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評比違規﹐“陶藝大師”還能行走江湖嗎﹖

2017-06-06 17:09:06

說到底﹐任何社會組織﹐其立身之基正在於公開公正﹐並坦然接受監督。多一分公開就會少一分扭曲﹐多一分獨立就會少一些權錢勾兌。一旦社會組織成為權力與資本的“跑馬場”﹐聽任違規的“陶藝大師”行走江湖﹐最終失去的不僅僅是政府的權威﹐還有公眾的信任。

  據媒體報道﹐2016年12月23日﹐民政部官網即通報了中國陶瓷工業協會違規舉辦第三屆“中國陶瓷藝術大師”評審活動的違法行為﹐而到目前為止﹐中國陶瓷工業協會有關人士仍堅稱﹐“中國陶瓷藝術大師”的稱號含金量是高規格﹑嚴肅的﹐不會因為民政部作出一個行政處罰就無效。而此前公眾關心的91名“陶藝大師”何去何從﹐仍無定論。

  其實﹐社會對於“中國陶瓷藝術大師”的詬病由來已久。除了“大師”紮堆﹐每次評出的數量太多之外﹐“大師”資格也成問題。其中﹐在2010年第二屆評選中﹐時任江西景德鎮市委書記許愛民的入選﹐更是激起輿論波瀾。人們質疑﹐一個政務繁忙的市委書記﹐哪裡有時間和精力去搞陶瓷藝術的實踐或理論研究﹖

  況且﹐許愛民當選“陶藝大師”的程序也確實令人生疑﹐此人並沒有參加初評﹐一開始也沒有出現在江西省報送北京的35名候選人名單中﹐但最終卻堂皇當選。而組織方也沒有按照章程公示其與陶瓷相關的經歷。儘管他曾經在景德鎮陶瓷學院任教﹐儘管他在景德鎮擔任多年市委書記﹐但這並非是其成為“陶藝大師”的充要條件。及至後來中紀委宣佈對許愛民立案審查時﹐“謎底”才揭曉。中紀委通報指出﹐許愛民存在“騙取‘中國陶瓷藝術大師’稱號榮譽”等違紀行為。

  目前尚不好揣測﹐許愛民在獵取“大師”的過程中﹐經歷了怎樣的杯葛與博弈﹐但可以肯定的是﹐既然協會一再強調評選的高規格﹑含金量﹐那麼﹐書記的“大師”稱號恐怕不會是簡單的“騙取”﹐而是可能存在著某種心照不宣的交易。

  也因此﹐這一漏洞百出的評比表彰沒有被國務院列入保留項目﹐並不令人意外。近年來﹐各種曖昧不明的評比表彰層出不窮﹐濫用公權力背書﹐從市場上攫取利益﹐已經成為一種公害。國務院此舉也是一種正本清源。太多﹑太濫的評比﹐除了導致社會上“大師”的帽子滿天飛之外﹐並無任何促進陶瓷藝術發展的意義與價值。中國龐大的陶瓷產業﹐也不會因為多一個少一個類似“大師”而受到影響。

  值得注意的是﹐民政部認定違規﹐完全是依法依規行事﹐並非部門間的“掐架”。據新華社報道﹐自2006年12月至2008年初﹐監察部會同國務院糾風辦﹑中央編辦﹑發展改革委﹑民政部等多方組成聯席會議﹐清理各級行政機關﹑事業單位﹑社會團體(簡稱行政等系統)的評比達標表彰活動。全國行政等系統撤銷項目70461個﹐保留項目2356個﹐其中行政等系統中央單位保留項目377個﹐總撤銷率為97.76%。

  這377個保留項目中﹐並無“中國陶瓷藝術大師”。而中國陶瓷工業協會的業務主管單位國資委也參加了聯席會議﹐不知最終形成的決定為何對中國陶瓷工業協會缺乏約束力﹖中國陶瓷工業協會無視國務院政令﹐我行我素﹐聽任“91名大師”繼續在社會上招搖﹐不知其底氣從何而來﹖對此﹐有必要徹查﹐給社會公眾一個交代。有法必依﹑有令必行﹐是現代政府治理的要義。

  說到底﹐任何社會組織﹐其立身之基正在於公開公正﹐並坦然接受監督。多一分公開就會少一分扭曲﹐多一分獨立就會少一些權錢勾兌。一旦社會組織成為權力與資本的“跑馬場”﹐聽任違規的“陶藝大師”行走江湖﹐最終失去的不僅僅是政府的權威﹐還有公眾的信任。(胡印斌)

責任編輯﹕陳城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