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五萬元拍出的作品也是電影人的追夢方向

2017-06-06 17:06:51

有人感嘆﹐拍攝《中邪》的故事本身就是一部電影﹐並且電影之外的故事﹐更具一定的價值。尤其是在當下中國電影業處在一片茫然混沌﹑出路看不清的狀況下﹐《中邪》劇組沒有“中邪”﹐他們用自己的行動﹐捍衛了電影的“夢想”本質﹐找回了電影的“創作”尊嚴。

  一部電影拍攝出來需要多少錢﹖大家的聯想可能是這樣﹕大製作要過億﹐中小成本要四五千萬﹐低投入最起碼也得兩三百萬吧。但最近一部由橫店走向戛納的電影﹐顛覆了人們對電影製作的想象﹐這部名為《中邪》的電影﹐投資僅僅為五萬元。

  《中邪》的拍攝過程﹐講述出來像是電影業的一個傳奇﹕整個劇組包含主演在內工作人員祗有十一人﹐拍攝時間僅為半個度多月﹐六名主演都是非專業演員﹐製片人的本職工作是電焊工。獲得戛納展映資格之後﹐劇組所有人都沒出過國﹐除導演和製片人之外﹐其餘主創都被拒簽了。

  有人感嘆﹐拍攝《中邪》的故事本身就是一部電影﹐並且電影之外的故事﹐更具一定的價值。尤其是在當下中國電影業處在一片茫然混沌﹑出路看不清的狀況下﹐《中邪》劇組沒有“中邪”﹐他們用自己的行動﹐捍衛了電影的“夢想”本質﹐找回了電影的“創作”尊嚴。他們拍攝電影的故事﹐證實了一個樸素的道理﹕對於電影的熱愛﹐會改變電影的命運。也告訴了那些因為投資問題對電影心懷畏懼的創作者﹕不要怕﹐勇敢扛起你的攝影機﹐祗要有好故事﹐幸運之門就會打開。

  《中邪》電影極少有人看到過﹐具體質量如何沒法評價。但能夠進入戛納展映﹐足以表明它是爛片的概率會低許多。花大錢﹑拍爛片﹐是當下中國電影業面臨的主要問題之一。想要掙錢就拍爛片﹐也是一些電影創作者的“價值觀”。《中邪》劇組一沒資金﹐二沒資源﹐根本沒法和電影業資本大鱷比拼﹐但他們另闢蹊徑﹐尋找到了追求電影夢的另外一種方式﹐而且這種方式更貼近人們發明電影﹑享受電影的初衷。

  無論國內外﹐小成本電影正在吸引越來越多媒體與觀眾的注意。國外最近的例子是一部名為《逃出絕命鎮》的電影﹐它的爛番茄新鮮度高達99%﹐幾乎滿分﹐它的投資僅為450萬美元﹐卻在全球獲得了近2億美元的票房。就投資回報比看﹐《逃出絕命鎮》要比絕大多數商業大片的盈利性更好。這個成功的例子﹐有望引領好萊塢把視線由系列大片轉向原創小成本電影﹐當然決定是否投資的重要因素是人﹐是創作者的創意能力與實現能力。在電影技術發展到天花板的時候﹐創作與創意的價值最終會成為核心競爭力。

  與國外不同的是﹐中國小成本電影的異軍突起多集中于文藝片﹐最有代表性的一個例子是《路邊野餐》﹐這部啟動資金祗有兩萬﹑最終投資不過一百萬元的電影﹐成為去年最受關注的國產片之一。不過該片導演在作品獲得成功後﹐很快接到了投資千萬以上的拍片任務﹐就個人才華的展現來說﹐這固然是好事﹐但在資本注入之後﹐導演是否還能夠堅持創作的純粹性﹐成為新的疑慮。對於野生野長的導演來說﹐太過順利﹑成功得太快未必是好事。

  之所以小成本電影集中于文藝片﹐是因為商業片拍攝除了要受資金困擾外﹐還要受到題材困擾。因為投資少﹐小成本商業片就要在題材與類型上尋找突破點﹐比如拍恐怖片。《中邪》就是一部恐怖電影。國產恐怖片起點低﹑爛片多﹐一旦創意優勢介入﹐很容易誕生佳作。但風險也比較大﹐因為類似電影拍攝完後難以公開上映﹐會對創作者的熱情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中邪》的運氣似乎比較好﹐不少電影公司向它拋來橄欖枝﹐要增資補拍一些鏡頭﹐要把製作往精良化的方向改進﹐要幫助它進入院線讓更多的觀眾所看到。對於《中邪》的關心和愛護﹐其實就是對國產片未來發展的一種呵護﹐國產電影不能在一個概念﹑一條道路的狀況下走到黑﹐除了多探索﹑多給空間﹐電影業可以追求大投資﹑大製作﹐但也要把五萬元拍出的作品當成追夢的方向﹐否則實現電影夢的繁榮只會停留在空話階段。(韓浩月)

責任編輯﹕陳城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