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第30個艾滋病日﹕防艾責任何以“共擔”

2017-12-01 16:40:50

劉陽的的不幸﹐對整個世界的厄運總量並未增加太多﹐對他自己而言卻清晰﹑絕對。這是“個人不可承受之重”﹐也讓人想起今年艾滋病日的主題──“共擔防艾責任﹐共享健康權利﹐共建健康中國”。

  今天是第30個世界艾滋病日。但就在今天﹐媒體報道的一起個案﹐讓人五味雜陳﹕11月27日﹐在北京海澱區工作的保安劉陽(化名)外出散步時暈倒﹐經兩個醫院檢查均為HIV(艾滋病)初篩陽性﹐醫務人員稱﹐確診艾滋病的可能性極大。這讓他的工作戛然而止﹐他所供職的保安隊隊長稱﹐出於安全等考慮不接收其繼續工作。他因此而失落﹕“我想我會留下﹐但事與願違”。

  劉陽的灰暗遭際﹐于無聲處撓人心﹕他的不幸﹐對整個世界的厄運總量並未增加太多﹐對他自己而言卻清晰﹑絕對。這是“個人不可承受之重”﹐也讓人想起今年艾滋病日的主題──“共擔防艾責任﹐共享健康權利﹐共建健康中國”。

  “共擔”“共享”“共建”是條因果鏈﹐而“共擔”無疑是大前提﹕如果沒有對防艾責任的共擔﹐沒有對劉陽們的共同關懷﹐沒有對他們不幸的共同應對﹐那他們所承受的疾病之外的“被拋棄”﹐不啻為給“健康中國”留下了一塊塊暗斑。

  防艾需要共擔責任﹐防艾又何以責任共擔﹖本質上﹐“共擔”二字﹐照應了兩個結論﹕防艾需要全社會共同參與﹐沒有人能完全置身事外﹐是為“共”﹔參與不是“意思一下”的應景式關注﹐而是要盡責擔當﹐這才是所謂的“擔”。

  “共擔”首先是要避免歧視和偏見。“比艾滋病更可怕的是偏見”“防艾首先是要反艾滋歧視”﹐近年來﹐這類觀點頻密見諸網上﹑報端﹔艾滋病感染者是需要關懷的病人﹐而非需要提防的壞人﹐這也是人們應有的常識。

  遺憾的是﹐無論是劉陽艾滋初篩呈陽性後的遭遇﹐還是其他媒體報道的艾滋病感染者子女反映的“父母摔倒出血﹐沒人敢靠近”﹐抑或是此前“患艾男童”遭村民聯名驅離村莊等事件﹐都反映了社會對艾滋病的偏見﹑誤解和歧視﹐絕非孤例式存在。全社會需要向針對艾滋病的誤解偏見“宣戰”﹕這不祗是要讓科普在覆蓋面上繼續拓寬﹑在涉及地域上繼續“下沉”﹐還要開展更具針對性的偏見糾治。

  “共擔”還需要為艾滋病感染者賦權﹑確權和維權。僅消除歧視﹐祗是“各盡本分”﹔關愛患艾人群﹐需要為“艾”而更多地主動作為──不是坐等他們“要”權利﹐而是從制度和社會反應層面積極保障他們的應有權益。

  當下艾滋病感染者群體仍有太多權利缺角亟待填補。比如在高考權利上﹐去年我國唯一的一所艾滋病患兒學校──山西臨汾紅絲帶學校﹐迎來中國首個艾滋病感染者獨立高考考場﹐這是個不小的突破﹐卻也折射出這方面權益的長期闕如。保安劉陽的被“勸退”﹐還有去年曝出的全國多省份百餘位艾滋病感染者信息疑遭洩露遇到精准詐騙事件﹐這些對艾滋病感染者或是侵權或是直接傷害的行為﹐理應對應更強的權利保護力度。這樣的權利保護﹐顯然不能止于被動應對﹐而應是更主動地為其補全權利缺角﹐包括對侵害艾滋病感染者正當權益行為毫不含糊的“零容忍”。

  共擔防艾責任﹐需要更多的起而行之﹐而非止于坐而論道﹔需要更多的主動承擔﹐而非將自身跟“共擔”主體切割。既要避免傷害﹐也要主動保障其權利﹐既切忌將患艾人群置於“我們﹑他們”的結構中另眼相待﹐也確保應保障的權利不因“患艾”而打折扣﹐這樣我們才算是真正做到了“共擔”責任。(佘宗明)

責任編輯﹕劉朝
分享

更多銳評敬請關注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