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對“化蝶而去”的名家不能止于追憶

2017-02-21 18:46:02

百年越劇﹐名家代出﹐給更多人以藝術的熏陶﹑美的享受﹐這才是對“化蝶而去”的藝術家最好的紀念。

  日前﹐93歲的著名越劇表演藝術家﹑“范派”藝術創始人范瑞娟逝世﹐引發廣泛關注。媒體報道﹐范瑞娟先生的家屬和弟子遵從老人遺願﹐低調處理後事﹐不舉辦追悼會或遺體告別會﹐不接受媒體採訪。

  儘管家屬和弟子力求低調﹐但滬上各大媒體還是爭相推出大篇幅報道﹐向海內外傳遞這一信息﹐網上旋即出現海量悼念博文和跟帖﹐“梨園痛失巨擘﹗”“世間再無梁山伯﹗”﹐一串串感嘆號的背後﹐是社會對一個德藝雙馨的藝術家一生的真誠禮讚。

  越劇是我國的主要劇種之一﹐在國外被稱為“中國歌劇”﹐是中國乃至世界文化的瑰寶。范瑞娟先生的一生與越劇密不可分。60多年出演100多齣戲﹐她表演穩健大方﹑藝術造詣深厚﹐既能把焦仲卿﹑賈寶玉這類正直儒雅的古代書生演繹得溫文而雅﹐又能把文天祥﹑李秀成這樣的忠臣良將塑造得鏗鏘剛韌﹐還能夠把賀老六﹑紮西這樣的近現代人物表現得生動可感。尤其是她演繹的“梁山伯”曾被周總理當成國粹帶到日內瓦﹐產生轟動﹐就連卓別林都“感動得落了淚”。

  正是因為有范瑞娟﹑畢春芳等老一輩藝術家冒著危險﹐在十里洋場編排進步劇目﹐越劇才得以擺脫舊模式的桎梏﹔正是因為一大批藝術家﹐不斷創新“弦下調”等表現手法﹐越劇才能有與時俱進的繁榮。按理說﹐一個成就卓越﹐又有開宗立派影響的藝術家﹐一瞥一笑都很容易引起媒體關注﹐形成話題效應。但范瑞娟不僅不自我標榜﹐而且盡量小心翼翼地不引起媒體關注﹐甚至在辭世前還要求親屬和弟子“低調”。這種淡薄謙抑﹑專心于藝術本身的精神﹐尤為可貴。

  越劇也好﹑其他藝術創作也罷﹐都應有一顆不為利欲惑﹑不為名利狂的淡薄之心。對一個文藝工作者來說﹐沒有一種忘我的藝術追求﹐沒有一種超越浮華的匠人之心﹐如何能夠潛下心來﹑創作經典﹖不炒作﹑不浮誇﹑不自我標榜﹐無論外面多麼喧囂浮華始終保持對藝術的赤子之心﹐正是很多老藝術家受世人敬仰的精神密碼。這與時下一些藝人動輒耍寶賣萌﹑刻意製造話題﹐語不驚人死不休的炒作套路是截然不同的。

  在文化娛樂形式多元化的今天﹐越劇儘管表現不俗﹐卻也和很多傳統藝術一樣﹐面臨著觀眾流失﹑戲迷老齡化等諸多現實問題。越是在這個時候﹐越是需要更多潛心藝術﹑保持匠心和定力的文藝工作者。唯有一代代人接續對藝術的虔誠﹐不叫“世間再無梁山伯”﹐不讓越劇經典變成“絕唱”﹐越劇藝術的魅力之光﹐才能閃耀在喧囂中﹐召喚著人們的腳步。

  百年越劇﹐名家代出﹐給更多人以藝術的熏陶﹑美的享受﹐這才是對“化蝶而去”的藝術家最好的紀念。(李思輝)

責任編輯﹕陳城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