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金剛﹕骷髏島》﹕這隻金剛更美國

2017-03-23 10:36:46

從故事與角色裡發現一些能夠令人聯想到現實的元素﹐會讓輕飄的娛樂變得有一些重量﹐而這個重量的高低程度﹐往往才真正決定了一部電影的價值。

  說到“金剛”﹐首先聯想到的﹐當是那隻身材巨大的大猩猩﹐祗有在“金剛”前面加上“變形”二字﹐才能確認是那幾塊鋼鐵堆成的料。至於“金剛”在密宗裡的本意﹐反而少有人去琢磨了﹐它在梵語中的意思指的是神話中的武器﹐也常被用來比喻身材巨大的人。

  金剛在美國是一個大IP﹐其知名度相當於中國的孫悟空﹐由於金剛形象是沒有版權的﹐所以好萊塢有競爭關係的製片公司可以拍﹐日本﹑印度也可以拍。

  剛在中國上映的最新版金剛故事《金剛﹕骷髏島》﹐容易讓人誤以為是2005年彼得•傑克遜執導的《金剛》續集﹐但實不然﹐兩片的主創不同﹐劇情沒有勾連﹐格局立意也大不一樣。雖有彼得•傑克遜般的《金剛》珠玉在前﹐但《金剛﹕骷髏島》試圖超越前者的野心也躍然于銀幕。據說每隔上個十來年﹐拍一部金剛題材都會讓出品方賺上一大筆﹐如今距離上部金剛故事已經有12年﹐《金剛﹕骷髏島》在美國本土的好口碑與高票房也驗證了這一點。

  梅里安•C•庫珀在20世紀30年代初想到拍金剛故事﹐最讓他激動的一個創意﹐就是讓金剛站在帝國大廈頂手撕飛機。那時美國經濟正處在危機狀態﹐人們不在安與壓抑之下﹐需要藉助金剛那雙具有超強破壞力的手來發洩一些什麼。1933版的《金剛》﹐用現在的眼光看﹐難免顯得粗糙﹐有些地方甚至慘不忍睹﹐但金剛爬上帝國大廈那一幕﹐卻讓當年的美國觀眾激動不已。有人分析﹐這部電影之所以成為經典﹐是因為它迎合了美國人“龐大就是強大”“白人必勝”的心理。

  在1993版《金剛》之後﹐1962年和1967年﹐日本人分別拍了《金剛大戰哥斯拉》和《金剛逃生》﹐1965年印度拍攝了《泰山和金剛》﹐1976年派拉蒙拍了《金剛﹕傳奇歸來》﹐1986年庫珀改任編劇﹑約翰•吉勒明導演了《金剛復活》……加上傑克遜版的《金剛》﹐據不完全統計﹐金剛故事到了《金剛﹕骷髏島》的時候﹐已經是第八部金剛題材的電影。作為一部公映于2017年的金剛故事﹐《金剛﹕骷髏島》究竟有哪些相同與不同成為了一個有趣的話題。

  由於庫珀的創意太過深入人心﹐各版金剛都少不了要向經典致敬﹐致敬的方式有兩種﹐一種乾脆是翻拍﹐另外一種則是保留噱頭與精華﹐再進行一些創新。《金剛﹕骷髏島》無疑是後者﹐在學習與致敬方面﹐《金剛﹕骷髏島》的導演喬丹•沃格•羅伯茨在一開頭就安排了金剛手撕飛機的大場面﹐但在結尾時﹐卻選擇放棄了讓金剛登上帝國大廈或者世貿雙子塔﹐而選取了電子遊戲常見的設定──與終極大BOSS決戰。

  在創新上﹐羅伯茨在兩個方面發力﹐其一就是通過對電影情境的提昇﹐來拓展電影的格局。作為一個神秘島嶼﹐作為故事發生地﹐骷髏島良好地迎合了觀眾渴望神秘﹑擁抱新鮮的觀影心理。同時﹐通過對骷髏島的精心刻畫以及臺詞暗示等手段﹐也非常趕時髦的與全球反恐﹑人類和諧﹑環保理念等話題扯上了關係。其二﹐《金剛﹕骷髏島》裡的這隻金剛﹐在人性方面有著更深的挖掘﹐甚至沾染上了政治覺悟氣息﹐對比以往的各版金剛﹐可以說這隻金剛“更美國”。

  911事件之後﹐美國變得敏感﹑容易激動。在文藝創作尤其是電影創作方面﹐寬容與退讓﹑反思與糾錯﹐成為美國電影人的集體表達。電影裡的美國﹐已經最大程度地褪掉了好戰色彩﹐在戰爭與反恐題材中﹐美國處在被動局面﹑不得已才動武自衛﹐成為好萊塢的主旋律。

  對比《金剛﹕骷髏島》裡的金剛﹐會發現它與當下好萊塢的主流價值觀何其貼切。在骷髏島上﹐金剛是主人﹐是這座島嶼的保護神。探險家與軍隊闖入﹐還未落地就扔炮仗式的亂扔炸彈﹐這是明顯地挑釁﹐金剛對他們大開殺戒﹐確實是被逼無奈。但在與女主角一番簡單的眼神交流後﹐這隻金剛迅速學會了判斷好人與壞人﹐開始時還是不傷害好人﹑不放過壞人﹐隨著長腿母怪﹑超級八爪魚﹑骷髏爬蟲等怪獸不斷加入吞食人類的隊伍﹐金剛掉轉槍口﹐成為人類的保護神。情節如此設置﹐編劇﹑導演徹底美化金剛的意圖已經顯露無遺。

  美化金剛﹐就是美化好萊塢﹐就是美化美國……這個邏輯鏈條﹐已經成為美國電影的常見表現手段。當然﹐為了讓故事更具現實性﹐影片是少不了自我批判的。在《金剛﹕骷髏島》中﹐最能代表電影人批評精神的﹐是塞繆爾•傑克遜飾演的帕卡德上校。電影把帕卡德上校塑造成了一個有了戰爭癮的軍人﹐從越南撤兵﹐讓失去作戰機會的帕卡德上校失落不已﹐而接到軍方保護科學家“探索”骷髏島的任務後﹐他流露出的狡黠一笑﹐令人心生寒意。這等於很直白地說﹐帕卡德上校就是個“戰爭販子”。

  在接下來的故事中﹐劇情完全按照把帕卡德上校包裝成“戰爭販子”的路線走﹐他藉著為戰友“復仇”的名義﹐固執地不撤離骷髏島﹐繼續帶領隊友送命﹐為了滿足心中那莫名其妙的“崇高感”﹐帕卡德上校成為所有人心目中“無知者無畏”的蠢貨……帕卡德上校這個角色身上的諷刺意味﹐是指向美國的一些好戰分子的﹐也表達了美國普通民眾對戰爭的普遍態度──希望國家和平﹐但反對用戰爭來捍衛和平﹐他們需要金剛這樣的守護者﹐儘管他們也知道﹐像金剛這樣無私奉獻的天外來客﹐不可能在現實中出現來分擔美國人的焦慮﹐但在電影裡﹐金剛卻能給他們帶來暖意。

  作為一部娛樂大片﹐創作者在作品中投射一些有關政治的思考﹐是不會損傷影片的觀賞性的。尤其對於那些不僅僅希望通過影片打發時間的觀影者而言﹐從故事與角色裡發現一些能夠令人聯想到現實的元素﹐會讓輕飄的娛樂變得有一些重量﹐而這個重量的高低程度﹐往往才真正決定了一部電影的價值。(韓浩月)

責任編輯﹕羅旭晨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