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佘宗明

被騙被傷被擊垮﹐人間慘劇

  魯迅說﹕悲劇就是把最美好的東西毀滅給人看。而有些時候﹐比悲劇更悲的是﹐美好的東西總被毀滅﹐毀滅的路數又總在重復﹐以至於很多人“累覺不信”──不願再相信“美好”﹐以至於善良純真的人也開始學會﹐不憚以最壞的惡意來揣測這個世界。山東准大學生徐玉玉的悲辛遭遇及其鏈式反應﹐就是這重悲劇的直觀呈現。

  據報道﹐家境貧寒的臨沂18歲女孩徐玉玉﹐今年高考被南京郵電大學錄取﹐9月1日報到。但就在即將踏入大學校門之際﹐一通詐騙電話將她擊垮﹕8月19日﹐她接到號稱要給她發放助學金的詐騙電話﹐她信以為真﹐結果被騙走9900元學費。當天傍晚報警返家時她傷心欲絕﹑突然昏厥﹐搶救兩天後心臟驟停離世。此事引發了教育部﹑山東警方等方面的關注。同日臨沂另一名女生也遭電話詐騙﹐家裡湊的6800元學費被騙光﹐受害者為此“欲休學”。

  有些慘劇﹐總能以其戲劇化場景難描的荒誕與悲愴﹐將公眾引入“物傷其類”的涕淚之谷中。對人們來說﹐電話詐騙──親歷的﹑耳聞的﹐都太多太多了﹐電話詐騙引發的損失慘重景象亦不少見。可當電話詐騙跟一個花季少女的含悲而逝有著因果關聯時﹐我們心被刺痛﹐發軔于惻隱﹑嫉惡本能的惋惜和憤怒之情﹐也忍不住噴薄。

  美國哲學家喬治‧桑塔亞納說﹕對於每個個體的命運而言﹐一切冤屈都是深刻的﹑清晰的﹑絕對的。對於寒窗苦讀十餘年﹑背負著改變家境命運期許的徐玉玉﹐被騙走近萬元學費的痛﹐是徹骨的﹑摧殘式的﹐也是很難用“假如生活欺騙了你﹐不要悲傷”“塞翁失馬”之類的治癒系生活哲學去撫平的。

  苛責在悲傷中離世的徐玉玉“心態不好”“閱歷不深”﹐是殘忍和避重就輕的﹕一個公共安全有保障的社會﹐不會讓公民用學防身術的方式抵禦自危感﹔一個善治秩序健全的公共空間﹐也不會逼著人們將防詐騙指南熟記于心﹐不該讓“人善被人騙”的惡規則通行。

  良序社會﹐懂得“不讓孩子看到血腥場面”的善意保護﹐也懂得對善良者溫柔以待。而當一個社會呈現的﹐是“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善良是善良者的墓誌銘”的倒置景象時﹐當一個社會逼得良善者含恨而去﹐還絕望地喊著“咱家都這樣了﹐為什麼還有人來騙我﹗”時﹐這個社會一定是有些地方出了問題。

  徐玉玉命殞詐騙﹐其實有著根植現實的明晰發生邏輯﹕剛剛成年﹑涉世尚淺的准大學生﹐手頭拮據很正常﹐三觀往往也處在“紙上得來”的階段﹐他們不懂騙子“精准詐騙”的套路﹐一次血洗式詐騙﹐也足以令其精神支點坍塌﹔何況徐玉玉的家境捉襟見肘﹐被騙近萬元因此裹上了某種末世之災的底色﹐對壓力末端承受者的她來說﹐這是一場不亞於“天塌下來了”的深重劫難﹐重到可以讓她呼吸維艱﹑喘不過氣﹐至於崩潰。

  在本該最燦爛的年紀﹐卻吞下這個社會的幽暗角落孳生的惡果﹐絕望地含恨而去﹐這不祗是屬於徐玉玉的悲情﹐更是整個社會的悲劇。本質上﹐以死承受了這昂貴的教訓的徐玉玉﹐是在以個體生命為某些社會性治理闕如埋單。

  她的死亡誘因鏈條上﹐有電信詐騙﹐有信息違法購銷鏈條。如果不是助學金等信息被洩露﹐詐騙電話可能也難定向制導。至於電信詐騙﹐早已讓公眾陷入言說疲勞﹐對其溯源﹐就在於通信運營商監管疲軟﹕儘管目前國內有虛擬運營商行業首個“警企合作反通信網絡詐騙合作機制”﹐工信部緊急約談部分實名制落實不到位的虛擬運營商﹐明確提出加強對實體﹑網絡代理渠道的監督管理﹐可現實是﹐170/171號段仍打不死﹐“呼死你”依舊橫行﹐實體運營商將號段租給虛擬運營商後﹐也未充分盡到“清理門戶”的義務。

  這些都被說得太多﹐說多了也就變得很輕﹐可徐玉玉的死﹐卻顯出它的沉重來。

  電話詐騙讓人吐槽無力﹐但徐玉玉事件如今已集聚起公眾對電信網絡詐騙滿滿的嫉惡能量。她的含悲離世﹐就是魏則西式的人間慘劇﹕魏則西在被醫療虛假廣告騙了後曾感慨“人性最大的惡”﹐而徐玉玉或許也對這種惡體味尤深。前者最終也了制度層面亡羊補牢﹐如競價排名監管的制度化﹐而徐玉玉之死又會否激起類似的治理機制變革漣漪﹐但願有肯定的答案。(佘宗明)

[責任編輯:曹藝秋]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