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聶昱冰

為什麼不能再期待“流言止于智者”

“流言﹐即謠言﹐此句語出《荀子》﹐意指沒有根據的話﹐傳到有頭腦的人那裡﹐就不能再流傳了。”又一條凝聚著中華民族古老智慧的至理箴言﹐六個字就點破了“謠言”這種東西最不堪一擊的缺陷──禁不住分析和研究﹔也明確指出了對付謠言最有效的辦法──讓自己的頭腦再健全一點。

為什麼不能再期待“流言止于智者”

但同時﹐這句話也表明了古人對待謠言其實是持一種消極的態度的﹐見怪不怪﹐其怪自敗﹔不信﹐不理會﹐由它自生自滅。這種方式﹐也是上千年來中國民間對待謠言的傳統做法。

在中國民間傳統意識中﹐人最在意的是自己的名聲和他人對自己的看法。對於準備著世世代代永遠紮根在一片固定的土地上的人來說﹐這兩個“在意”﹐就成了一種有效的道德約束。因為一輩子都會顧忌外界對自己乃至整個家族的看法﹐所以言行也就會相應謹慎﹐對造謠這種事﹐避之唯恐不及。

可也正因為每一個區域的社會成員﹐基本都具有這種超級固定性﹐就又讓民間有了很多約定俗成的﹑人與人之間相互體諒的原則。“寧得罪遠親不得罪近鄰”“來說是非者必是是非人”“哪個人前無人論﹐誰人背後不說人”……這些看似相互矛盾的人際交往守則﹐其實有兩層含義﹕一﹑你要自覺接受道德約束做好人﹔二﹑他縱然有不好的行為﹐但這也是人性使然。你是好人﹐就應該包容他﹐包容的方式就是忽略掉他的錯或惡。祗有這樣﹐才算是給對方及其家人留下了面子﹐畢竟大家都是街坊鄰居﹐還會世世代代一起住下去。

所以﹐縱然大家都明白“眾口鑠金﹐積毀銷骨”的道理﹐靠製造謠言獲取政治勝利的事件﹐從戰國時代起就開始不絕于史冊。可真正到了民間﹐大家對于造謠的人﹐仍舊是束手無策﹐仍舊是祗能被動地迴避謠言﹑寬容造謠者。

這也正是今天﹐無數人痛陳過無數次“在中國造謠成本太低”的原因。以前中國人造謠的成本其實是很高的﹐一個人如果造謠且敗露了﹐造謠者及其家人將在眾人面前抬不起頭。而現在﹐網絡可以匿名發言了﹐就算造謠造到人神共憤﹐人和神也不知道造謠者是誰。造謠者盡可以為了獲取某種利益﹐盡情造謠。

有些實名認證的人﹐在轉發自己不確定的消息時通常會加上個“據傳”之類的詞﹐相當於說﹕這件事我也是聽說的﹐我可不知道真假﹐我也不負責任。這些人基本有一個共同點﹐這種話都是在網上對著陌生人說﹐不會在現實中對著熟悉的人說﹐因為他們自己也知道﹐這樣的行為﹐在現實生活中是被人所不齒的。可一群遠在天涯海角的陌生人﹐就算鄙視我﹐又能怎麼樣呢﹖他們大概是覺得﹐祗有面對面的鄙視才算是真的鄙視。

很顯然﹐這兩種人都已經徹底脫離了中國執行了千年的﹑依靠道德懲罰造謠者的傳統軌道。對他們來說﹐造謠﹐變成了不需要付出任何成本就可以獲利的方式。

於是﹐網絡成了造謠者的狂歡場﹐似是而非的文字﹑被截取甚至重新剪輯的視頻﹑變換角度拍出的照片﹑故意引人歧義的解讀比比皆是。

能夠不被謠言所裹挾的智者們呢﹖其實在網民中﹐智者還是佔據大多數的。相關數據顯示﹐中國網民的數量不久將達到7.7億﹐因為人口基數太大﹐即使祗有一小撮人被謠言所裹挾﹐所造成的各種損失﹑損耗﹑傷害﹐也已經足夠觸目驚心。

所以﹐近日公安機關抓獲18名製造﹑傳播“塑料紫菜”謠言以及實施敲詐勒索的違法犯罪人員的新聞﹐引起了強烈的反響﹐因為這意味著﹐造謠的人終於也需要對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了。

曾經﹐對謠言和造謠者不聽﹑不看﹑不予理會﹐是我們的傳統文化中所推崇的君子之風。可當全新的生存環境出現之後﹐我們必須也要有相應的手段﹐例如法律﹑法治﹐來彌補我們曾經欠缺的對謠言和造謠者的懲戒﹑防範。也祗有這樣﹐才能保護好我們絕大多數人仍舊在秉承的﹑堅守的﹐純中國式的﹑坦然浩蕩的君子之風。(聶昱冰)

[責任編輯:陳城]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