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盲人摸城管”﹐是城管也是城市的恥辱

2017-05-26 17:37:06

昆明城管的行為﹐與其說是執法﹐不如說是在殘忍地絞殺殘疾人最後的努力與希望。那笑容裡﹐非但沒有關愛﹐反倒讓人看出滿滿的惡意。這與那些街頭小流氓戲弄殘疾人有何分別﹖如果這樣的行為也能稱之為執法﹐未免是對公權力的一種侮辱。

  一則昆明城管戲耍盲人的短視頻火了。

  5月25日16時許﹐昆明市三市街忠愛坊﹐一隊城管列隊驅逐正在街頭擺攤按摩的盲人。一位盲人按摩師彎著腰﹐摸索著追趕一名手拿音箱的城管﹐這名城管邊跑邊笑﹐躲避追逐。盲人踉蹌著靠聲音辨別方位﹐大喊“你們在剝奪我的權利”﹐其他城管則嘻哈觀景。據五華區城管局負責人介紹﹐城管意在勸導街邊盲人按摩離開﹐將進行到這個區域沒有盲人按摩為止。

  從視頻看﹐昆明城管的執法行為堪稱“柔性”﹐沒有打罵﹐沒有踹攤﹐甚至也沒有祭出凌厲的眼神逼退盲人(當然﹐這可能與盲人看不到眼神有關)﹐有的﹐祗是嘻嘻哈哈的笑鬧。如果不是盲人按摩師急促﹑憤怒的抗議﹐這場景倒是融洽得很﹐活脫脫一幕“盲人摸城管”。

  問題是﹐僅僅不打﹑不罵﹑笑著﹑鬧著﹐則這樣的“執法”就合適嗎﹖

  盲人按摩師出街擺個攤﹐招徠一些生意﹐為社會公眾提供一些按摩服務﹐大家也都方便﹔況且﹐多位盲人聚集在一起﹐閑暇時還可以聊聊天﹑拉拉話﹐也算是抱團取暖﹐這有什麼不好﹖犯得著動用60多名城管整隊驅逐﹖即便這些攤位有佔道經營的嫌疑﹐也可以提醒他們注意一下﹐或者乾脆規定好時間段﹑劃好攤位區域﹐何至於一定要趕盡殺絕﹖

  盲人生計艱難﹐自己也不願意枯守在家中吃低保﹐他們願意力所能及的做一點事﹐賺一點錢﹐既能養家糊口﹐也可滿足參與社會生活﹑與人接觸交流的心願﹐這本來是一件積極的事情。地方政府也好﹐城管執法也罷﹐理應對他們釋放善意﹐多一些體量理解﹐多一些幫助扶持﹐豈能跑過來橫加干涉﹐甚至開著大音量的音箱攪鬧﹖

  昆明城管的行為﹐與其說是執法﹐不如說是在殘忍地絞殺殘疾人最後的努力與希望。那笑容裡﹐非但沒有關愛﹐反倒讓人看出滿滿的惡意。這與那些街頭小流氓戲弄殘疾人有何分別﹖如果這樣的行為也能稱之為執法﹐未免是對公權力的一種侮辱。

  城管可能會說了﹐這是上級的要求﹐城市街道要保持整潔﹑乾淨。盲人街邊按摩﹐有礙觀瞻。那麼﹐問題來了﹐究竟是城市的面子重要﹐還是盲人的肚子重要﹖如果民生凋敝﹐則城市的街道再靚麗又有什麼意義﹖何況﹐街邊有些生意﹐也並非像城市當局理解的那樣﹐就會有礙觀瞻。

  無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殘疾人保障法》﹐還是《雲南省殘疾人保障條例》﹐均明確規定﹐鼓勵支持殘疾人自主擇業﹑自主創業。同時﹐《雲南省殘疾人保障條例》也規定﹐各級人民政府應當對殘疾人勞動就業統籌規劃﹐採取優惠和扶持措施﹐拓寬就業渠道﹐提供就業培訓和資金信貸幫助﹐促進殘疾人就業。不幫助﹑不扶持倒也罷了﹐又何必為難這些憑一雙手勞動刨食的盲人﹖

  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殘疾人保障法》之規定﹐殘疾人的公民權利和人格尊嚴受法律保護。禁止侮辱﹑侵害殘疾人。昆明城管肆意戲耍盲人的行為﹐名為執法﹐實則已經構成了對殘疾人人格尊嚴的侮辱與侵害。理應依法進行處分﹐當事盲人亦依法有權要求有關部門依法處理﹐或者依法向仲裁機構申請仲裁﹐或者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一個地方對殘疾人的態度﹐不僅體現出城市的管理水平﹑管理智慧﹐更關乎公權力是不是真的具有服務公眾的初心。而一個城市如果容忍執法者肆意戲弄﹑侮辱殘疾人﹐也不僅僅是城管的恥辱﹐更是這個城市的恥辱。(胡印斌)

責任編輯﹕陳城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