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代駕碰瓷﹑趁醉拍裸照﹕代駕立法不宜再久等

2017-11-01 18:06:53

每次代駕糾紛﹐本質上都是對代駕立法的催促。對代駕行業的監管不以混沌的“醉駕”狀態運轉﹐是保護車主和正規代駕權益的前提。這道理已不新鮮﹐可祗要亂象頻仍一日不消﹐對代駕立法的呼籲就一日不過時。

  冒充代駕司機專挑醉酒車主﹐快到目的地藉故離開﹐之後團夥配合剮蹭訛錢。近日網傳的郎永淳醉駕案“另有真相”﹐儘管未得到確證﹐卻再度引發公眾對“代駕碰瓷”的關注。媒體藉此報道了某些代駕司機特別是黑代駕的“地下生意”──帶醉酒女司機開房拍下裸照勒索﹔收費隨意﹐到了目的地後臨時加價﹐還會為搶地盤打群架﹔部分代駕司機醉酒駕駛……讓人觸目驚心。

  漫天要價﹑肇事逃逸﹑“做局”挖坑﹑盜竊財物……這次第﹐豈一個“亂”字了得。“有所謂趁火打劫者﹐臨時之盜也。”清代作家徐珂在《清稗類鈔》裡﹐將“利人之危而乘之”之舉稱作“盜”。而諸如設局碰瓷﹑趁車主不省人事拍裸照式的“趁醉打劫”﹐又何止是盜﹖很多敲詐勒索行為﹐其性質惡劣程度遠甚于盜竊。

  一邊是代駕市場快速增長﹐統計顯示﹐2016年全國代駕行業總產值達154億元﹐今年上半年我國互聯網代駕市場規模達29.65億元﹐其中最大的應用場景就是酒後代駕﹔一邊是亂象叢生﹐雖然很難說能以“亂”概全﹐可毒瘡縱非遍佈仍是毒﹐若這些毒瘡不盡早剜除﹐代駕行業遲早要為其背上黑鍋﹐信譽受創。到那時﹐黑代駕恐怕會讓整個行業付出“代價”。

  車主和代駕的陌生人關係﹐車主醉後防範能力減弱的狀態﹐都決定了﹐防止被黑代駕坑﹐不能只靠車主及其身邊人多“長點心”﹐也不能主要靠後置性的法律懲戒去警示。用合理而縝密的監管“反黑”不可或缺。

  說起來﹐早在2011年(也即我國酒後代駕服務出現的第7個年頭)﹐《刑法修正案(八)》明確醉駕可以入刑之後﹐代駕行業無主管單位﹑無准入門檻﹑無統一標準的“三無”情形就受到了密集關注。

  6年過去﹐在醉駕入刑的助攻下﹐代駕行業從之前的緩慢生長期步入快速成長期﹐可這“三無”局面仍未根本改觀──雖說今年終於有了非強制性的推薦行標《代駕經營服務規範》﹐可國家層面的制度規範依舊欠缺。代駕行業的“黑”與“白”﹐也傻傻分不清楚﹕該行業跟運輸合同﹑僱用合同﹑承攬合同﹑委託(服務)合同都沾邊﹐但又不能歸于其類﹔運管﹑交警﹑勞動﹑物價等部門監管範疇似乎都與之有交集﹐但又都難以插手去管﹔“江湖規則”也在行業通行﹐有的代駕靠拳頭劃地盤﹐有的則跟酒店綁定﹐每月足額交管理費承包專屬攬客區域……

  對於蓬勃生長的代駕特別是互聯網代駕行業﹐採取包容審慎的監管﹐未嘗不可﹐但起碼要讓其擺脫管理無序的局面。黑代駕“趁醉打劫”﹐很多正規代駕司機卻面臨出事故可能需自掏保險﹑工資提現周期沒到公司跑路﹑被醉酒司機毆打的痛點﹐如此情景不該繼續。

  每次代駕糾紛﹐本質上都是對代駕立法的催促。而今隨著糾紛的頻密﹑隱憂的普遍﹐通過對相關單位各明其責﹐嚴格代駕企業與司機的准入門檻﹐實行持證上崗﹐明確“車主-代駕公司-司機”的權責關係﹐包括將代駕責任險變成強制性責任保險﹐已迫在眉睫﹐而不宜再久等。

  對代駕行業的監管不以混沌的“醉駕”狀態運轉﹐是保護車主和正規代駕權益的前提。這道理已不新鮮﹐可祗要亂象頻仍一日不消﹐對代駕立法的呼籲就一日不過時。(佘宗明)

 

責任編輯﹕王營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