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見死不救立法”難以責罰道路上行人車輛

2017-06-10 12:00:39

無論是衝進馬路上將受害人搬離危險路面﹐還是在車來方向設置路障或警示標誌﹐施助人自身都要冒相當的危險﹐也可能危及到其他人的安全﹐因為車輛躲避施救者也容易引發事故。

  近兩天來﹐一起今年4月份發生在河南駐馬店的交通肇事案件視頻﹐引發全網關注。從視頻看﹐因肇事車逃逸和現場經過路人和車輛未對被撞到女子及時施救﹐從而引發“路人太冷漠”的質疑。針對“冷漠說”﹐6月8日﹐駐馬店警方通過官微與質疑網友回應﹐當時有十幾個人撥打110﹑120電話﹐但是無人敢輕易挪動傷者。警方還透露﹐涉案司機已被逮捕﹐賠償也已到位。(6月8日《華西都市報》)

  畫面上看到撞人者揚長而去導致被害人遭受二次碾軋身亡﹐公眾強烈要求肇事者緝拿歸案予以嚴懲﹐現官方及時披露﹐涉案司機已被逮捕﹐等待他的至少是以交通肇事罪中逃逸致人死亡情節在7至15年的法定刑內處罰﹐至於民事賠償“已經到位”﹔ 畫面上看到過往那麼多行人車輛﹐面對被害人倒地處於危險境地而無動于衷﹐公眾又產生“人心咋冷漠至此”的感嘆﹐警方又披露有十幾個人撥打110﹑120報警﹐祗是無人敢輕易挪動傷者。這種公共信息的及時披露﹐極大地安撫了公眾極度焦慮的心情﹐也在很大程度上平息了洶湧的輿情﹐值得點讚。

  很快﹐公眾把目光聚焦到過往行人和車輛對被害人 “見死不救”的立法規範上﹐以防止將來類似事件再次發生。這是理性而富有建設性的。

  該事件與2011年的“小悅悅”事件有一拼﹐“小悅悅”遭碾軋後17人路過無人援手﹐最後過來的拾荒老人施救了﹐感動了無數人。“小悅悅”因碾軋過重還是死亡了﹐但過路人無一承擔責任。我當時也高度關注了此事件﹐還因此成為該事件中肇事司機的二審辯護人。我認為﹐對“見死不救”進行立法是必要的﹐但根據各國立法情況來看﹐國家即使制定了“見死不救法”﹐也難以適用到類似本事件的過往行人和車輛身上。

  例如《法國刑法典》規定﹕“任何人對處於危險中的他人﹐能夠個人採取行動﹐或者能喚起救助行動﹐且對其本人或第三人均無危險﹐而故意放棄給予救助的”﹐按怠于給予救助罪﹐“處5年監禁並扣50萬法郎罰金”。德國﹑挪威﹑瑞典﹑意大利﹑西班牙等國法律也有類似規定﹐其中《德國刑法典》的規定很有代表性﹕“意外事故﹑公共危險或困境發生時需要救助﹐根據行為人當時的情況急救有可能﹐尤其對自己無重大危險且又不違背其他重要義務而不進行急救的﹐處1年以下自由刑或罰金。”

  我國在這方面的立法確實還處於真空地帶﹐亟待填補。但比較一下西方這些立法例﹐會發現它們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即對“見危不救”“見死不救”入罪都有著十分嚴格的限制條件﹐就是施救行為不會對救助者本人造成危險或重大危險﹐也不會給他人造成危險﹐這幾乎等同規定“舉手之勞時不施以援手要承擔刑事責任”。這是法律平等保護原則的必然要求﹐法律不苛求犧牲一個人的安危去拯救另一個人的安危。

  而像本事件中在過往車輛密集的道路上施救﹐無論是衝進馬路上將受害人搬離危險路面﹐還是在車來方向設置路障或警示標誌﹐施助人自身都要冒相當的危險﹐也可能危及到其他人的安全﹐因為車輛躲避施救者也容易引發事故。因此﹐哪怕是交警人員在道路上執法﹐也應以不危害公共安全為原則﹐不能在繁華路段用警車追截違法車輛人員﹐而應採取其他方法執法。因此﹐立法對見死不救入罪﹐也難以適用交通事故中的過往車輛司機和行人。

  我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0條規定﹕在道路上發生交通事故﹐車輛駕駛人應當立即停車﹐保護現場﹐立即搶救受傷人員﹐“乘車人﹑過往車輛駕駛人﹑過往行人應當予以協助”。這裡祗是要求在肇事司機施救時﹐其他車輛和人員有協助配合而不得阻擾的義務﹐而未規定有單獨救助義務。即使這種義務也祗有表明法律態度的意義﹐而沒有規定違反該義務存在任何法律責任。

  立法如此處理有其無奈之處﹐因為立法要規定責任哪怕行政責任﹐應具有可操作性﹐而道路上和道路旁的過往車輛和行人繁雜﹐難以規定離現場多遠的人和車有義務﹐即使找到相關人也可能藉口未注意到事故或者自身有急事要處理等理由﹐執法成本和難度實在太大﹔ 另外﹐如果人多時就“法不責眾”﹐人少時就遭受處罰﹐對人少時的過往人車也很不公平﹐這應是立法未規定責任的原因。

  也有人說﹐即使立法不能從反面懲罰“見死不救”者﹐也可從正面鼓勵施救人施救﹐例如制定“好人法”﹐使得好人在救助時沒有後顧之憂﹐像美國《善行法案》所規定的那樣﹐“如果施救人員在幫助他人時造成意外傷害﹐可以免遭法律訴訟”。其實我國新通過的《民法總則》第184條即有類似規定﹕“因自願實施緊急救助行為造成受助人損害的﹐救助人不承擔民事責任。”這就是我國的“好人法”﹐該法10月1日 生效﹐祗是該規定尚需大力宣傳和積極倡導。

  總之﹐我國完全可以借鑒西方國家立法﹐將“怠于給予救助”入刑﹐祗是即使該行為入刑了﹐該規範也難以適用於道路事故中的過往行人和車輛﹐因為其受《交通安全法》的特別規範﹐難以符合適用條件。避免本事件再次發生﹐還得指望“好人法”深入人心以及公眾救人道德意識的普通提高。(劉昌松)

責任編輯﹕劉冰雅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