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聶昱冰

讓“聽故事”的過程更舒適

  這兩天在和公司磨一個劇本﹐對方給了我一部劇的外文名字﹐還沒有翻譯成中文﹐說這個挺有料。當我發現這是一部韓劇的時候﹐恍然間好像穿越了時空﹐回到了七八年前﹐製片人咬牙切齒地對我說﹕“不要看美劇﹐在中國﹐祗有走韓劇的路線才能火﹗”可現在國產劇的狗血程度﹐和對某些生活肌理的解剖放大﹐已經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境界﹐我們怎麼還在瞄準韓劇的方向﹖

讓“聽故事”的過程更舒適

電視劇《大長今》劇照

  這部劇的大概情節就是﹐天之驕女的家裡破產了﹐所以祗好屈尊到普通藝術學校去就讀﹐結果發現自己失去的不僅是優越感還有自信心﹐然後重新成長。劇情很老套﹐唯一的亮點是加入了大量歌舞﹐不過這也不算創新﹐畢竟很多電影都用過這路數。尤其是韓劇裡面的歌舞﹐閉著眼都能想象出是什麼樣子。前幾年“韓流”正盛的時候﹐很多KTV門前的顯示屏都全天循環播放著韓國歌舞。儘管我一直認為﹐就吐納方式而言﹐我和韓國人不是一個物種﹐跟著他們的音樂節奏﹐我就從來沒換對過氣﹐可這並不妨礙他們曾經圈粉無數。

  經歷完了最初的﹑為了捍衛純原創尊嚴而進行的吐槽﹐安靜下來之後﹐我不得不感嘆一句﹕在給屏幕前的觀眾講故事方面﹐韓劇確實更善於借力打力﹐總是能從生活中拿來很多現成的資源﹐補充到他們的故事中。這種做法極大地增強了故事的層次和彈性﹐讓“聽故事”的過程變得更舒適。

  最典型的就是《大長今》﹐一部很地道的宮廷劇﹐因為對“美食”這個元素淋漓盡致的利用﹐讓其成為了一類電視劇的代表作。

  後來國產劇裡也經常加入美食元素﹐但都沒有超越《大長今》對觀眾的吸引力。直到我們充分發揚了中華民族勤勞樸實﹑踏實肯乾的

  精神﹐拍出了《舌尖上的中國》﹐終於讓中華美食揚眉吐氣。我說發揚精神不是開玩笑。《舌尖上的中國》充分證明了我們有美食﹑有工藝﹑有傳承﹑有故事﹐還有高超的製片水平。但在我們的國產劇裡很少看到這些優秀的東西﹐這祗能說﹐也許我們的內心還是太樸實﹑太嚴肅。

  韓國導演們有足夠的勇氣﹐把已經降溫的歌舞因素﹐加進題材已是俗而又俗的青春勵志劇裡。這種勇氣是值得佩服的﹐由此我們也想到﹐我們雖也有鋪天蓋地的歌舞選秀節目﹐可一旦和影視相融合﹐就始終保持著兩張皮﹐更像是結伴一起出來騙錢的﹐打的就是一打一散﹑撈了就走的主意。

讓“聽故事”的過程更舒適

《舌尖上的中國》劇照

  客觀地說﹐現在的國產劇已經很好看了﹐雖然仍舊跳不出﹕在異次元和男神仙談戀愛﹑在古代和皇帝談戀愛﹑在近現代和各個重量級的有錢男人談戀愛這樣的模式。但在談戀愛的同時﹐主人公們都會竭盡全力地呼朋喚友﹑招呼家人﹐把他們強行帶到狹小的屏幕中來。正因為狹小才方便展開各種碰撞﹑碰撞才會產生問題﹐然後就可以順理成章地對生活中會出現的很多問題聚焦﹑放大﹑誇張﹑剖析。

  所以看這些劇的感受﹐就像是置身於一個擺滿了哈哈鏡的屋子﹐真實的事物被肆意放大﹑縮小﹑扭曲﹐但你仍舊知道事物本身的樣貌是怎樣的﹐你的快感就是來自于哈哈鏡對事物形象的改變。

  偶爾還能看到幾面放大功能極強的鏡子﹐把生活的角落﹑細節﹑肌理放大到清清楚楚﹑纖毫畢現﹐一次次挑戰你的承受極限。畢竟誰都不是法醫﹐做不到淡然面對每一塊肌肉和骨骼﹐有些東西﹐還是不看那麼清楚為好。人眼不像鷹眼那麼銳利﹑也不像蜻蜓眼睛那麼眼觀六路﹐這其實是一種幸福。

  電視劇就是在觀眾又渴望看清楚生活的真實面目﹑又不想看得太清楚這兩種狀態之間﹐尋找平衡。國產劇和韓劇都是如此。

  祗是像《大長今》這樣的劇﹐在讓觀眾置身於一片哈哈鏡之中﹐通過種種變形的事物﹐聯想自己的生活的同時﹐把很多美食放置在了觀眾和哈哈鏡周邊﹐讓觀眾在看劇的時候﹐也經常能看到一些純粹象徵著溫暖﹑快樂﹑喜悅的東西。這樣觀眾“聽故事”的過程就不會那麼累﹐心裡會更柔和﹑神經會更放鬆。

  《西遊記》在講故事的過程中﹐也製造出了這種效果﹐所以它才能一播再播。如果它真是原汁原味把《西遊記》這本書搬到屏幕上﹐估計觀眾也不太想接受那種刺激。

  讓人舒舒服服地聽故事﹐故事才能一直講下去。(聶昱冰)

[責任編輯:陳城]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