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乘客不系安全帶一律處罰司機並無法律依據

2017-02-16 14:15:23

乘車人也應遵守《交通安全法》﹐違法時也可作為被處罰對象。而深圳交警的做法﹐人為地縮小了被執法人員的範圍﹐未免讓人有《交通安全法》只約束司機而不約束乘坐人的錯覺。

  2月13日﹐深圳市公安局交警支隊官方微博發佈消息稱﹐當日上午﹐深圳交警機動訓練大隊民警“巡邏至濱河皇崗立交路段時﹐查獲一輛出租車”﹐發現後排乘客未按規定系安全帶。隨後﹐執法人員以“駕駛人在乘客未按規定系安全帶的情況下駕駛機動車”為由﹐對涉事出租車司機處以罰款200元。許多網友為出租司機鳴不平﹐執法民警解釋稱因為作為營運車輛﹐司機需要“一直提醒乘客﹐直至他係上安全帶為止”﹐“乘客執意不系﹐可以讓他下車”﹔“乘客不系﹐司機就會被罰款”。(2月16日《新京報》)

  深圳交警的解釋可以這樣理解﹐祗要乘客不系安全帶﹐就應一律處罰司機。筆者認為深圳交警如此執法有些武斷﹐且沒有法律依據﹐也對出租司機不公平。

  首先﹐筆者並不否認深圳交警對乘客不系安全帶的違法行為享有處罰權。《交通安全法》規定﹐“機動車行駛時﹐駕駛人﹑乘坐人員應當按規定使用安全帶”。但是﹐法律未規定哪些乘坐人員應使用安全帶﹐《道路交通安全法實施條例》之行政法規也沒有對該條款進行細化。因此﹐《深圳經濟特區道路交通安全違法行為處罰條例》之地方性法規﹐規定“駕駛機動車在高速公路﹑城市快速幹道行駛﹐機動車駕駛人和乘車人未按規定使用安全帶的﹐處五百元罰款”﹐是對上位法的細化﹐同上位法不相抵觸﹐應屬有效。

  有人拿北京一則判例說事﹐認為深圳地方性法規無效﹐應屬類比不當。北京那則判例為﹕出租車司機楊某在國家博物館附近臨時停車送客﹐北京交警依地方性法規開出了200元罰單﹐後該罰單被東城區法院撤銷。因為《交通安全法》規定﹐這種情形下交警只應指出楊某違法之處﹐予以口頭警告﹐並責令其立即駛離﹔祗有楊某不在現場或者雖在現場但拒絕立即駛離﹐才可處20元以上200元以下罰款。北京的地方性法規同上位法抵觸﹐不應適用。

  顯然﹐北京這則判例屬於上位法有明確規定﹐下位法同上位法確實抵觸﹔而本案中﹐深圳地方性法規是在上位法規定不明確時而作的細化明確﹐同上位法並不抵觸﹐這種感覺類比並不妥當。因此﹐深圳交警有權對乘坐人員不系安全帶的行為進行處罰。

  其二﹐筆者認為深圳交警雖有權作出處罰﹐但乘客不系安全帶一律處罰司機的做法也沒有法律依據﹐是不妥當的。

  一是同現有法律規定相悖。《交通安全法》明確規定﹕“我國境內的車輛駕駛人﹑行人﹑乘車人以及與道路交通活動有關的單位和個人﹐都應當遵守本法。”這說明﹐乘車人也應遵守《交通安全法》﹐乘車人違法了也可作為被處罰的對象。而深圳交警的做法﹐人為地縮小了被執法人員的範圍﹐未免讓人有《交通安全法》只約束司機而不約束乘坐人的錯覺。

  二是未根據情況區別對待。司機駕駛車輛﹐應對行車安全負第一責任﹐這並沒有錯。司機有義務提醒乘坐人繫好安全帶﹔若未提醒﹐乘坐人未系安全帶﹐司機受到處罰具有合理性﹔若提醒了﹐乘坐人不聽﹐仍處罰司機﹐則有違“責任自負不株連他人”的一般法治原則。深圳交警以“乘客執意不系﹐司機可以讓他下車”作為理由苛求司機﹐理由並不充分﹐司機反而有遭拒載投訴的風險。一律處罰司機對司機並不公平。

  三是不利於教育違法者本人。深圳的做法無法引導乘客遵守系安全帶的規定﹐類似于“甲得病乙吃藥﹐卻無法治療甲的病”的邏輯。而且﹐處罰乘客並非不具有可操作性﹐只處罰司機有簡單化執法之嫌。

  當然﹐後排座乘客不系安全帶的違法現象﹐電子眼很難抓拍到﹐一般為現場執法所發現。因此﹐出租司機可以提高證據意識﹐向乘客進行安全提示的過程可以錄音備查﹐為避免自己受到處罰提供依據。(劉昌松)

責任編輯﹕賀梓秋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