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聶昱冰

電視劇也應該過過青年節

  趁五一假期﹐在快進鍵的輔助下看了看電視劇《人民的名義》。我真是由衷佩服當初追劇的廣大觀眾﹐在不能快進的情況下﹐仍舊堅持每天坐在電視機前﹐忍受著那些與主題無關的枝杈人物“搔首弄姿”。我也很佩服編劇的敬業精神﹐之前就在報道中看到編劇說﹐這個劇本原計劃是40集﹐結果被要求延長到55集﹐所以等於注了15集水。而他真就把這些“水”一根根搓成線﹑一針針織進了劇情裡﹐硬生生把一件袒胸露背﹑鮮艷性感﹑充滿誘惑力的爆款毛衫﹐織成了育良書記身上那件厚實單調的深灰色毛背心﹐讓人一看見就想犯困。

電視劇也應該過過青年節

《人民的名義》劇照

  演員們也不容易﹐扮演高育良的老戲骨﹐在第一集裡眼神﹑表情﹑手指的動作﹐都有特別到位的象徵性表現。但接下來因為劇情推進太慢了﹐這些動作和後面的情節無法在觀眾心中緊密連接起來﹐所以逼的“育良書記”幾乎每次出場﹐都給自己加戲﹐不停通過眼神和表情提醒觀眾﹕“你們看看我這雙陰鷙的眼睛﹐和這張寫滿虛偽兩個字的臉﹐千萬別忘了﹐我在第一集裡就有暗示了﹐我是反派。”

  為什麼會出現人為注水的情況﹐大家都心知肚明﹐為了能多加廣告﹐增加收入。資本就這樣毫不留情地摧毀著一部電視劇的藝術魅力。蒸米飯加水多了都不好吃﹐注水過多的電視劇注定成不了精品。

  今天是青年節﹐我們就來暢想一下﹐電視劇的青春該是怎樣的容顏。

  現在大家都認可一種說法﹐“青年”不再是很狹義的年齡概念﹐它更是對精神狀態的一種描述。人們都渴望年輕﹑喜歡青年﹐就是因為“青年”的精神狀態是最美好的﹕積極﹑快樂﹑昂揚﹑永遠不知疲倦﹑充滿激情和活力﹐一天做的事比別人三天做的還多﹐所以生活多姿多彩得讓人眼花繚亂。

  從這個角度來說﹐電視劇是真正可以永遠年輕的。它不受生理機能限制﹐每一次出現在大眾面前﹐都是全新的﹐裹挾著激情呼嘯而來﹐瞬間淹沒人們的所有感知器官﹐讓觀眾沉溺其中﹐根本無力掙脫。就像一個全身都湧動著蓬勃朝氣的青年﹐祗要他出現﹐整座房子立刻就變得明亮﹑喧囂。

  可注過水的電視劇卻恰恰相反﹐它更像一位垂垂老矣的暮年之人﹐把一個青年一天之內做的事﹐分散到了一個月﹑甚至更長的時間內去完成﹐這正是老年人和青年人最大的區別。

電視劇也應該過過青年節

《人民的名義》中﹐侯勇飾演趙德漢

  《人民的名義》裡﹐觀眾都折服于侯勇的演技﹐其中很大一個原因﹐就是因為他的戲集中在兩集裡就全演完了﹐帶給觀眾的衝擊密集而猛烈。試想﹐如果把他和陸毅的對手戲抻成五﹑六集﹐估計觀眾對他的演技也就不會有這麼強烈的感受了。

  誠然﹐現在的電影和電視劇的屬性﹐越來越傾向于“商品”﹐是商品就首先要考慮資本的意見。但是﹐資本在實現電視劇經濟價值方面的途徑﹐是不是可以再豐富一些﹐不要光摁著注水這一條路往前走。注水對電視劇真是百害而無一利﹐它損傷的不僅僅是某一部劇的朝氣﹐更是正在破壞著整個行業的朝氣。

  電視劇就應該是一個青年﹐而且它有足夠的資本永遠年輕下去﹐靠自己的青春活力大肆佔據這個世界。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漸漸變成人們生活中一樣可有可無的東西。

  《人民的名義》中很推崇《萬曆十五年》﹐這本書大家都很熟悉﹐不用多說。我手裡這個版本比較舊了﹐是2007年的﹐正文一共231頁﹐其中還包括大概30多頁註釋。也就是說﹐作者用了大概200頁﹐就把文官群體和文官政治這兩件事說明白了。如果他想注水﹐給張居正也弄個“出污泥而不染”的侍妾﹑再來兩段風流艷史﹐是很容易的事﹐畢竟書中的人物基礎非常好﹐輕而易舉扯出個三﹑五卷完全沒問題。

  可如果那樣做了﹐《萬曆十五年》也就不過是無數現代人寫的古代小說中的一本﹐再也不會具有它現在這種獨特性。

  你可以說﹐拍電視劇和寫書不同﹐前者付出的成本更高﹐所以面對資本的時候自主性更低。但是﹐這裡面有一個是想開發可持續性資源﹐還是隻想一打一散一次性榨取的問題。

  青春永駐是從古至今人類永恆的夢想﹐電視劇製作者們既然手裡拿著這個資源﹐就讓自己的野心更大一點﹐給電視劇也設一個青年節﹐讓電視劇成為這個世界上一個青春永駐的存在。(聶昱冰)

[責任編輯:網評中心]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