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聶昱冰

為白洋澱五一限遊客量點讚

  對很多人來說﹐五一小黃金周﹐就是意味著景區人山人海﹑路上水洩不通。但對各個旅遊區來說﹐這滾滾的人流都是錢﹐所以多多益善﹑越多越好﹐早就摩拳擦掌﹐等著在這三天賺一個盆滿缽盈。

為白洋澱五一限遊客量點讚

  可就在本周三﹐因為雄安新區而大熱的白洋澱景區﹐發出了通知﹐“五一期間遊客限流﹐每天滿載量為12000人﹐超出不再售票。請各位遊客錯峰遊覽﹐敬請諒解。”

  從遊客角度來說﹐景區限流肯定是好事﹐這最大限度保障了這次旅遊的質量﹐畢竟每個人都受夠了“不去好像缺點兒什麼﹐可是去了一定後悔”的人海游。

  但對於旅遊區來說﹐在這樣的日子裡對遊客限流﹐卻不是一個可以輕易就做出的決定。通過這一個月裡﹐各地的人對雄安新區和白洋澱的好奇與激情推斷﹐想趁五一假期來這邊轉轉的遊客遠不止36000人﹐可白洋澱就這樣攔腰一刀﹐把滾滾財源擋在了門外﹐和現在最流行的“趁熱撈錢”的方式﹐反其道而行。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變現”成了很多人做事情的唯一目的﹐唱歌﹑演戲﹐甚至教書﹑做學問﹐都把能不能“盡快變現”當成衡量成功的唯一標準。不管做什麼事兒﹐祗要出了點響動﹐甚至有的時候那點動靜﹐連響動都還算不上﹐就迫不及待用自己做的事去換錢﹑換名。

  殺雞取卵的古老寓言已經被遠遠丟之腦後﹐現在都是雞稍具雛形就被殺了﹐想看到一隻羽翼剛剛豐滿的雞﹐優雅地在庭院中漫步﹐簡直是奢求。

  筆者從小挨著白洋澱出生長大﹐從坐著單人劃的小木船﹐在葦子地中間的水道上穿行(船頭架起的木杆上還站只魚鷹)﹐到看著它一點點連通起木頭棧道﹐那是多美美妙的一幅畫卷……

  限流﹐對於比較幸運提前進入景區的遊客來說﹐肯定是有百利無一害﹐他們獲得了一次比較完美的旅行體驗。但這麼好的事﹐很多景區卻下不了決心去做﹐以至於每逢假日﹐不僅遊客投訴暴增﹐各種安全問題也時有發生。就是因為在生活中﹐講道理易﹑真正拒絕真金白銀難。用理性拒絕誘惑﹐對我們每個人來說﹐都是一道並不太容易的題目。

為白洋澱五一限遊客量點讚

  尤其是眼前的這個世界﹐誘惑太多﹑太紛擾﹐商場裡上至珠寶﹑下至鍋碗瓢盆﹐各種商品都是名目繁多﹐想在超市裡買份涼皮﹐顏色都多得能讓人犯了選擇恐懼症。永遠不用擔心錢太多花不完﹐地球上實在沒地方花了﹐還可以包架航天飛船去外太空轉轉。

  所以﹐掙錢成了幾乎所有人唯一的生活目標。人類創造出了各種物質文明﹐這些物質文明又反過來成為了誘惑之源﹐引誘著人們不斷去索取﹑去創造。人類已經成了“誘惑”的奴仆﹐祗能對它惟命是從。

  這一次﹐位於雄安新區核心的白洋澱抵擋住了誘惑。雖然這個由巨大的遊客量所構成的誘惑﹐很可能是它從來沒有經歷過的﹐但它仍舊做出了遊客限流的決定﹐顯示出了對每一位遊客負責﹑也對自己的旅遊質量和旅遊秩序負責的態度。

  新區﹐首先要新在思想。至少這一次﹐白洋澱讓人看到了﹐它沒有被塵世中的熙攘所裹挾﹐它清醒而理性﹐知道自己該做什麼﹐知道什麼才是重要的。

  我們在生活中﹐也應該學學白洋澱的這種理性。畢竟誘惑存在於生活的各個時刻﹐美景﹑美食﹑美色﹐每個人都愛﹔痴怨情嗔﹑繁華似錦﹐每個人都會縈繞其中。徹底看破﹐那不可能﹐也沒必要﹐世界不需要那麼多看破的人。

  可如果時時刻刻都在做著各種追逐﹐不停地想把因為誘惑而生出的新的欲望收歸于囊中﹐讓自己整個人都變成了一列受誘惑驅使的﹑東沖西撞的失控列車﹐到最後﹐等列車燃料耗盡﹐不得不被迫停下來的時候﹐會突然發現﹐千瘡百孔的﹐還是自己。

  今天這個各個角落都充滿著誘惑的世界﹐是我們自己一手締造出來的﹐它也為社會繼續高速發展激發著動力。所以﹐在生活中不用﹑也無法徹底杜絕掉誘惑﹐最好的方式﹐就是像白洋澱這樣﹐把接受誘惑的“度”﹐把握在自己手裡。(聶昱冰)

[責任編輯:網評中心]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