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聶昱冰

當有邊界的城市建設遇上無邊界的文化

  深圳文博會又來了﹐比往年的場面更大﹑人更多﹐簽約項目所涉及金額動輒以百億人民幣起計。文產﹑文旅﹑文創﹐這些概念已經成了很多人的常識性知識和慣式思維的一部分﹐一切都證明著﹐人們確實越來越看重“文化”了。

當有邊界的城市建設遇上無邊界的文化

  人們也確實應該看重文化。現在﹐在中國任何一個地方﹐城市(或鄉村)建設高速發展都已經成為了常態化。可是﹐當高樓廣廈﹑小橋流水﹐各種城市建設風格都不再是難題﹐但同時也很難有讓人們在初相遇處﹑乍相逢時就眼前一亮﹑一見鍾情﹑念念不忘的時候﹐城市建設者們不得不接受一個現實﹕“再好﹑再先進的城市也是有邊界的﹐即使它能夠完美的像一個夢﹐可這個由鋼筋水泥為主體搭建出來的夢﹐雖然比真正的夢境牢固了﹐但也被限制住了疆域。”

  如果想讓一座固定的﹑有邊界的城市﹐在承載起人們所有夢想的同時﹐還不斷吸引著﹑引領著人們去攀援新的夢想﹐最好的辦法﹐就是在這座有形的城市中﹐同步建設起一座無形的﹑文化的城。因為“文化”是沒有邊界和疆域的﹐它內裡所蘊含的能量﹐永遠不會枯竭﹐就像大海。在真正的近海礁岸過過夜的人都知道﹐一整夜﹐都能聽到海浪拍打岸邊礁石的聲音──力量恆定﹑節奏穩定﹑無眠無休。

  不是每一座城市都有機會臨海﹐但越來越多的城市開始為自己開闢出文化的海洋﹑擷取它無盡的能源和寶藏。

  把文化當成產業加入到城市經濟建設中﹔把文化當作軟實力融入進旅遊發展中﹔把文創思維演化成各種有形的符號﹐加諸到城市的個性和色彩中。人們都在積極主動做著這樣的事情﹐就像臨海而居的人們從大海中捕撈﹑尋寶﹑用潮汐發電似的﹐努力把“文化”的內在能量轉化成城市的動力和吸引力。

  但這當然還遠遠不夠﹐一座城市﹐不論是北上廣還是四線小城﹑乃至田園鄉里﹐它的城市建設第一目的﹐都是要實現和諧──人與環境的和諧﹑人與人的和諧﹑現實與夢想的和諧﹑歷史與今天﹑明天的和諧﹑一切已經固有的與發展的和諧﹑外來者與主人的和諧……

  這些和諧﹐都需要依靠豐潤富饒的文化氣息來實現。沒有文化充盈著每一寸角落的城市﹐就祗是冰冷的建築和龐大的機器﹐人們每天朝聚晚歸﹐再按部就班的工作﹑生活﹐也不過是一次次從流水線的這一端走到那一端。

  可如果有了“文化”以各種形式絲絲縷縷縈繞其間﹐就不同了﹐經常接觸到文化內容的人﹐心會變得柔軟﹑眼神會變得柔和﹐說出的話﹑想到的事﹐也總是不由得就朝著明朗的方向去了。文能化人﹐“文”自然也能化一座城。

  中國古代留下的園林建築不少﹐可最好的園林建築群確實在蘇州。因為當年它們的建造者們﹐掙脫出了單純用真金白銀堆砌奢華生活的局限。徜徉在蘇州幾座園林中﹐會有一個共同的感受﹐他們在設計﹑建造這些園子的時候﹐是在用“文化指導花錢”──一種令人羨慕嚮往的境界。所以蘇州園林就像一本好書﹐不同的人讀﹑在不同時候讀﹐都會讀出不同的內涵。

  說起成功的城市文化符號﹐天安門絕對算一個。祗要在中國出生長大﹐幼兒園的孩子都會用蠟筆畫出那座門樓和那幾根柱子。而耄耋老者﹐則能透過它看到中國近幾百年的滄海桑田。

  所以天安門是幸運的﹐因為歷史主動賦予了它這種無與倫比的文化承載﹐讓它能深入到每一個人的內心和血脈。北京的光芒當然不是來自於一座天安門﹐但天安門絕對是這座城市中一抹無法忽略的亮色﹐永遠和“北京”這兩個字一起閃閃發光。

  這就是文化對城市的助力。城市如果是人﹐文化就是它的魂﹐它的氣質﹑魅力﹑情感﹑獨特性﹐都需要依靠文化塑造出來﹑傳播出去﹑延續到未來。

  現在﹐我們的社會積累已經初具規模﹐可以很輕易地就建設出一座城或者翻新一座城。但是想要建設一座有自己獨特魅力的城﹑一座能讓每個人都感受到和諧的城﹐就要在建設有形的城市的同時﹐也建設起那座無形的文化之城。因為任何一座城市﹐在最遙遠的未來的發展動力﹐肯定是來源於與它重疊的﹑卻不受邊界和疆域限制的文化之城。(聶昱冰)

[責任編輯:劉冰雅]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