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聶昱冰

從互聯網經濟的特點看互聯網內容的推手

    立夏這幾日﹐天氣的變化很豐富﹐細雨﹑狂風﹑飛沙﹑高溫﹐看似你爭我奪互不相讓﹐但其實它們都是受相同的一股力量所推動──季節和氣流。

從互聯網經濟的特點看互聯網內容的推手

    這幾天網絡上的內容也是如此﹐明星的種種雞毛蒜皮﹑法國總統的超級姐弟戀等等﹐亂紛紛你方唱罷我登場﹐看似毫無關聯﹐但它們也是被同一股力量所支配。

    小時候我爺爺常說一句話﹕“演戲的是瘋子﹐看戲的是傻子。祗有戲檯上的人真正如瘋如狂﹐才能讓臺下的觀眾真正如痴如癲”。最初戲檯只在戲園子裡﹐後來到了屏幕上。現在整個互聯網都是戲檯﹐每個人都成了演員﹐通過各種方式書寫劇本﹑進行表演。

    一部戲首先需要觀眾看﹐下一步就是得讓觀眾“入”到戲裡﹐為戲瘋癲。所以在互聯網上做內容的人﹐總是想方設法佯裝瘋狂﹐觀眾本來就是為了看熱鬧而來﹐也就樂得假裝痴癲。漸漸地﹐互聯網上的演戲的和看戲的瘋癲到了一處﹐變成了一場不再區分演員和觀眾的狂歡盛宴。

    至於狂歡的結果是一片狼藉還是一地雞毛﹐就不重要了。在互聯網上推動這些內容的人﹐要的祗是這場狂歡。所以互聯網上的內容製造者們﹐更加青睞各種離奇的﹑奇情的﹑不客觀的﹑具有情緒煽動性的﹑易於引發爭吵的東西﹐因為它們更容易讓觀眾快速入戲。“戲”存在的目的﹐本來也不是為了讓觀眾更加冷靜和理性。而互聯網上的每出“戲”﹐為了盡快實現戲劇效果﹐則更要刻意距離理性再遠一些。

    所以﹐當這兩天有人哀嘆﹐“科學巨星隕落﹐網絡上的反應卻如此冷漠”的時候﹐我卻覺得這種冷漠中其實也不乏光明的一面──至少說明﹐炒作內容的人們內心還是有底線的﹐知道敬畏科學﹑敬重為科學奉獻畢生的人。看到這種新聞﹐就自覺繞開了﹐沒有不管三七二十一﹐像對待其他一些名人那樣﹐拿來就炒﹑炒糊為止。

    互聯網內容背後的很多雙手﹐每天這麼努力地選擇﹑製造內容﹐當然不僅僅是為了戲劇效果﹐他們的著力點﹐和互聯網經濟的特點非常一致。

    互聯網經濟的第一個特點﹕免費。先用免費吸引來大量的客流。但可不是祗要免費﹐人們就肯來。西湖免費很多年了﹐每年為杭州帶來了海量的遊客﹐杭州簡直成了中國全域游的開山鼻祖﹐曾經幾乎半座城都在靠湖吃湖。那是因為這個湖擔得起這個責任﹐圍著西湖走一圈﹐就好像走在宋詞全集裡﹐這樣的湖免費了﹐人們當然趨之若鹜。

從互聯網經濟的特點看互聯網內容的推手

    所以互聯網中的內容平臺先得把自己的名氣炒大﹐就算做不到像西湖那麼大﹐也得稍微有點名頭。可在這個喧囂浮躁的世界中想快速出名﹐祗能選擇做最喧囂最浮躁的那一個──所以互聯網中的內容總是偷偷去碰觸紅線。

    互聯網經濟的另一個特點﹕共享。現在“共享”這個詞人們越來越熟悉﹐也越來越喜歡這種模式﹐但並不是什麼東西都能快速實現共享的。共享單車的初步嘗試成功了﹐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幾乎所有人都會騎自行車﹐也都非常瞭解自行車。祗有這樣的東西﹐才能快速進入人們的生活。

    所以﹐想在互聯網上拿出來和大家共享的內容﹐一定要“淺”﹐要大多數人都能懂一點﹑願意說幾句。這恐怕就是很多人所指摘的﹐互聯網上的內容總是“流于俗”的原因。

    互聯網經濟還有一個特點﹐就是要被關注﹐“關注”是“變現”的前提。這就導致了互聯網內容的紮堆群聚﹐哪兒熱往哪兒沖﹐看熱鬧不怕事兒大﹐歪起樓來從來不怕樓塌了。經常會發生這樣的情況﹕昨晚上臨睡前還是一件挺嚴肅挺正經的事﹐一覺醒來﹐已經徹底變成了鬧劇﹐無數群演沖上臺來﹐把自己變成這齣戲的主角﹐賣力演出。臺上本來是想演什麼並不重要﹐他們祗是看到這裡觀眾已經聚集起來了﹐所以就必須來分一杯羹﹐把觀眾的視線吸引到自己身上。如果碰巧能讓觀眾為自己痴狂一下子﹐那就算賺到了。

    所以﹐說一千道一萬﹐現在互聯網上做內容的人﹐大多數還是把它當成一件生意在做﹐在服從著“利益”這隻背後推手﹐遵循的是互聯網經濟的特點。

    等看清楚背後推手了﹐也就不覺得互聯網上的喧囂那麼雜亂了。就像天氣﹐雖然看似陰晴不定﹐但總是受控于季節和氣流﹐所以天氣預報還是有路可循的。(聶昱冰)

[責任編輯:陳城]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