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韓浩月

《長城》成敗筆﹐但一直還會有人期待張藝謀

  一直戴著神秘面紗的張藝謀新片《長城》終於公映﹐對待“張藝謀作品”的輿論反響輪回般地驚人一致。有“逢張藝謀必反”的“死磕派”﹐有一分為二以商業片角度分析看點的“客觀派”﹐當然也有認為張藝謀拍出了一部向好萊塢看齊的“力捧派”。

  張藝謀是國內最為知名的導演之一﹐同時他也是具備複雜身份的公眾人物﹐每每他的新片上映﹐評論總會從電影延展開去﹐變成一場有關包含多重意識的大討論﹐討論的最終走向﹐也總是會脫離電影美學本身﹐成為對“張藝謀符號學”的分析。這是張藝謀難以逃脫要承受的輿論之重。

  張藝謀在竭力去除自己爭取來的﹑或者外界賦予的多重符號﹐在與張偉平鬧分手之後﹐人們看到一個“平凡”的張藝謀﹐而在加盟某網站之後﹐張藝謀等於對外宣告他已經徹底放下符號包袱﹐想要徹徹底底地當一次商人。商人身份或是張藝謀實現自我解圍的一條捷徑。所以他才會違背眾多人對他的期待﹐選擇了小鮮肉當他電影的主演﹐並與馬特‧達蒙等巨星合作﹐試圖用一次商業上的大成功﹐扭轉公眾對他的某種“偏見”。

  但《長城》的推出﹐讓張藝謀的突圍之路再告失敗。一切都歸結于影片的質量。如果沒有《活著》那樣好口碑的電影出現﹐張藝謀注定沒法打一個漂亮的翻身仗。而從張藝謀最近接受採訪時所表達出他對走上國際的強烈渴望來看﹐借商業片打通中國傳統文化與世界電影接壤的通道﹐已成當下他為自己設定的“大目標”﹐或許﹐他已經徹底放下了再拍經典電影的這個沉重包袱﹐而更願意像新生代導演那樣﹐先把錢賺了再說。

          《長城》成敗筆﹐但一直還會有人期待張藝謀

  《長城》邀請了一大批好萊塢班底為影片托底﹐但好萊塢編劇這次只交了一個“行活”﹐並沒有在劇本層面上貢獻讓人信服的優秀文本﹐其他數不勝數的外國電影從業者的名字﹐加在一起也沒有壓制住影片的“張藝謀風格”﹐在《長城》中﹐可以看到張藝謀在《三槍》《滿城盡帶黃金甲》等影片中呈現的熟悉畫面﹐電影最為吸引眼球的﹐仍然是張藝謀式人海戰術﹑體操表演﹐在觀看時或會為場面所撼動﹐但相對於早已見識過諸多好萊塢魔幻巨作的觀眾來說﹐影片並沒有刷新觀感。

  如果降低要求﹐只求在《長城》中看到打怪獸的場面﹐那麼《長城》仍然是值得在影院欣賞的。中國士兵依靠長城防衛怪獸饕餮﹐這是國內商業片當中﹐第一次把長城功用如此直白地表現出來﹐並且﹐打怪獸過程中各種各樣的奇技淫巧﹐也能滿足觀眾的好奇心。“黑火藥”對西方人的吸引﹐暗示著這項偉大發明之于整個民族的榮耀﹐也能滿足一些觀眾的自豪感……《長城》提供的這些﹐儘管套路化﹐但與其他爆米花電影並無二致﹐不考慮故事的邏輯﹐不帶腦子去觀看﹐還是不錯的。

  但如果提高要求﹐特別是用能匹配“張藝謀作品”這個高度的要求來審視《長城》﹐會發現這是一個遍體邏輯漏洞﹑各種莫名其妙的故事﹕磁鐵對饕餮有神奇功用﹐士兵當四處搜羅磁鐵﹐便可輕鬆控制饕餮﹐何苦搭上那麼多人命﹖母獸一死成千上萬的饕餮即化為僵尸﹐這顯然是把饕餮當成了受互聯網或者無線信號控制的機器人。演員祗是在走過場﹐缺乏感情投入。影片提煉出來的“信任”主題﹐在闡述時方法生硬﹐是對故事含義的一種強行拔高……場面如果能打60分的話﹐那麼《長城》的故事最高祗有30分。

  一位好導演﹐曾經拍出過優異的作品﹐但後來卻再也拍不出來了﹐觀眾會因此成為黑粉嗎﹖張藝謀在電影市場的遭遇﹐證實了這一點。隨著時間的推移﹐張藝謀的粉絲越來越少﹐當年鍾愛他的那幫觀眾﹐自《英雄》之後便開始選擇了放棄。要是真愛電影﹑真愛觀眾的話﹐張藝謀應該回到觀眾身邊﹐而不是在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創作之路上越走越遠。

  儘管對張藝謀仍有激烈的批評﹐但相信這些批評者當中﹐還會有數量巨大的觀眾﹐在期待著張藝謀歸來。(韓浩月)

[責任編輯:陳城]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