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韓浩月

《圓夢巨人》﹕斯皮爾伯格就是片中的“好心眼”

  斯皮爾伯格今年70歲了﹐正當全世界的觀眾猜測他的創作會走向哪裡的時候﹐他頗為意外地為大家帶來了一部童話﹐沒錯兒﹐《圓夢巨人》就是一部貨真價實﹑如假包換的童話電影﹐它親切如老爺爺講故事﹐它頑皮如老爺爺返老還童﹐它的想象力也是老爺爺式的﹐充滿溫情與關懷。

《圓夢巨人》﹕斯皮爾伯格就是片中的“好心眼”

  在斯皮爾伯格的電影譜系裡﹐可以找到《圓夢巨人》的創作起源﹐《E.T.》﹑《人工智能》﹐包括《侏羅紀公園》﹐其實都富有斯皮爾伯格式的夢幻色彩﹐但新作和他此前的“夢主題”電影不一樣﹐《圓夢巨人》沒有對未來的科技想象﹐沒有充滿人文色彩的哀傷﹐也沒有激烈的驚險追逐﹐它完全沉靜下來了﹐那種沉靜﹐是祗有70歲老人才能夠擁有的胸懷。

  斯皮爾伯格的諸多電影都與他的童年夢境有關﹐創作《大白鯊》時﹐他就開始動用童年噩夢帶來的創造力與想象力﹐這部電影甚至讓一些美國人不敢親近海岸﹐可見斯皮爾伯格的夢境還原能力有多強大。

  多像一個老人給孩子講故事經常做的那樣﹐先用一個恐怖的開頭讓孩子們豎起耳朵和汗毛﹐提心弔膽地等待接下來的劇情──《圓夢巨人》一開始是把“好心眼”當作一個巨型惡人來塑造的﹐他擄走了晚上不睡覺的小女孩蘇菲﹐這個情節可以用來嚇唬那些晚上不愛睡覺的孩子﹐窗外有巨人﹐專門抓沒睡著的孩子。觀眾在看到這兒的時候﹐會先入為主地把“好心眼”當成反面人物﹐進而也變得像個孩子一樣﹐開始關注起蘇菲的命運。

  斯皮爾伯格沒有急切地讓“好心眼”的老好人一面暴露出來﹐從開始揚言要把蘇菲吃掉﹐到恐嚇蘇菲不允許她逃出房間﹐再到開始關注這個小小人類的一舉一動﹐“好心眼”的善良本質開始暴露出來。斯皮爾伯格這樣處理情節的用意很明顯﹐在這段故事裡﹐不是“好心眼”推動老人與女孩的關係發生了轉變﹐而是小女孩的勇敢幫自己迎來了機會﹐斯皮爾伯格是在鼓勵女孩們要勇敢﹐在壞的處境裡﹐要勇於表達自己﹐捍衛自己的立場與利益﹐爭取最大的生存空間。

  接下來的故事便順理成章﹐其它更加巨大的惡人﹐開始對這對臨時的“爺孫組合”展開不停的騷擾﹐“爺孫組合”同舟共濟在抵擋外侵的過程中培養的厚實的感情﹐小女孩成功策反“好心眼”﹐向英國女王求助進攻巨人島。這樣的故事並不離奇﹐反而會有一些似曾相識的感覺﹐但在觀看的時候﹐仍然會忍不住微笑﹐因為斯皮爾伯格使用了孩子們最喜愛的三大元素(屎尿屁)中的一個﹐多個情節出現了“噗噗噗”﹐這會讓孩子們笑得前仰後合﹐大人們也會心有靈犀地發笑。

  童話多是兒童視角的﹐但《圓夢巨人》在更多時候卻是老人視角﹐如果說在開頭有一些孩子視角或者觀眾視角的話﹐那麼隨著情節的進展﹐斯皮爾伯格悄悄地敘述口吻變成了自己的﹐很多時候﹐會產生這樣的錯覺﹐“好心眼”就是斯皮爾伯格﹐斯皮爾伯格就是“好心眼”﹐他嚇唬小孩們﹐又帶著小孩玩﹐給小孩製作玩具﹐用美夢守護孩子的睡眠……《圓夢巨人》不會是斯皮爾伯格的經典作品﹐但卻是他獨一無二的電影。

  聯想到最早給他帶來的巨大名聲的《辛德勒的名單》﹐再對比來看《圓夢巨人》﹐會覺得斯皮爾伯格變了﹐他不再關心歷史﹐也不想再用悲劇為自己的創作增加一份厚重。在《戰馬》裡﹐他在尋找和解﹐這部電影因此被批評缺乏力量感﹐但其實斯皮爾伯格在該片中流露的溫情才是最值得關注的。現在﹐斯皮爾伯格把這份溫情帶進了《圓夢巨人》裡﹐並無所顧忌地放大了它﹐作為觀眾﹐盡可以敞開心扉﹐通過電影與這位溫暖的爺爺式的人物盡情擁抱吧。(韓浩月)

[責任編輯:胡曉鈺]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