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武大賞櫻﹕豈能聽任黃牛敗興

2017-03-17 17:34:53

一個良好的賞櫻秩序﹐一是要有相對明確的規則﹐所有的管理活動均應在規則內展開﹔再就是有關各方要講規則落到實處﹐而不是在接到投訴後再來表態。

  又是一年櫻花爛漫時﹐遊客要去武漢大學賞櫻﹐需提前3天微信免費預約。而據當地媒體報道﹐黃牛的“戲份”又來了。15日﹐有遊客稱在武大門口遇到“黃牛黨”﹐花了10元卻被帶入學校生活區﹐無緣賞櫻。記者暗訪則發現﹐一共花35元就可拿著黃牛提供的武大學生一卡通進入核心區。

  “上野的櫻花爛熳的時節﹐望去確也象緋紅的輕雲。”一向冷峻的魯迅先生﹐即便狀物也惜墨如金﹐十分內斂。不過﹐對於時下的武漢大學而言﹐櫻花大道自是如雲如煙飄逸出塵﹐爛漫花樹下也已是萬頭攢動。而校門口則依然呈現另外一種色彩﹐黃牛年年都有﹐今年也不例外。

  武大周邊的黃牛有多牛﹖僅憑一張學生卡﹐就能把一臉痴痴﹑明顯不像學生的遊客帶進校園﹖難道這些黃牛每個人都有遁身術﹐以致于警察難以發現﹑校方看不出來﹖或者說﹐有關各方對於這些每年都會麇集于學校周邊的臉孔已經麻木﹐趕不走﹑逐不盡﹐祗好聽之任之﹑無動于衷﹖

  原本安靜的大學校園﹐一下子變成了熱門景區﹐摩肩接踵﹐甚至比一般景區更顯擁擠。特別是﹐學校還不能像一般景區那樣﹐專門劃定特定的賞櫻區域﹐這就導致遊客與教職工混雜﹐乃至出現各種失序﹐如此情狀確實令人頭痛。也因此﹐武大今年啟動微信提前預約﹐完全可以理解。

  但微信預約並非完全將問題推給社會或遊客﹐更不意味著可以聽任黃牛黨來進行資源的二次乃至N次分配﹐在如何營造一個更合理的賞櫻環境的問題上﹐學校還是要有所作為。比如﹐每個工作日預約限額1.5萬人能滿足遊客需要嗎﹖據披露﹐往年收費時高峰期武大單日接待量曾超10萬人次﹐免費之後將接待量大幅縮減是否合適﹖這會不會也在客觀上催生“黃牛”﹖

  又如﹐黃牛黨用學生卡就能輕鬆把人帶進去﹐是不是與學校的管理有問題﹖學生卡從何而來﹖查驗者為何看不出來﹖這裡邊有沒有存在不當的利益關係﹖凡此種種﹐也應該查一查。此前﹐不少地方的火車站“黃牛”肆虐﹐而其深層原因均屬於內外勾結﹑聯手牟利﹐武大是否存在類似情形﹐也未可知。

  一所大學每天吸引來上萬人﹑數萬人前來賞櫻﹐且這樣的情形已經有很多年了﹐並非沒有預期﹐地方似乎應該及早制定應對之策﹐或疏導﹑或告知﹑或整頓﹐而不是聽任“黃牛黨”穿行其間。一個良好的賞櫻秩序﹐一是要有相對明確的規則﹐所有的管理活動均應在規則內展開﹔再就是有關各方要講規則落到實處﹐而不是在接到投訴後再來表態。

  當然﹐從遊客的角度講﹐其走捷徑﹑抄小路﹑湊熱鬧的思維習慣﹐往往也是刺激“黃牛”活躍的土壤所在。以這樣的心理與做法去賞櫻﹐很難真正得其三味。櫻花之美﹐除了晶瑩剔透﹑搖曳絢爛之外﹐也在於賞櫻人是否有從容閑適的心境。正是一年春好處﹐人在看花﹐花也在看人﹐絕美的櫻花﹑徘徊的心事﹐豈能聽任一干吵吵鬧鬧的黃牛敗了興致。(胡印斌)

責任編輯﹕陳城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