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用“慰安婦”電影截圖做表情包是“趣味墮落”

2017-08-24 16:17:00

良知是個好東西﹐希望每個人都有一個。

  狄德羅說﹕“如果道德敗壞了﹐趣味也必然會墮落”。什麼是趣味墮落﹖用慰安婦電影截圖製作表情包﹐就是真切例子。

  據報道﹐“慰安婦”題材紀錄片《二十二》自上映以來﹐就在輿論場引起巨大觸動。但就在近日﹐有網友在QQ空間上發現﹐《二十二》的人物截圖被製成了調侃表情包﹐還配文“我真的委屈啊”﹑“不知所措”等﹐這引髮網友質疑。8月21日﹐QQ空間發表致歉聲明﹐稱該系列表情包由第三方公司提供﹐QQ空間已將所有配圖下線並將全面自查。

用“慰安婦”電影截圖做表情包是“趣味墮落”

  有些秀下限﹐就是在拉低社會底線﹔有些無底線﹐則無異于對社會公憤的“撩撥”。將“慰安婦”紀錄片截圖做成表情包﹐用互聯網時代的解構豁開歷史留下的未癒傷口﹐再撒上一把“褻瀆”的鹽﹐這就是無恥地秀下限。

  “慰安婦”﹐本是一面觀照侵略與暴虐之惡的鏡子﹐一道被歷史撕開的創口﹐在民族記憶之樹的軀幹上留下的年輪﹐也該顯得灰暗而厚重﹔表情包﹐一種網絡時代裹上了戲謔原色和輕鬆feel的溝通載體﹐一種讀圖時代視覺化表意的社交語言﹐往往也跟惡搞﹑調侃連在一起。這兩者在內蘊的情感訴求上不搭﹐也不該產生交集。

  對公眾而言﹐對作為被侵略受害者的“慰安婦”的態度﹐也是三觀的度量衡。身心飽受折磨的她們﹐本就承受了至深的痛楚﹐就算時間是止痛劑﹐也很難讓這錐心蝕骨的傷痛輕易癒合。對於她們﹐我們應基於“避免再度傷害”的人本主義原則﹐用“物傷其類”的受害者視角慰藉﹐而非用看客式眼光打量她們﹔用有溫度的人文關懷去舔舐﹐而非用冷血的消費心態去觸碰她們的傷口。

  不慷受害者之慨﹐看到歷史的殘酷與傷痛﹐這應是我們遇到這類問題時的基本理性。電影《二十二》中就極盡鏡頭語言的克制﹐寧拉家常諱談往事﹐就是在恪守這種理性﹐避免再去剜那道傷口。

  可“彼之砒霜吾之蜜糖”﹐我們打撈歷史的見證者﹐卻成為某些人拿來逗趣的表情包﹔我們沉思的憑欄處﹐卻成了一些人戲謔的跑馬場。當“慰安婦”老人們痛苦哭泣的畫面被配上了看似搞笑的文字﹐它在製造惡搞的快意時﹐失去了起碼的尊重與敬畏。

  “一切穩固的東西都煙消雲散﹐一切神聖的東西都將被褻瀆”﹐但有些底線本不該隨意突破﹐有些歷史也不容褻瀆。

  用“慰安婦”電影截圖製作表情包﹐拉著受害者為自己的創作欲“陪綁”﹐其展現的不是什麼藝術創造力﹐而是無恥。正因如此﹐即便是在“要攢粉先自黑,無節操最顯逼格”的互聯網話語框架內﹐即便是在講究“一本正經地扯淡”的後喻文化氛圍中﹐這行為也遭到一眾網民的抵制和怒懟。

  這不是審美潔癖下的苛責﹐表情包適當惡搞也不是什麼問題。傳媒學者多麗絲‧格雷伯就說﹕“我們一度推崇的藉助文字符號傳遞的抽象意義﹐已經開始讓位於建立在圖像傳播基礎上的現實與感受。”那些戲謔的表情包﹐本就是用圖像語言符號的多義性抵禦文字交流“把天聊死了”的途徑。

  但圖像傳播﹐也得講究“傳播倫理”﹐而尊重傳播倫理的內在要求﹐就是守住尊重歷史﹑呵護受害者的公共理性。也就是說﹐表情包再怎麼惡搞﹐也得遵循公共理性﹐別用無意識的惡搞製造不必要的傷害。

  用“慰安婦”電影截圖製作表情包﹐本質上非蠢即壞。在QQ空間表情包採取“UP主”自動製作模式的情況下﹐平臺方顯然該盡到對表情包應有的內容把關﹔而涉事製作公司在突破底線後也該給出交代。要而言之﹐不能讓“慰安婦表情包”傷害某些道德﹑良知等基本價值線。套用那句流行語﹕良知是個好東西﹐希望每個人都有一個。(佘宗明)

責任編輯﹕劉朝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