關係﹐著作權意義上的“製作寶典”也未跟中國好聲音實現妥善切割。

  “好聲音”易主﹐可能有些人沒法接受﹐像微博上就有人說是“養母養大的Baby被生母轉手賣給他人”。可這煽情化擬喻﹐模糊不了“好聲音”版權之爭裡的法律問題和利益關係。

  在法律和現實面前﹐版權就是版權﹐市場就是市場﹐不理順這些關係﹐搞泛道德化的單方指控並不道德。在唐德已花大價錢買下好聲音版權的情況下﹐燦星再去蹭“好聲音”名頭﹐也是對前者的權益損害。用北京知識產權法院的說法就是﹕“2016中國好聲音”若播出﹐諸多環節都有可能構成對唐德公司經授權所獲的獨佔許可使用權的侵犯﹐可能會顯著增加唐德公司的維權成本和維權難度﹐甚至難以在授權期限內正常行使權利。

  事實上﹐在法治社會﹐講究的就是契約正義和權利公平。版權購買﹐是市場行為﹐也會遵循“公平競爭”“價高者得”等市場本位的法則。在版權引進模式下﹐版權合同到期後續約沒達成協議後出現版權轉手的現象﹐也再正常不過。而出高價獲得了版權﹐別人就不應再“鳩佔鵲巢”。

  好聲音作為現象級的綜藝大IP﹐在節目大賣後﹐據說“模式費”等版權購買費用大漲。這聽上去有抬價之虞﹐可也符合市場自發秩序﹐它本質上也是版權進入完全競爭市場環境後的估價市場化﹐祗要買賣幾方自願﹐就沒啥問題。

  畢竟﹐版權本就是創造性的智力成果﹐對原版權方來說﹐研發出的哪種模式能火﹐本就有著很多不確定性﹐在有些模式大賣的背後或許也有很多模式是“虧本研發”﹐所以好IP好模式的高市場定價中也有對IP整體研發成本的“代償”。在國外﹐有些節目或文學IP就很值錢﹐動輒賣上億。

  近年來﹐隨著我國知識產權保護體系的漸趨完善﹐國家打擊侵權盜版等專項行動成果漸顯﹐帶動版權環境改善﹐還有資本湧入﹐我國IP價值也日益凸顯。火爆IP的全產業鏈開發收益﹐都會令其版權購買費用高企。

  沒自主產權﹐就必然會處在IP購買﹑版權續約議價的被動位置﹐可能承受被要高價的風險。這對國內文化企業來說﹐無疑是對其打造原創版權﹑優質IP的鞭策。

  而在現有的版權引進模式下﹐尊重版權價值﹐對侵犯版權行為保持敏感﹐包括對版權購買者獨佔許可使用權的尊重﹐以版權意識驅散那些“剽竊合理”的竊書非盜邏輯﹐也該成為社會共識。特別是在法治理念深入人心的背景下﹐知識產權保護﹐必須聚合共識﹐形成反侵權盜版合力。

  也祗有尊重知識產權﹐捍衛契約精神﹐才能更好地激勵智慧性創造。所以在涉版權糾紛案件上﹐發出更多尊重知識產權的“好聲音”﹐是好事。而好聲音陷入“版權門”﹐是知識產權價值漸顯語境下情與法的碰撞﹐也是對人們版權意識的洗禮。(佘宗明)

[責任編輯:胡曉鈺]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