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韓浩月

羅布泊﹐被城市文明進擊的死亡之地

  驚悚懸疑小說家周德東﹐新近推出了長達百萬字的《禁區左轉90度》的前50萬字﹐這本新書旗幟鮮明地打出了“探險小說”的旗號。在去年初﹐周德東曾連載過一本過百萬字的《羅布泊之咒》﹐《禁區左轉90度》被作者定義為《羅布泊之咒》的正傳。兩本書加在一起﹐周德東擬用200多萬字的篇幅來講述羅布泊。隨著這個題材被新派系文化與騰訊影業簽下﹐準備開發一系列影視劇﹐“羅布泊”將成為闖進影視製作工業的一個引人關注的關鍵詞。

  羅布泊會令你想到什麼﹖關注旅行與探險的人﹐會想到彭加木與余純順﹐關注地理的人會想到“地球之耳”﹑“死亡之海”﹐愛國者會想到毛澤東在那裡試驗的核爆……但進入新世紀之後﹐羅布泊的確成為一個漸行漸遠的地名﹐與之相關的神秘主義﹐也逐漸湮沒在興盛的小資文化與對舒適旅行生活的追求潮流當中。但對許多年屆中年的讀者來說﹐羅布泊象徵著宏大的理想主義﹐對陌生區域的渴望與探索﹐對自身渺小的不羈挑戰。

  寫羅布泊的故事﹐首先作者就要肩負起一個沉重的歷史責任﹐有能力重新打開光鮮明媚的城市之窗﹐再次走進廣袤﹑隱秘﹑危險的羅布泊嗎──哪怕是通過文字的形式﹖可以重啟新一代年輕人對羅布泊的好奇﹐甚至慫恿他們動用新科技手段去嘗試征服羅布泊嗎﹖最重要地是﹐一位作家的文字﹐在面對悠遠﹑沉重的羅布泊時﹐他能夠克服那些總忍不住想要飄起來的情節﹐耐心給大家講一個深邃的故事嗎﹖

  周德東不著急﹐他在慢慢勾勒故事的骨架﹐在用完全當下的﹑現代的﹑甚至是網絡化的語言﹐架起一條城市讀者與羅布泊之間的無形船艦﹐閱讀過程的開始﹐就是運送過程的開始﹐《禁區左轉90度》成為一部閱讀了開頭之後就忍不住好奇想要跟進下去的目光探險﹐作者用獨特的周氏美文的魅力﹐渲染著一個他腦海中那個比真實的羅布泊還要壯觀﹑還要幽冷﹑還要充滿死亡氣息的“文學羅布泊”。

  一個帶有復仇意念的男青年﹐與一行男男女女組成的羅布泊探險隊﹐帶著現今的裝備走進了羅布泊。他們分別有著自己的歷史﹑獨特的情感背景﹑迥異的性格﹐而羅布泊是這伙年輕人充滿刺激的新的“伊甸園”﹐在羅布泊裡﹐友情與愛情﹐團隊與個人﹐過去與現在﹐都開始重新洗牌排列……羅布泊的地下城﹑牽動眾多人命運走向的鸚鵡﹑真人本體與複製人﹐在羅布泊的表面之下﹐是一個陌生的﹑無序的﹑瘋狂的世界﹐但這個世界又不是憑空捏造的﹐它與人性深處的某一處存在勾連﹐這也是為什麼羅布泊題材有著專屬於它的魅力之處﹐因為﹐許多人的內心﹐都藏著一大片自己都無法覺察的荒蕪﹑蒼涼的羅布泊。

  科技的進步與文明的發展﹐在不斷泯滅著人性裡的野蠻﹑嗜血本能。過去在蠻夷地區﹐時有變態殺人案甚至食人事件的發生﹐隨著城市文化的強力蔓延﹐尤其是互聯網文明的無縫入侵﹐如今再偏僻的地方﹐都能時刻感受到全世界的人同時站在一個維度之上。科技與人文的雙管齊下﹐其實是對人類有著閹割功能﹐閹割掉那些不適宜群體生活﹑不適用於未來發展的人性闌尾﹐把每個人都監守于規則之下﹑文明之中。那個沒法見到陽光的人性深井﹐就這樣慢慢地被蓋上了﹐直到有一天﹐人類真的成為頭腦發達﹑四肢無力的棲息動物﹐人性之惡或許才會被真正全面扼殺。

  在這個趨勢下觀看《禁區左轉90度》這部小說﹐可以等同于認為﹐周德東在費力地打開那個被不斷遮掩的人性深井的井蓋﹐讀者可以從書中不同人物身上﹐看到自己的倒影﹐會在閱讀過程裡的某個時刻﹐無意識地感到牙齒打顫﹐那是因為你在干戈﹑小題﹑夏邦邦﹑莉莉婭﹑趙軍等其中的一個人身上﹐發現平時被自己掩藏起來的特質。這部小說無形中具備了“雙魚玉佩”的功能﹐人物跨過紙頁﹐到達讀者的五臟肺腑之內﹐製造出了一個可以被讀者感受到的自我……這很驚悚﹐也很真實。

  過去幾年非常紅火的是同為探險題材的盜墓小說。“盜墓文學”已經形成﹐但“盜墓文化”在遭到了一些影視業人士的質疑。之所以“盜墓文學熱”能夠形成﹐是因為這個系列的作品滿足了讀者內心深處一些無法延續的需求。現在﹐周德東以一人之力開墾著有無限創作可能的“文學羅布泊”﹐他的羅布泊寫作能否像“盜墓文學”那樣形成更大的全民話題﹐還有待跨媒體作品陣容形成之後再次檢驗。但有一點確定無疑﹐國內探險小說走到周德東這裡拐了一個彎﹐他所開創的探險小說寫作新方向﹐將會吸引更多人的關注。(韓浩月)

[責任編輯:胡曉鈺]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