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聶昱冰

向“一帶一路”學習鍛造文化符號

  這兩天﹐“一帶一路”這個詞很亮﹑很搶眼。在人們總是喜歡或真或假地嚷嚷﹕“每天千篇一律的生活太容易讓人倦怠”的時候﹐能有一項事物給人帶來充沛﹑飽滿的希望和激情﹐這就已經足夠美好了。

向“一帶一路”學習鍛造文化符號

  也許正是被“一帶一路”所鼓蕩起的欣然愉悅之情所感染﹐人們圍繞著這個主題寫了很多文章。在這些多角度﹑多層面的討論中﹐我的關注點似乎有點偏──我特別喜歡“一帶一路”這個文化符號﹐這個文化符號的鍛造﹐是教科書級別的﹐堪稱經典。

  “文化符號”這個詞﹐現在大家都不陌生﹐很多工作領域都希望能擁有自己的文化符號﹐也都在積極尋找﹑塑造﹑凝練出讓人一目瞭然﹐讓人印象深刻的﹑獨特的﹑有個性的﹑能夠卓然獨立于世界的符號象徵。

  但是﹐如果想達到上述效果﹐祗是簡單地“拿來”“簡化”“賦予一些東西新的內涵”是遠遠不夠的。所以﹐我用了“鍛造”這個詞。

  一個成功的文化符號﹐必須能穿透各種文化的壁壘﹑獲得各種文化基因的共鳴﹐同時﹐還要能夠承載起極深的內涵﹐串聯起極遼闊的過去﹐伸展到最遙遠的未來。就像奧運五環﹐簡潔﹑明了﹑共識度極高﹐能夠裝進去的情感和故事﹐也是源源不斷。

  所以﹐想為世界貢獻出一個具有如此魅力和能量的文化符號﹐就很不容易了。這需要穿透歷史的煙塵﹐尋找到人類發展最核心的脈絡﹔還有立足今天﹐深刻理解當下這個世界﹐和生活在這個時代的人們的最真實﹑最迫切的需求﹔同樣重要的還有﹐決不能忽略掉未來﹐從人類歷史發展的大視角來看﹐祗有既能服務當下﹑又能長期服務于未來的﹐才是最具有生命力的。

  由此可知﹐一個真正完美的文化符號﹐是一定要當得起“鍛造”這個詞的﹐因為它必須承受鍛造的過程。幾番水火淬煉﹐才能鑄就精鋼之身﹐不鏽不黯﹐灼灼耀眼。

  “一帶一路”這四個字﹐無疑是承受著歷史厚愛的。所有受過初級教育的中國人和很多外國人﹐都很熟悉“絲綢之路”這四個字。

  在中國人心目中﹐古代絲綢之路就意味著繁榮﹑興盛﹑浪漫﹑傳奇﹐長安繁華﹑大漠駝鈴﹑異域美人﹑琵琶歌舞。

  隨著知識的積累﹐這種印象已經滲入到我的思維深處。以至於當我開始寫小說的時候﹐很自然的就選擇了古代中原通往西域的絲綢之路做背景﹐把所有存在於正史中的﹑傳說中的﹑我想象中的絲路魅力﹐全寫了出來﹐過足了癮﹐也解了少年時遺留下的﹐對書本中那些傳奇的單戀與相思。

  這種對絲路傳奇的嚮往﹐肯定很多讀者都有過。但承受過歷史厚愛的人和事有很多很多﹐如何從已經塵封的歷史中﹐擷取出一串珠子讓它重新煥發出光芒﹐就要看通過什麼樣的方式﹐把它引入到今天的生活。

  “現實”是一位高傲的美人﹐能得她回眸一笑﹑留在心間的事物就會很少很少﹐這也就是為什麼很多看似精心篩選出的文化符號﹐很快就被“現實”拋之腦後的原因。祗有能夠真正吸引住現實﹑同時又是被現實世界所真正需要的﹐才能留下來。

  “一帶一路”這四個字並不是簡單地把歷史中的風采拿到了今天﹐真正讓它在“現實”中放射光芒的﹐是它被賦予了全新的含義和能量﹐這些含義和能量都是今天的世界所最需要的。

向“一帶一路”學習鍛造文化符號

  再高傲的美人也會有所依賴﹐“一帶一路”就正在漸漸獲得現實的信任和依賴。

  同時﹐誰也不能否認﹐由這四個字組成的文化符號﹐不僅是屬於今天的﹐更是今天的人們送給未來世界的禮物。

  如果說﹐奧運五環中蘊含的﹐是人類對於世界最美好的希冀﹐那麼“一帶一路”所蘊藏的﹐就是人類通往心目中美好世界的路徑。而且就像奧運五環一樣﹐它所追求的美好﹐是沒有歧義的﹐是全體人類所共同希望的。一個文化符號的感染力和生命力﹐正是由此而來。

  所以﹐也許“一帶一路”這個文化符號帶給我們最直觀的啟發﹐就是在鍛造一個文化符號的時候﹐一定要立足最廣闊的人類利益﹑服務于最高遠的人類未來。(聶昱冰)

[責任編輯:陳城]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