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佘宗明

“坑人成自我挖坑”的輿論制衡規則

  “高校女教師劉伶利患癌遭開除”事件﹐被曝光已逾一周了。對事發高校蘭州交大博文學院的校領導來說﹐這一周或許很漫長﹐度日如年般的漫長。

  因為違法開除劉伶利﹑拒不執行法院判決﹐還有人事處領導放狠話“別跟我哭﹐我見多了”﹐校方付出了沉重代價──學校在官網發致歉信﹐人事處領導被停職﹐院長陳玲等赴劉家當面道歉﹐校方賠償50萬元……但這些贖罪性動作﹐仍難消除公眾的怒火﹐該院院長陳玲被網民“人肉”﹐算是仍在為當初那個冷血的決定“償債”。

  網民“人肉”﹐起于某種自由心證基礎上的自然正義觀﹕“自作孽不可活”﹐雖然校方及有關校領導道了歉﹑撤了決定﹑賠了錢﹐可畢竟那一紙違法的開除決定﹐無異于勒緊了那條掛在劉伶利脖子上的“絕望”的白綾。而今逝者長已矣﹐校方遲來的處理﹐雖是好事﹐可從救急救危的角度講已於事無補﹐而學校聲譽也宛如被折了的紙張﹐皺了就很難再徹底撫平了。更何況﹐校方態度的陡轉﹐明顯是以媒體曝光為拐點的﹐這難免被更多地視作輿情危機應對之舉﹐而非發軔于“良心發現”的悔改動作。

  “挽弓當挽強”﹐公眾的怒火﹐總會自覺地先噴向那些罪責難逃的主事者。涉事學院院長就遭到了網民“揭老底”﹐儘管她在承認校方處理失當之外竭力澄清﹐校方不知劉伶利患癌﹐開除決定是集體拍板﹐可就算患的不是癌症而是其他疾病﹐校方也不能違法將職工開除﹐這是常識。身為開除決定生效的決定者﹑拒不履行法定義務的民辦高校法人代表﹐她也難辭其咎﹐很難將自己從開除患癌教師的責任鏈中摘除。

  事實上﹐她被起底的身份﹑扒出的榮銜﹐在網上太容易檢索出來﹕如她2011年被“2011中國高等教育品牌總評榜”評為“中國會責任教育家”﹐2013年5月在“中國民辦教育家協會成立十周年慶典”暨“全國民辦教育表彰大會”上被評為“感動中國十大民辦教育人物”……

  但眼下還有媒體曝出﹐其博士頭銜及學術身份都存疑﹐而為她頒發榮譽稱號的“中國教育協會”﹑“中國教育改革與發展研究會”﹑“中國民辦教育家協會”等﹐都是民政部公佈的“離岸社團”﹑“山寨社團”。

  本來作為一院之長的陳玲﹐有著“立法委員會委員”稱號﹐還戴著一連串“中國××”的榮譽﹐包括“最具社會責任”“感動中國”之類的道德旌揚﹐可其治下的學院﹐卻做出對患癌女教師“甩包袱”的無德與枉法之事﹐就挺諷刺﹕如果說﹐那些光鮮的榮銜是高高舉起的“銘功”石頭﹐那開除患癌女教師無異于用這些石頭砸自己的腳﹔當初用於鼓掌的巴掌﹐現在全都用在了打臉。

  而被扒出榮譽來自山寨社團﹑博士頭銜可能系捏造﹑其學術著作竟橫跨很多不相關領域等﹐則更是被打臉近乎打腫﹕人若盛名之下其實難副﹐在厚德之名下行背德之事﹐那沽“名”也就是給自己挖坑。就像古代裝孝子﹐私底下卻是“舉孝廉﹐父別居”﹐那難免貽笑世人。“陽光下越是暗色調的東西越顯眼”的反差效應﹐終究是確切存在的。

  實質上﹐在劉伶利事件上﹐有很多自我標榜和真實所為之間的巨大反差﹕本該作為人文精神高地的高校﹐對患病女教師視同“盲腸”急欲切割﹐這是荒誕之一﹔該校自奉“全國十大知名品牌獨立本科院校”﹐其校訓中還有“博衍明德”字眼﹐這是荒誕之二﹔而院長陳玲的光鮮榮譽﹐則為這“名”與“實”兩端早已失衡的的天平﹐再添失衡的砝碼﹐此為荒誕之三。

  本來這些荒唐讓人很難理解﹕儘管那些榮譽都是“溯及既往”而非預見性的評價﹐可本應“為人師表﹐行為世范”﹐戴著“最具社會責任教育家”帽子的校長﹐怎麼就能做出這麼冷血的事來呢﹖而今﹐多數榮譽來自山寨社團﹐算是為這種悖謬提供了邏輯自洽的解釋﹕原來這些榮譽本就挺“水”的﹐其可信度也並不高。很多人起初覺得﹐無責任感之人獲“最具社會責任”的榮銜﹐也是對榮銜的玷污﹐現在覺得﹐這些榮銜興許本就沒多少分量可言﹐也跟涉事獲獎者的德行配一臉。

  而該院院長陳玲被扒出的“黑料”﹐跟開除多名患病教師的行為一起﹐合成了印證這所民辦高校亂象頻出的邏輯閉環。本質上﹐這也是解剖民辦高校辦學亂象的一隻麻雀。

  而對於涉事院長而言﹐“坑人”的做法終成自我挖坑──其行為污點成了被人肉的索引﹐這也遵循了牽引輿論制衡規則的果報論。

  在網絡時代﹐道德評判的顯微鏡﹐早就成了人們的內置瞳孔﹐對公眾人物來說﹐哪怕“惡小而為之”﹐都很難避開輿論指斥的“飛刀”﹔且很多時候﹐你朝一個無辜者扔去一支飛鏢﹐就是將自身搖身變成靶子﹐千萬支質疑乃至唾罵之箭會從四面八方射過來。網民還會“迂迴打法”﹐揪出當事人360°裡的“死角”去窮追不放﹕早前因在車禍現場露笑臉引質疑的“微笑局長”楊達才﹐就被網民扒出名表﹔如今涉事院長因開除患癌教師﹐被扒出榮譽注水﹑學歷或不實﹐都是公眾的圍觀制衡法。

  “出來混遲早要還”﹐這是輿論制衡的常見規律﹐而若混得的還有虛名﹐混時還曾傷害弱者﹐那要還的道德成本必然會更高。(佘宗明)

[責任編輯:曹藝秋]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