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打擊“村霸”必先鏟除其養成土壤

2017-03-14 14:37:26

我們不能祗是嚮往鄉村社會的寧靜淡遠﹑無為而治﹐還應該省察到﹐在鄉土中國看似平靜下面蘊藏著的深刻治理危機。

  近期﹐最高人民檢察院印發《關於充分發揮檢察職能依法懲治“村霸”和宗族惡勢力犯罪積極維護農村和諧穩定的意見》﹐引發輿論關注。最高檢反貪總局三局局長孫忠誠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要突出打擊為“村霸”充當“保護傘”的職務犯罪﹔杜絕“村霸”和宗族惡勢力操縱“兩委”換屆選舉。

  “村霸”成為最近一段時間的熱詞。這一方面表明﹐此前長期活躍(橫行)于底層社會的“村霸”﹐已經進入高層的治理視野﹐接下來的﹐必然是自上而下凌厲的懲治﹔另一方面卻也讓人深思﹐為什麼在一些鄉村﹐會出現眾多橫行一方﹑違反黨紀國法﹑操縱選舉﹑暴力抗法﹑霸佔資源的“村霸”﹖當地政府難道多年來一點都沒有覺察嗎﹖

  顯然不可能沒有覺察。據報道﹐被網友稱為“最牛村主任”的河北定州市大辛莊鎮泉邱二村村主任孟玲芬﹐多年來在村裡為非作歹﹐濫伐林木﹑敲詐勒索﹑非法佔用農用地﹐有村民辦喜事沒給她上供﹐竟然收到了孟玲芬送到門口的花圈。她還圍攻毆打記者﹑搶奪採訪設備﹑大鬧鎮政府等等﹐都打到鎮政府門上去了﹐還能沒有察覺﹖

  新華社也曾報道﹐江西省某市一名原人大代表﹐糾結多名同族兄弟以及社會閑散人員組成犯罪團夥﹐稱霸一方。二十餘年來利用暴力﹑威脅和其他手段﹐多次實施違法犯罪行為﹐甚至利用勢力和影響﹐威脅當地黨委政府工作人員﹐干擾基層組織選舉。難道說﹐“二十餘年”來﹐他的劣跡上級一點兒也不掌握﹖

  可見﹐“村霸”橫行鄉里﹐除了其本人的無法無天之外﹐也與基層政府的不管不問﹑無所作為甚至是有意縱容密切相關。特別是﹐在一些地方﹐不少倚強凌弱﹑欺壓百姓﹑為非作歹的惡人﹐非但沒有受到懲治﹐反而搖身一變成了村幹部﹐鄉鎮政府對此也睜一眼閉一眼﹐從而使得老百姓敢怒不敢言﹐長期生活在被侮辱﹑被損害的環境中。

  也因此﹐打擊“村霸”﹐必先鏟除養成“村霸”的土壤。首先﹐要約束“村霸”及鄉村宗族惡勢力的蔓延﹐尤其是不能聽任其肆意操縱“兩委”換屆選舉﹐更不能讓他們進入村民組織。這就要求﹐地方政府要嚴格落實基層民主選舉﹐把真正願意為老百姓做事的人選上來。這些年來﹐鄉村宗族勢力借接續傳統文化的名義多有復活﹐嚴重危害到農民的利益﹐決不能繼續姑息遷就。

  其次﹐地方政府要正確對待村民的意見表達﹐不要動不動就以穩定為名﹐打壓村民的訴求。像“最牛村主任”孟玲芬﹐並不是沒有村民向上反映﹐可當所有的意見表達渠道均被堵死﹐那麼﹐剩下來的祗能是日益瘋狂的“村霸”。如果政府與民眾的信息管道十分暢通﹐交流互動沒有障礙﹐一個小小的村主任又怎麼可能猖獗多年﹖

  此外﹐鄉鎮官員乃至縣一級的官員﹐還要主動切割與地方強人的關係。既不能為了所謂的工作便利而與這些強人勾肩搭背﹐乃至把基層治理的權力拱手相送。更不能搞政商合流這樣的聯盟﹐甘願充當“村霸”和宗族惡勢力的“保護傘”與“代言人”﹐與“村霸”聯手欺壓百姓﹑攫取利益。

  改革開放以來﹐廣大農民獲得瞭解放﹐成為生產的主體﹐這本來是讓人歡欣鼓舞的歷史性變化。但基層政權也從鄉村社會生活中大幅後撤﹐中國的鄉村社會政治生態出現了令人擔憂的空白狀態。與此同時﹐一些黑惡勢力卻乘虛而入﹐開始侵蝕乃至主導鄉村的權力。特別是隨著城鎮化的提速﹐農村土地在市場中產生的巨大溢價﹐往往成為各方爭奪的誘餌﹐這也使得農民正常的公平訴求成為奢望。

  今年年初﹐十八屆中央紀委七次全會強調﹐要加大對“村霸”和宗族惡勢力的整治﹐決不允許其橫行鄉里﹑欺壓百姓﹐侵蝕基層政權。農村治﹐則國家安﹔農民的權利有了保障﹐則國民的福祉就會漸行漸近。我們不能祗是嚮往鄉村社會的寧靜淡遠﹑無為而治﹐還應該省察到﹐在鄉土中國看似平靜下面蘊藏著的深刻治理危機。(胡印斌)

責任編輯﹕羅旭晨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