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互聯網+政務”﹐該多些“刷臉證明‘我是我’”

2017-08-09 11:57:35

“互聯網+政務”﹐自然也該多加載“刷臉辦政務”之類的新技術﹐對接民眾的善治訴求和公共服務改善的期許﹐讓公共治理真正實現提質增效。

  10秒鐘﹐一次刷臉﹐就能完成個稅查詢。據報道﹐8月8日﹐江蘇省地稅局在全省正式上線支付寶刷臉查個稅服務。至此﹐全國已有40個城市都開通了“刷臉政務”﹐覆蓋的服務類別包括查詢公積金﹑繳納交通罰單﹑個稅申報等﹐近三個月已有超過875萬用戶體驗嚐鮮﹐坐在家裡靠刷臉完成政務辦理。

  什麼叫“系統昇級”﹖這就是──證明“我是我”﹐只用在家刷臉﹐而無需來回跑路﹔只需手機屏幕﹐而不用去服務窗口﹔祗要10秒﹐而不必走繁縟流程。套用企業管理中常用的“流程再造”概念﹐這也是政務服務層面的流程再造。

  對公眾而言﹐這無疑是巨大利好﹕人在“證”途成為社會的痛點和槽點﹐已非一日。不單是那些可砍掉的奇葩證明﹐還有很多非多餘的證明﹐程序也煞是繁瑣﹐來回折騰民眾成了其服務低效的明證。

  而刷臉證明“我是我”﹐就將這些麻煩“一鍵清除”﹐它通過“一加一減”──用流程減法做便民加法﹐最大程度地降低了民眾的辦事成本﹐極大地提昇了公眾生活的便利度。對於那些腿腳不便卻要辦證明的老人﹑殘疾人﹐或是苦於身在異地難以到場驗明身份的人﹐手機一點能替代線下跑路﹐更堪稱貼心。對整個社會來說﹐其利好則體現在減少了包括物力與精力等資源的損耗上。

  刷臉證明“我是我”﹐用人臉識別技術簡化了辦證程序﹐也合乎增量改革內涵﹕它“利公眾”並非建立在“損一方”的基礎上﹐而是在邊際上推進市場取向﹐給社會帶來福利增量﹐以期達到改善的效果。乍看上去﹐刷臉辦政務﹐祗是搭了互聯網技術的快車﹐但能刷臉辦理還是祗能到窗口辦理﹐能否順應改革訴求﹐卻是公共服務高下的重要標杆﹕它代表著兩種理念和路徑選擇﹐這邊是“互聯網+”思維和民本立場﹐那邊則是全靠人力的偏原始化管理和“方便管理者”的思維慣性。

  從公共治理與時俱進的角度講﹐刷臉證明“我是我”﹐當成為政務服務新標配。當下“奇葩證明”已飽受詬病﹐全面清理非行政許可審批事項﹑打通部門間信息壁壘﹐自然是不可少的解題思路﹐而用互聯網技術支撐“讓信息多跑路﹐讓技術多反哺”的局面﹐也是對清剿“奇葩證明”﹑簡化繁瑣證明的有力助攻。

  不祗是辦理證明方面﹐在智慧城市建設的各個領域﹐新技術都可以解決很多民生痛點與治理難點。像杭州推行的“最多跑一次”改革成效顯著﹐眼下也到了從破題向縱深﹑從倒逼到主動的關鍵卡口﹐除了放管結合﹐這也跟“互聯網+政務”緊密相關──當地都加快推進深化了基層辦事窗口的統一公共支付平臺應用﹐刷臉等技術也讓網上辦理證明更便捷。“互聯網+政務”走在全國前列的武漢﹐其公安系統運用刷臉等技術在全國首個上線“電子身份卡”後﹐讓交通違法繳罰﹑身份證預約﹑出入境預約等數十項細分服務都能線上輕鬆辦理﹐就收穫了好評一片。

  讓新技術增益於整個社會﹐增加民眾的獲得感﹐也契合互聯網技術﹑資源最終得指向普惠的訴求。哈耶克曾說過﹕商業是最大的公益。而今﹐此處的“商業”二字有時也可被置換成“科技”﹐當然“公益”也是廣義上的造福社會﹑裨益公眾。

  當下大數據﹑人工智能及新材料技術等疾速發展﹐新一輪技術革命蓄勢待發。但新技術形塑了人們的生活方式﹐得以提昇人們的便利﹑改善人們的境遇為旨歸﹐要本著“解決民生痛點導向”。民眾的獲得感應與互聯網的發展同頻共振﹐而不是找不到契合點。

  “互聯網+政務”﹐自然也該多加載“刷臉辦政務”之類的新技術﹐對接民眾的善治訴求和公共服務改善的期許﹐讓公共治理真正實現提質增效。(佘宗明)

責任編輯﹕陳城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