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聶昱冰

甘願為匠﹕工匠精神的另一重境界

    甘願為匠﹕工匠精神的另一重境界

    ──有感于《國家“十三五”時期文化發展改革規劃綱要》

    現在“工匠精神”已經成為了獲得全社會認可的共識。在粗糙與不負責任中生存已久的人們﹐愈發珍惜和渴望這種追求極緻的精神。

    但當幾乎所有目光和讚譽﹐都集中到了工匠精神所代表的工作態度的時候﹐很多人都忽略了﹐工匠精神還有另一重更高的境界──甘願為“匠”。

    不知從何時起﹐“匠”這個稱謂﹐在生活中被徹底忽略了﹐人們更喜歡“師”“家”這些字眼﹐相隨而至的﹐就是名師﹑名家﹑大師﹑大家。家長教育孩子﹐從幼兒園起就是心心念念想著成龍成鳳﹐一直仰望的是金字塔最頂端的那一圈光環。好像如果誰在讀書的時候﹐一輩子的理想祗是做個“工匠”﹐是連班主任老師都無法容忍的事情。

    年少輕狂時﹐誰都做過指點江山的夢﹐可當夢醒來後﹐就應該明白了﹐其實各種“工匠”才是這個世界的真正締造者。那些具有“工匠精神”的人﹐首先是具備了“甘願為匠”的胸襟與定力﹐祗有這樣﹐才能踏踏實實地浸淫到一件事情中──做到一生只為一事來﹐最終把一件事做到極緻﹐在這一個領域中點亮一盞“工匠精神”的燈。

    老舍先生曾經在他的《文藝與木匠》中﹐把文藝寫家與木匠﹑瓦匠相比較﹐得出結論﹕所謂作家﹐祗是在稱謂中佔了一個“家”字而已﹐其實與木匠﹑瓦匠並無區別。把作家做到極緻的人和把木匠做到極緻的人﹐都是大家﹔如果當作平日裡的一樣愛好或者謀生的方式﹐作家和木匠則都是“匠”。

    就憑這篇文章﹐先生就當得起“大家”這兩個字﹐他寫了一輩子文章﹐卻沒有被圍繞著“作家”這個名頭的那些光怪陸離的光影所困﹐一直清醒著﹑淡定著﹐默默地寫著﹐把一個寫字的工匠﹐打磨成真正的大家。

    新華社北京5月7日電﹐近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國家“十三五”時期文化發展改革規劃綱要》﹐並配發了全文。

    作為公文類文章﹐這篇《綱要》寫得很好看﹐但最主要的是﹐它的內容詳盡﹑脈絡清晰﹐把“文化”這個浩大﹑籠統﹑抽象的概念﹐用非常具體的內容表述了出來。

    就好像﹐現在每個人都知道環境的重要性﹐也明白森林是天然的環境調節器﹐但如何能擁有一片森林﹐卻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文化也是如此﹐都知道文化是好的﹑是生活中生命裡不可或缺的﹐但怎樣才能擁有文化﹑才算是做了一些與文化相關的事﹐而不是簡單的附庸風雅﹑人云亦云。

    《綱要》就是要解決這個問題。對于文化事業的闡釋﹐從細微簡單處入手﹑高至雲端峰頂也盡可以不止步。讓觀者非常形象地明白了﹐一片森林中﹐有珍貴的千年古木﹐也有小草野花﹐這裡面能誕生出無數新奇的生命和美麗的神話﹐也能滿足普通百姓的日常家居。文化事業也是同理﹐每個人都可以像走進一片森林一樣﹐選擇一個方向﹐踏踏實實做一個執著于這一項文化事業的工匠﹐辛勤耕耘樂在其中。而且文化無疑比世界上最廣袤的森林還要高遠遼闊﹐它可以無限延伸到人類的過去與未來﹐為人們留住記憶﹑照亮路途﹑尋找到方向﹐所以這份耕耘會顯得更快樂。

    也正因為“文化”太廣袤﹐這頂代表著人類文明頂端的桂冠太閃亮﹐所以讓很多沾上“文化”的邊兒的人﹐一眼就看到了最遠處那顆最亮的珠子﹐成名成家﹑文章傳世﹐就成了心中唯一的目標。

    當然這也沒錯﹐誰都可以有理想﹐但理想畢竟取代不了現實﹐現實就是老舍先生那句話﹕文藝寫家與木匠﹑瓦匠並無區別。

    大家都是從一塊木頭﹑一片瓦﹑一行字﹑一本書開始﹐心裡都有一張渴望實現的美麗藍圖。想實現它是夢想﹐每天一點點依靠自己的努力去實現它﹐是生活。在生活中﹐我們每個人都是“匠”。

    所以﹐在我看來﹐這份《綱要》的一個重要意義﹐就是把工匠精神和人類的文化事業融合到了一起。為每一個想投身文化的人﹐提供出了可以做“匠”的領域﹑以及成為了這個“匠”之後﹐努力的方向。讓文化和文學這些比較抽象的事情﹐變得具體了﹐變成了一座真實的城市﹑一片真實的森林﹐在這裡面﹐天才做天才的事﹑工匠做工匠的事﹑想謀生的﹑想愛好的﹐也都看清楚了自己能做的事兒。(聶昱冰)

[責任編輯:劉冰雅]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