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王石川

官員念錯字﹐究竟多可怕

  近日﹐北京二中亦莊學校五年級女生張秋實﹐在學習語文教科書裡成語故事“水滴石穿”時發現﹐書中一幅配圖有誤﹕宋朝知縣的官服應為青綠色﹐而不是紫色。她還指出圖中官帽上下垂的帽翅也與歷史不符。為此﹐她給人民教育出版社寫了一封信。人教社小學語文編輯室的工作人員表示﹐如果真的有誤﹐出版社肯定會修改。(《法制晚報》12月29日)

  堂堂人教社﹐居然犯此低級錯誤﹐那些造詣極深的專家是如何把關的﹐難道連小學生都不如﹖相信不少網友一定有此感嘆。的確﹐這樣的錯誤不應該出現﹐尤其不應該出現在教材中﹐一旦以訛傳訛﹐將誤導多少學生﹖

  說到讀錯字﹐我們很容易想到某名校校長把“寸寸河山寸寸金﹐瓜離分裂力誰任﹖杜鵑再拜憂天淚﹐精衛無窮填海心﹗”中的“瓜”讀成了“瓜”﹐還有某大學校長將“泱泱大學止至善﹐巍巍黌宮立東南”中的“黌”讀成“皇”。

  同樣離譜的也許是官員讀錯字。在錯字陣容中﹐有露出破腚(破綻)的﹐有位臨(蒞臨)指導的﹐也有露出禹齒(齲齒)的﹐還有把“覃先生”讀成“譚先生”的……每一個錯字都那麼好笑﹐讓人忍俊不禁之餘陡升悲涼。比如有網友說﹐連這些幾乎最常見的字都不認識﹐能施好政嗎﹖

  在古代也有別字官員。唐朝宰相李林甫有“弄獐宰相”之稱﹐原因是他把“弄璋”寫成了“弄獐”﹔唐朝有個名叫唐蕭炅的戶部侍郎﹐把“伏臘”讀成“伏獵”﹐被譏笑為“伏獵侍郎”。

  如何看待此類現象呢﹖人生在世﹐恐怕大多數人都讀過錯字﹐筆者小時候就把“粵”讀成了“奧”﹐把“破綻”讀成了“破腚”﹐後來大學讀的是中文系﹐基本上不會再出糗了。儘管如此﹐仍不敢打包票不會再寫錯字讀錯字。其實﹐哪怕那些名滿天下的大教授不也讀錯字嗎﹖比如有消息稱﹐錢文忠曾將洪洞(tong)縣讀成了洪洞(dong)。

  錯了﹐就錯了﹐糾正就是了。不是說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嗎﹖

  官員讀了錯字﹐淪為公眾的飯後談資﹐但不能認為他們施政能力就不行﹐就是蠢貨一枚。日前有網友發現雲南省委副書記﹑雲南省代省長阮成發將“滇”讀成了“鎮”﹐不少網友覺得自己被鎮住了﹐並質疑其為官能力﹐但是﹐據說阮成發在武漢當市長﹑市委書記期間還是幹了不少事的。因讀了錯字就否定其能力﹐似不公允。故此﹐對官員讀錯字一事不可上綱上線﹐樂樂也就算了。

  當然﹐讀錯字並不是好事﹐特別是連一些並不生僻的字都能讀錯﹐就讓人懷疑這個官員的文化水平不高﹐甚至質疑高學歷是如何拿到手的。有個案例是﹐北京某官員將“美麗北京﹐綻放世博”讀成“美麗北京﹐定放世博”﹐輿論嘩然﹐有心人一查﹐該官員居然系北大經濟系國民經濟管理專業的高材生﹐管理學博士。後來該官員落馬(與讀錯字毫無關係)﹐有人戲稱﹐也該查查他的學歷有沒有涉及腐敗問題。

  無論是口誤還是真不懂﹐如果連常見的字都讀錯﹐雖是小事﹐但不可掉以輕心﹐特別是對於那些官員﹑學者來說﹐尤其不能犯低級的文字錯誤。連母語都沒學好﹐也太對不起列祖列宗了吧﹖我們常把讀錯字稱為讀白字﹐那些常讀錯字的官員當心被公眾翻白眼。為了減少乃至杜絕錯字現象﹐官員在發言前能不能做好功課﹐再不成接受一次“掃盲”吧。(王石川)

[責任編輯:賀梓秋]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