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聶昱冰

勞動權──突然被忽略的人權

  所有節日基本都逃不出兩種功能﹕慶祝或者紀念。我所理解的五一勞動節﹐應該為了慶祝﹐慶祝自己仍舊是一個勞動者﹑仍舊擁有勞動的權力。

勞動權──突然被忽略的人權

  這句話不是矯情﹐也不是雞湯﹐祗是在講述一件很真實的﹑但不知為什麼突然被很多人忽略掉的事實──每個人的勞動權﹐也是人權中的一項重要內容。

  人們現在越來越注重人權﹐人權應當被尊重的範疇也在不斷擴大﹐可偏偏“勞動權”這一項重要人權﹐變得模糊了﹐甚至身份尷尬。好像勞動是一件很丟臉的事﹐能夠不勞動才是幸福的﹑美好的。

  前幾年網上熱傳過一個帖子﹐一個年輕男作家說﹐他會對他妻子或女朋友大吼著說﹕“不許上班了﹐我養著你。”

  無數年輕女孩兒被感動得痛哭流涕﹐紛紛點讚﹐把他當做好男人的標尺。可我當時只覺著很崩潰﹐特別想說﹕“等等﹐大家都冷靜一下﹐先別這麼激動﹐咱們先捋捋。如果﹐我因為某種原因不能上班或者不想上班了﹐你作為我男人﹐有養我的心和能力﹐這是對的。但你不能強行剝奪我外出工作的權力。”

  還記得一百多年前﹐女權運動中最重要的一項內容是什麼嗎﹖為女性爭取走出家庭﹑外出工作的權力。再後來﹐那些偉大的女權先驅者們又開始爭取女性和男性同工同酬的權力。

  從當年東西方女性都是被桎梏在家庭之中﹐祗能作為男人的附庸﹐到今天女性去應聘各種工作崗位都是天經地義的事情﹐這中間是一場又一場真實發生過的艱難鬥爭。

  當然也不光是女孩子﹐現在很多雞湯都在強調“不勞動”的快樂﹐卻絕口不提勞動對於每個人的重要意義。勞動絕不僅僅是為了一份工資。一個人生命的價值﹑活力﹑獲得的尊重與認可﹐全部都是通過“勞動”這個途徑來體現和得到的。

  演藝公司想懲戒一個藝人﹐最常見的方式就是“封殺”﹐不再給你勞動的機會﹐剝奪你勞動的權力。

  人們都愛看宮斗劇﹐后宮中最累﹑勞動量最大的女人是誰﹖是皇后。掌管六宮﹐操的心最多﹐可妃嬪們仍舊前仆後繼都想當皇后﹐誰也不怕累。冷宮最清淨﹐什麼都不用干﹐誰也不想去。受寵的妃子比受冷落的妃子幹活兒多﹐得打扮自己﹑得每天費盡心思變著花樣兒哄皇帝高興﹑得上下打點左右逢源﹐那些一年到頭也見不著皇帝的女人﹐就沒這麼忙活﹐可仍舊個個都想受寵﹐寧可每天忙活。因為祗有能得到這些“勞動”的機會﹐她們的人生才有希望。

勞動權──突然被忽略的人權

  沒錯﹐后宮中的女人做的這些事也是勞動。不僅是在烈日下揮汗如雨才算是勞動﹐所有為了理想付出的正當的辛苦和努力都是勞動。

  一個人﹐沒有機會為了自己的理想去拼搏是痛苦的﹔人祗能無所事事﹐讓生命像一潭死水似的在靜止與枯寂中漸漸變得虛無﹐是可怕的。

  世界上唯一不用勞動的生命體可能就是蟻後﹐被餵食﹑產卵﹐就是生命全部的內容﹐但沒有人願意像蟻後那樣活著。

  所以不是勞動需要人類﹐是人類離不開勞動。每個人所從事的勞動的具體形式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人類需要用這種鮮活而具體的方式﹐每天喚醒自己﹐給自己的每一天一個真實的開始和結束。也用勞動來區分生命中的每一天和每一年﹐給生命進程留下一個個或深或淺的刻度。

  也經常聽到人說﹕“我要是有錢就什麼都不幹了。”這恐怕也是在網文中﹐美女上司文和總裁文長盛不衰的原因﹐誰都渴望能突然有一筆橫財從天外飛來﹐哪怕砸得自己頭破血流。

  但事實上﹐有錢人對勞動的態度已經是久經考驗了。中國古代從來不乏家裡很有錢卻嚴格要求子弟讀書的例子。大革命前的歐洲﹐許多沒落貴族靠著年金的利息生活﹐長年纍月什麼都不用干﹐但很多這樣的人卻在歷史中留下了名字﹐因為他們選擇了另一種勞動﹕主動去研究各種知識。

  所以﹐現在很對人對於“不用勞動”的臆想﹐祗是停留在突然暴富﹐至於暴富之後的生活究竟是什麼樣的﹐並沒有認真去想。就像女孩子們被戀人一句“不許上班了﹐我養著你”感動得天昏地暗﹐卻完全沒有想過﹐做一個全職主婦﹐心理上和身體上並不比職業女性輕鬆。

  太陽底下無新事。古往今來﹐人該不該勞動﹑需不需要勞動這件事﹐已經被人們都琢磨明白了﹐勞動就是一項非常重要﹑非常寶貴的權力﹐必須擁有和珍惜﹐沒什麼可琢磨的了。(聶昱冰)

[責任編輯:網評中心]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